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都说了我还会偶尔回来搞点事儿的,大家都用一种“再见了我们会记(wang)住(diao)你的永别了”的口气和我告别是怎么回事www为了表明自己还没死透搞个诡异小段子……【喂

    五大老中心,无CP,设定没想好。我就是想写这种东西。就当是我突然犯病想要看看这种诡异的设定是什么感觉吧。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N【?

    看到最后都什么也别信……【喂


------------以下-----------


    他弯着腰,屏着呼吸,小心翼翼地伸出脚尖试探了一下前方一尺远的木板。没有吱嘎的响声。他安心地踩实那一脚,继而缓缓移动重心。

    他在抑制着声音,连呼吸心跳也一并放了缓。这个府邸现在杀机四伏,每一个拐角都隐藏着可怕的危险。这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争,而他此时正是参与此事的一员。

    他不知道需要打倒的对手在哪里,只能收敛着自己的存在感四处寻找。必须在其他人找到自己之前打倒他们,他想着,握紧了手里的武器。

    他手里的长枪沉默着,随时准备暴起夺取任何人的性命。枪尖在月光下反射出森寒银光,锐利而刺目——

    “噗嗤”的一声,他瞪大了眼。浑身的力气一瞬抽去,长枪当啷一声落了地。他低头,看到胸前透出的剑尖,上面的血还带着他心跳的热度。这热度立刻就逸散了,随之而去的还有他的生命。他无力地倒在了地上,逐渐模糊的视野里显示出的是一个手握胁差,面无表情的年轻人。

    “是……你……!”他十分震惊,却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发出惊呼,“为什么……是你……”

    他努力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方绣着精致的竹与雀家纹的裤脚。但那力气也中途消失了,他曾经握抢战遍天下的手,无力地在距离目标不到五厘米的位置落下了。


    “呼啊——”

    他扑腾着坐起身,挣扎着伸出双手将头上的头盔一把拽下,用力搓起了脸。坐在他旁边的男人扑哧一声笑了,乐不可支地手舞足蹈着。

    “又左,又左,阿犬呀!”那男人像是笑都多到溢出来了一样在宽大的椅子上打滚,“我劝过你选个短兵器,你非不听,这不是马上出局了!”

    “骗人,我是第一个?”他震惊地看向秀吉的猴脸。秀吉不满地伸手揉搓他湿漉漉的毛。

    “不是,毛利先出局的。他运气太差,初始刷新的时候正好背对着八郎,于是……”

    他松了口气:“不是第一个还好……啊不对!这还不是和我第一个出局没区别吗!其他人都选了什么武器?”

    “德川是规规矩矩的太刀,八郎选了西洋式大剑。”秀吉掰着手指,“毛利是盾剑——”

    “——盾剑可还行?”他震惊,“那不是两个武器吗!”

    “两个一组啊,当然可以啦!”秀吉一脸“你少见多怪”“上杉还选了一对短刀呢,一对,短刀!世人说他喜欢长刀,我想笑他们一脸。”

    “对……是他干的。”利家终于想起自己死前看到的景象,“是他干的。他用短刀……等等,那是短刀吗?把我一剑穿心之后还能从胸口透出刀尖?我以为那是胁差!”

    “短刀。”秀吉说着,用平板调出数据推到他面前,“可能比平常的稍微有点长,但毋庸置疑是短刀。胁差只能选一把,他那种人不会选那么不占优势的武器。”

    “行,短刀。”利家放弃了一样靠在舱壁上,伸手呼噜自己的湿头发,“他是阿萨辛吗,我都没听到任何动静,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背刺了!”

    秀吉在平板上按按戳戳,满脸笑容:“又左啊……”

    他话还没完,旁边一个白色的圆形大舱突然滴的一声长音变成了红色。两人一起转过去,看到舱门开启的同时坐起身来的宇喜多秀家正咳喘着拽头上的装置。秀吉起身过去帮他摘。

    “哟,小秀家。”利家叫出声,秀家狼狈地甩着脑袋,哀怨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被打死了吗?”

    “我没看到德川先生在那儿……”秀家可怜兮兮地说,“他一身黑衣藏着小房间里,我真的没看到那里有人——”

    “又是一个阿萨辛。”利家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你做这个实验是想要什么……培养几个阿萨辛陪你玩吗?”

    秀吉正在用力揉养子的脑袋,闻言转过头嬉皮笑脸地盯着他:“哪能呢,你不看看你和八郎,能养成阿萨辛吗!”

    毛利辉元闷闷的声音从房间另一头传来:“能不能放一下实况,给我们看看阿萨辛们的巅峰对决?”

    利家看过去,看到他脑袋上裹着毛巾,身上披了浴衣,很是颓丧地坐着。利家想要安慰他两句,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住了嘴。

    秀吉将平板连接上投影。投影里出现了德川家康端坐的身影。他一身黑衣,面色凝重,太刀放在膝上,并没有拔出。他面前的纸门被人缓缓拉开,穿着很普通,并没有专门穿一身黑的上杉景胜转进来。家康依然八风不动地坐着,而景胜则是反手将门关好,再来到家康面前坐下。

    利家说:“这个距离下太刀更容易发力,景胜选错了。”

    秀吉笑而不语。

    扩音器里发出一声轻咳:“你来了。”

    景胜手上没有武器,看不出他将两把短刀藏在了哪里:“是的。只剩下两个人了,不得不来。”

    “你是在讽刺我懒得动弹吗?”

    “岂敢……只是想早些出去罢了。”

    家康呼哧呼哧地笑了。

    “顾家的少年人。”他说,“如果我是你,会质疑一下这样做的意义。”

    “您不会的。因为您已经在参与了。”

    家康咧嘴而笑。同时,他闪电一般伸手拔出太刀,速度快得和他的体型完全不符。太刀挥下的同时被一把短刀架住,另一把短刀已经反过来架在家康的脖子上。

    “咳,我就知道。”家康说着扔下了刀,就像那只是一块多余的废铁,“这种年轻人的游戏,我跟你争什么争。来,快下手吧。我也急着回去呢,最喜欢的天妇罗店今晚有新菜单。”

    秀吉“哈”了一声:“真不愧是德川老兄……”

    旁边传来一声长长的“滴——”。同时,屏幕里上杉景胜突然回过了头,他的瞳孔倏然放大了——

    屏幕瞬间黑了下去。同时,房间里的灯也全部熄灭了。


    睁开眼的时候,利家发现自己眼前有一圈武器供他选择。在原地坐了几分钟后,他向长枪伸出手。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不觉得那是个好选择。”

    利家听不出这个人是谁,只能疑惑地回答:“可是我惯用这个……你是系统吗?”

    那系统沉默了两秒:“算是吧。嗯,如果你实在是喜欢就选吧……祝你武运昌隆。”

    “好。”利家笑了。他拿起长枪。眼前开始出现传送的倒数。他脑子里自动出现了这次的目标——

    将其余四人拿下,活到最后,成为最终的胜者。

    他的双眼变得坚毅。下一秒,门开了——


    END(?)


----------------------------


    其实我真没想过他们干嘛做这种事儿。也许就是玩……吃鸡呢【喂】我的脑洞一般不做人事儿,看不爽了请不要打我,去怪我的脑洞【推锅?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热圈随便写个东西热度轻松超过我之前一年的总和这种事儿也是很残酷的。希望大蛇能GD更多人掉进来……当然,也希望大蛇能正常发挥,不要把我这种已经被虐残的可怜虫再一脚踹得更往外掉吧……


    2018-5-8


评论(2)
热度(2)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