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话唠一下讲讲我今早半梦半醒间脑补的若虎龙+景兼少年的脑洞。

    因为半梦半醒……或者说80%梦20%醒所以没有什么完整的设定,总之一开始就是胜赖和景胜两个人在房间里,胜赖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要变成老虎了……很痛苦的那种。他一边挣扎一边叫景胜离开:“你马上走,不然我怕自己吃了你。”

    景胜小少主大约是十六七岁,应该叫显景才对?嘛这俩见面的时候已经景胜了所以就这么用着吧。景胜说:“不行,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离开。”

    我(那20%还有点理智的头脑):啧啧这是爱啊。

    我(那80%还在睡的头脑):ZZZZZ

    然后胜赖虎吼一声突然变虎,巨大无比,一下子扑上来把景胜少年扑倒在地,獠牙在他脖子旁边咔嚓咔嚓响。景胜慢吞吞抬起下巴露出咽喉给他咬,但是老虎一直没有咬,就是凑过来闻闻。

    这时候谦信突然闯了进来,看到这一幕直接吓懵了,大叫一声哪来的虎妖就用法术准备杀胜赖虎。(法术耶……)结果他出手的同时景胜也出手,在胜赖老虎身后形成盾牌挡住了舅舅想要救他命的一击。

    景胜对舅舅说:“他不会杀我的。”

    舅舅哪能信呢,当然是非常愤怒地指责武田家背信弃义(大概吧,他的长篇大论我丢失在伪梦境里了【x)

    但是宝贝外甥不让杀,再说杀了胜赖胖虎大概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谦信翻着白眼出去了。

    (接着一段空白。大概是我那80%正在睡觉的大脑占了上风把这个比例弄到了90%。)

    下一幕出现的时候胜赖躺在褥子上。人形,但老虎耳朵和尾巴还在。老虎耳朵在他头顶上,毛茸茸的。景胜少年伸出手去拨。

    景胜:“这个倒是很可爱。”

    胜赖(闷闷地):“别摸了。”

    他俩贴很近。几乎就是景胜稍微一低头就会亲上的距离。而且是在卧室里诶,亲完了能干什么还用得着想吗……

    我(那不到20%还有点理智的头脑):好啊好啊快亲啊!

    我(那80%以上还在睡的头脑):ZZzzz

    结果这时候!景胜突然!什么预兆都没!直接站起来,走到一边,拉开了障子!

    外面站着一脸委屈的兼续(大概十二三岁?我的脑子真厉害啊在将近90%还在睡的时候居然还能计算他俩的年龄差【x)

    景胜就啥都不说一直线走过去,抱住兼续的小脑袋就直接来了个舌吻。

    我(瞬间清醒到80%的头脑):卧槽!为什么瞬间就换CP了!这不合逻辑!

    我(还有那么一点20%左右梦境残留的头脑):卧槽这个好!快醒过来搞!

    于是我彻底清醒了【喂

    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景胜小少主一身白衣,还有长长的白头发。大概是和昨儿聊天的时候谈到的某轻小说设定有关【x】阿六就很正常的少年。

    这两人一亲起来屋里的胜赖就被我忘掉了。我好过分啊……好不容易有个若虎龙脑洞,怎么就瞬间变成了景兼呢!!而且还是少年儿童……!!【捶地

    不过想想这个设定还挺有意思。等我把我手头六十多个草稿全部解决了,也许可以做做这个脑洞吧……当然西皮肯定是景兼的【胜赖:滚


    ԅ(¯﹃¯ԅ)




评论
热度(2)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