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正文字数大约是4.3w。我觉得太少,来加一点后日谈。

    R,肉的那种R。无虐不痛,完全在秀。所以不打愚人节的tag了,无压力都可以吃。不看前文也可以吃。【未成年就不要点开链接啦w

    警告:非人类设定。

    总之就是,大概是道歉的那种东西。

    我希望他们永远幸福。


------------以下正文-----------


    ——2018 · 米泽——


    “可以和您单独说句话吗?”

    兼续惊讶地回头,看到一个帽檐压得低低的,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正站在他身后,眼睛不住地在他和景胜之间飘。兼续嗅着这个人身上那无法压抑的妖气。大概不到两百岁,太年轻又太弱,不是自己的对手。于是他放心大胆地点点头:“可以啊……你有什么事?”

    小妖紧张地拉着他退后三步,又偷偷盯着景胜看了一会:“我想问您,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

    兼续“哈?”了一声,漂亮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我只是来观光,不需要警官的协助。”

    “不,不是那样的。”那小妖好像有些着急,幅度很小地摆着手,“不是人类的那种帮助……我能感受到您身上的咒术,您……是否被那个人类控制着?”

    “那个人类”指的显然是景胜。兼续惊讶地回头,看到景胜依然站在树下,正在动作缓慢地将刚刚抽到的签纸往树上挂。

    “你为什么这样想?”兼续有些啼笑皆非,“喜平次大人是我的同伴。”

    “您还叫他‘大人’。”小妖皱皱鼻子,“现如今只有被强行收为式神的妖才会对人类使用敬称了。您是因为害怕吧?不用担心的!我们米泽的妖怪可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一只妖也许打不过,大家一起的话,什么人类都是不怕的!”

    兼续本来想赶紧脱身,听到他这句突然扬起了眉:“是吗?我有段时间没来米泽了,居然都没听说过这个。”

    “是的是的!”小妖怪拼命点头,“以前这里的人类领主对妖类很好。他们明明有力量,看到我们却什么都不会做!听母亲说,从鹰山公的时代起,妖类就开始在米泽安宁度日了。”

    鹰山公的名字让兼续的眼神柔软了些许:“是吗……看来真是很好的领主大人呢。”

    “是的是的!”小妖很兴奋,“我小时候还见过茂宪大人呢,是很有气质的大人。虽然力量不高,但为人真的是很好的!”

    兼续微笑:“我倒是没有见过茂宪……大人。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可惜了。”

    “您离开米泽挺久了,是吗?”小妖怪眨着眼,“所以您不知道这些是正常的!没关系,我们这里有好几个三百岁的大妖坐镇的,大家一起上,就不用怕人类了!”

    兼续正想说些什么,小妖怪又开始自说自话起来:“如果您是担心他发动您身上的咒术的话,我们可以先缓着点,趁那个人类不注意,给他一闷棍!”

    兼续忍不住要笑:“没关系,不用了,我……”

    “您也不用怕我们受伤!”小妖怪瞪着大眼睛,“我们不怕!还有,我现在在人类社会有工作有身份,如果那个人类反抗打伤了我,我们可以去告他的!”

    真是法制社会啊……兼续无力地开口:“真的不必了,我和那位大人是……”

    “您看!又来了!”小妖怪一蹦三尺高,“您不必再叫他大人了!那就只是个卑劣的人类而已!”

    “兼续?”景胜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你和这位警官先生在讲什么呢?”

    兼续还没回转身就被小妖一把拉到了身后,小妖怪手上力气真的不小,兼续一时不察,踉跄着就被拉开了。

    “人类!”小妖哆哆嗦嗦地看着景胜,丝毫没有了刚才的气势,“你你你你你,你快点解开这位身上的咒术!不然我们米泽妖精会是不会放过你的!”

    景胜眼皮都不抬一下,依然保持着面瘫:“妖精会?”

    兼续苦笑:“貌似是米泽这里的妖怪们的组织……他说要帮我‘摆脱您这个人类’。”

    景胜双手插兜,薄风衣的衣摆在春天的风中猎猎飞舞:“是吗?兼续,你想‘摆脱’我吗?”

    兼续还没来得及开口,小妖已经大叫出声:“那是自然的!人类,你马上投降吧,不然我们一定打得你满头包!”

    兼续注意到他们所站立的地方已经被悄然包围了。四周的几个明显不过的包围人员,怎么看都不是人类。这地方不至于这么宽容吧,兼续想,人形都变不完全,怎么就敢四处乱跑呢?

    景胜抬抬眼:“兼续,你的回答呢?”

    “我想永远在您的身边。”兼续看着他的眼睛。一蓝一黑无比妖异,里面闪烁着一丝笑意。

    “听到了吗?”景胜傲然地对小妖说,“他想和我在一起。”

    “可恶的人类,你居然敢欺负妖类!”小妖却一根筋到底,“我们要教训你!”

    他一挥手,四周的小妖呼啦一下全扑了上来。

    兼续暗道不好。景胜当初学习法术,就是刻意跳过一切除妖术,只学了治愈和辅助方面的术法的。后来他的女巫母亲能教他的,也不过是一些药剂和炼金术,顶多是一些异国的阵法,用来在海上稳定风浪。

    如果只是肉搏战,兼续不担心景胜会落于下风。但如果用上了妖力呢?

    对方都只是小孩子。兼续能轻易感觉到,他们不超过一百岁的稚嫩年龄。现在的妖怪们都这么幼稚的吗?兼续叹了口气,脚步一错,下一秒已经出现在景胜面前。

    “退开!”他一声清喝,力量爆出,将小妖们震退三步,“你们不必瞎担心我,我是自愿留在这位大人身边的。”

    “那您就不该称呼他‘大人’!”小妖怪叫着,“等我们打倒了人类,您一定会说出实情的!”

    兼续默默翻了个白眼。不听人说话的熊孩子。

    景胜的手按在了他的腰上。

    “怎么办兼续,”他的声音里浮动着笑,“他们不相信。”

    兼续舔舔嘴唇:“我来证明给他们看吧。”

    然后他抬起手,伸向后方抱住了景胜的脑袋,自己仰起头,咬在了景胜的嘴唇上。

    景胜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开始加深那个吻。

    他们两个站在广场的一角,吻得像是四周再无他人。兼续非人类的强悍耳朵还听到了远处一个老太太的惊呼:“哎呀,多可爱的一对!别去打扰他们!”

    兼续慢慢撤开了那个吻,又在景胜嘴角上追加了一啄,才回过头去。周围的小妖怪们个个面红耳赤,四肢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尴尬样子,让他心里的恶趣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怎么样?”他笑得开花结果,“现在信了吗?”

    小妖怪哼哧半晌,勉强抬起头:“那,那个咒术……”

    还没放弃啊。兼续叹口气,抬起右手,在掌心聚起一道纯青色的光环。

    “塑形术罢了。”他解释,“我懒得用自己的力量维持人形,习惯用这位大人的咒术。怎样?现在知道了吗?”

    小妖怪几乎要将脑袋埋进胸口:“了,了解了……”

    “至于为什么我叫他大人……是因为四百多年前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领主大人呢。”兼续靠在景胜身上,回想起当年那个年纪很小眼神却很亮的少年显景,忍不住露出了微笑,“你们以后也不要一头热,至少听听当事人的解释啊……这样的警官,是会被天天投诉的吧?”

    小妖怪哭唧唧地看着他们:“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刚刚加入妖精会,想多做一点工作……”

    “这个妖精会,倒是有趣。”景胜在他耳边说,“我没想到这里会有这样的组织。看来治宪真的是……很宽容的藩主。”

    “治宪君是很好的藩主。”兼续笑着,侧过头吸了一口恋人的气味,“当然,在我心中您才是最好的。”

    景胜的眼睛有些发暗,兼续笑得更开,转过头去看向那群恨不得立刻消失的小家伙。

    “工作不必那么急,至少要问清楚再开始。下次如果碰上暴脾气的,被打伤了可怎么好?”

    小妖怪们点头如捣蒜。见这两人没有再追究的意思了,便一哄而散,转眼便跑得没影了。兼续眯着眼睛看那小警官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我本来也想教训他们一顿的。”

    “他们只是想维护你。”

    “他们说您是卑劣的人类。”兼续冷哼,“上一个在我面前说您坏话的那个英国人,他的鼻子碎成了几块来着?”

    景胜将鼻子埋进他的后颈:“我没有看他的医疗报告单。”

    “哈哈您真有趣。”兼续说,“我本来还想去买冰淇淋,但我现在更想要马上回到酒店去。”

    “不在这里喝酒了吗?”景胜慢慢问他。

    “喝酒又不急于一时。”兼续在他怀里转过身,面对面贴得更紧,“我现在更想……上您的床……和您一起……好好享受一下……美好的人生呢。”

    他一字一句带着色气的话让景胜几乎浑身僵硬起来:“在公园就这样撩我?”

    “松岬公园,以前可是我们的地方。”兼续轻轻蹭着他,“我观察过了,周围没有人在看我们。”

    景胜叹了口气,抬手搂住他,随手施下消隐术,将两人的身影隐藏了起来。兼续咧嘴一笑,妖力顿时放开,抱着景胜腾飞起来,眨眼间已经来到两人所住的酒店侧的小巷子里。

    “现在酒店的窗户都不好打开了,真烦。”兼续勉强放开景胜,“我们快些进去吧。”

    景胜“嗯”了一声,拉起他绕过去,从酒店正门处走了进去。酒店的工作人员对他们鞠躬问好,他们一一回礼,像是完全没有着急一样并肩稳步走到了电梯前面。

    “您没学过穿墙术吗?”等待电梯下来的时间里兼续抱怨着,“从空中直接穿墙进门,多方便啊。”

    “没学过。”景胜眼也不眨,“不论是日本还是美国,都没有这种术法。说有的,都是骗人的。”

    “可惜。”兼续微笑着和电梯里走出来的人点头致意,拉起景胜往空出来的电梯里走,“要不我们去研究一下吧。”

    “我对研究法术毫无天分。”景胜面无表情地看着电梯门合上,“我的笔记都在你那里,你可以试试。”

    “回到美国再说吧。”兼续说着,转过身一抬手,一道青光糊上了电梯的监控。景胜抬眼看向监控器,它现在已经拍不到电梯里的实景了。

    他无奈地叹气,侧过脸去迎接兼续送上来的亲吻。


    到站停车


    将睡着的兼续洗干净,再简单收拾了一下的景胜将擦镜子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回过头看到兼续侧趴在床上,脸有一半埋进了枕头,睡得很安静。他睡着的时候没有醒来时那样的傲气,看上去格外纯洁乖巧。景胜坐到他床边,伸出手缓缓抚摸他的脸。

    两百年的可怕伤害,他花了几十年才好不容易抹平,让自己心爱的妖可以安心睡在床上,不用时不时梦见自己无法呼吸浑身被灼烧在痛,不用梦见景胜死掉自己被拖入深渊。现在兼续就算是做恶梦,内容大概也不过就是两人在一起看的一些恐怖片的剧情罢了。醒来之后,他还会当笑话一样讲梦里的鬼是多么弱智低能。

    他喜欢聪明骄傲的兼续,那么耀眼而美丽,是他从四百年前起就一心珍爱的至宝。

    再也没有人能夺走你了。不论是人类,还是什么傻乎乎的妖精会。你是我的。

    金银妖瞳的青年也躺上床去,将兼续抱在了怀里。

    在醒来并再度陷入狂欢之前,且先做一回美梦吧。


    END


    “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第二天早上叼着客房服务送来的早餐,兼续突然开口。

    “你是说电梯里那个啊?”景胜在给他的面包上涂着黄油,“我昨天晚上想起来,去撤掉了。”

    “是在第二次之后吗?”兼续笑,“是我吸引力不够,居然还能让您想到别的地方去啊。”

    景胜无奈地将面包塞进他的嘴里。

    “我只是去叫客房服务。”他叹气,“昨天把被子全部沾湿了,我只是拜托他们拿个新的。”


    FIN


---------------------------------


    包含该番外,全文终于超过了5w字。可喜可贺。全文txt大约是92+16k,看着相当赏心悦目啊www

    诸君,我喜欢吃长篇【并不长

    这个月除了三重祭以外,大概会写觉梦书。依然是短篇稀少的日子呢……最近短篇脑洞不够多,请多包涵wwww


    2018-4-4

    

评论(4)
热度(5)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