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庆祝大蛇3预定上线!!趁大蛇还没来,景胜大人还没去欣赏那个奇怪的世界,我打算写点狗血小虐的文来爽一把www警告:无双大蛇AU。远吕智超厉害也超变态系列。一方死亡。洗脑,虐身,错误记忆有。

    CP是,嗯,大蛇×兼续。【对不起!!!】和过去式(?)的景兼。人设是全无双版,全员以战国无双~真田丸~和真三国无双8为基准。丸里有年龄变化的诸位取青年期——昌幸壮年,也许。

    请不要用力殴打作者的大饼脸【x


-----------以下正文----------


    直江兼续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还是个孩童,在无限雪山里跳跃奔跑。天气应该是极冷的,但他却很愉快地笑闹着,不断回头朝着身后的人招呼。依稀听见身后的人在喊“与六别摔倒,雪很厚。”而他笑着回答“不会有事的,我不怕!”

    说完他脚下一绊,摔在了一棵大树的根部。树下积了极厚的雪,瞬间便将他没了顶。他手脚并用地挣扎着想起来,却由于没有着力点而根本无法动弹。就在他口鼻都被雪水堵塞的时候,有人用力抱住他,将他整个从雪堆里拽了出来。

    “刚说完别摔倒啊。”那人像是在埋怨,但语气里是满满的心疼。他呆呆站着任由那人快速擦去自己脸上的雪。接着,他被紧紧裹进一个温暖干燥的怀抱,那人的声音在他头顶上响起。

    “摔傻了吗?快靠一靠,不然会冻坏的。”

    明明像是在被训斥啊,他却忍不住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他睁开了眼。

    他的房间阴暗而潮湿,空气像是随时会拧出水滴来一样沉重。些微天光透过暗色的窗子勉勉强强照亮了他的四周。方才的梦境像晨露一样转瞬之间便已消失无踪,只剩下那么个温暖快乐的尾巴在他心头留恋地蹭过。

    兼续伸出双手用力摩擦脸颊。

    他肯定自己又梦见和远吕智大人一起长大的时候的景象了。小时候,远吕智大人还不是伟大的王,没有统治这个世界。他们曾经有过很快乐的童年。虽然随着年龄大了,兼续也渐渐记不清那时候的很多细节了,不过每当想起那时候,他总会忍不住觉得心脏被满满的幸福撑起。

    而那群不长眼色,跑来侵略远吕智大人的世界的人们,他也要努力将他们打败,拼了命也要保护好远吕智大人的国家。

    到了那个时候,远吕智大人一定会恢复从前那个温柔的样子吧。

    就像是在他梦境中的那样。


    远吕智见了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命他去夷陵的战场上设伏,将即将路过那里的反抗军一网打尽。

    “一定要全部杀光,你记住了吗?”远吕智坐得很远,脸隐藏在阴影里。兼续大声回答“是”,看到他冷漠的嘴角微微上扬。

    “你是我养大的好孩子,兼续。”远吕智的声音像是有蛊惑人心的力量,“你可要成为我的力量,将那群不自量力的蝼蚁,全部杀光,变成我国度的基石啊。”

    “是,远吕智大人!”兼续打起精神回答着。他拿起武器,踏入通往战场的传送阵。眼前的恍惚过去之后,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周围的树林被烧得只剩下光秃秃的,冒着烟的树干。战场的肃杀之气迎面扑来,兼续微微皱起了眉。

    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对战场的气息格外不适应起来,每次闻到都会不由自主想要呕吐。当然为了远吕智大人的天下,他会将这份不喜压下去并隐藏起来,但这不代表他自己不会感到困扰。

    手下的妖兵跑来报告:“大人,敌军就在前方。领头的是三个人类,一个蓝衣,两个红衣。”

    兼续垂下眼,静静计算着战胜的策略:“有更详细的情报吗?”

    “可以认出其中一个是魏军的曹丕。另外两个,暂时还没有见过。”

    “曹丕……”他无意识地念着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可能之前听说过他的名字。不管了。总之先布阵。远吕智大人说了,务必不能让他们通过这里!”

    妖兵们齐齐举起武器:“是!”

    在他的指挥下,妖兵马上在废墟一样的战场上挖出了足以埋伏下一队人马的沟。兼续隐藏在木桩之后,远远看着三个人并肩走了过来。

    大概比其他两人靠前半步的男子穿了一身蓝紫色的衣服,表情冷冽,眉头紧皱。他左侧一个红头发狐狸脸的男人正在说些什么,眉目间不掩焦急之色。而右边的人更像是个少年的样子。若有所思地走着,手里的十文字枪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地。

    可说是毫无防备了。兼续一招手,一群妖兵突然暴起,将三人团团包围。那三人像是早就习惯了一样,立刻各自拿出武器摆好架势,背靠背面向了包围圈。妖兵小队长跑来问兼续是否要一拥而上,兼续摇了摇头。

    “一起上你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就像兼续所说的,那三人动起手来气势非凡。铁扇一摇便发出道道紫光将挡路的妖兵全部撞飞出去。晃动的剑尖上冰雪凝华,化为冰刃四散射出转瞬便击倒一群妖兵。而那个少年的十文字枪上面像是附着火,甚至不用碰一下就足以让妖兵被烧到惨叫连连了。

    兼续示意妖兵变换阵型。见到身后的包围圈渐渐松动,少年大叫一声:“曹丕殿,三成殿,你们快走!我在这里挡住他们!”

    狐狸眼的男子回了一句“你也要小心”便一扇子扇飞了两个怪叫着冲来的妖兵。蓝衣男子——大约是曹丕吧——在脱出包围圈之后回头挥剑,又将几个妖兵冻僵在原地。

    红衣少年抡圆了十文字枪挡在路上:“还有谁要来!”

    兼续摇了摇头,慢慢走了上去。

    “没用的……他们逃去的方向我也设置了伏兵。胆敢违逆远吕智大人的,一个也不能放过。”

    他没想到少年看到自己的反应不是恐惧不是厌恶,而是骤然瞪大了眼。

    “兼,兼续殿!”少年突然结巴了起来,“您……我还以为您死了……”

    兼续皱起了眉。

    “你在说什么?”他略带厌恶地说,“远吕智大人英明神武,在他的指挥下我在战场上从未出过任何问题。你以为打倒了的敌人,多半是你的幻觉。”

    “不,不是那样的——”少年急切地踏前一步,被他抬起的剑惊在原地,“兼续殿,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幸村啊!真田幸村!”

    这个名字在他心中不曾激起任何波澜:“那是谁?没听说过。你若是想求我放过你,一开始就不该与远吕智大人为敌。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要亲手取下你的首级,送到我的主君手上去。”

    幸村一脸难以置信:“您在说什么啊?您的主君难道不是……”

    他还没说完话,兼续手里的道符一晃便放出一道光兜头打了过去。幸村反应极快,一个后仰躲过,再调整姿态时已是完全的战斗状态:“兼续殿,您醒醒啊!是远吕智给您洗了脑吗?”

    “住口!不许你侮辱远吕智大人!”

    兼续招出龙卷风,铺天盖地朝着幸村卷去。幸村一咬牙,晃动枪尖迎了上来,一道火光撞上了风刃,将风刃迎面打得粉碎。兼续微微一怔,没想到敌方居然有人如此了解他的招式。

    “兼续殿!您不记得了吗?”幸村的态度与其说是在与敌人嘴炮,不如说在绝望地试图让暴躁发狂的动物安静下来,“我曾经在越后的时候,您也陪我练过招式的……!”

    “越后”这个词让他不由自主皱起了眉:“我没听说过你说的那个地方。废话少说,今天我必须拿下你,不然远吕智大人会不高兴的。”

    “兼续殿……”幸村垂下了眼,再抬起时已经是满脸坚定,“这句话我也要还给您。今天我要将您拿下,带回去,让我们的朋友回来!”

    少年清喝一声,挥舞着十文字枪冲了上来。兼续身后的妖兵一拥而上,被幸村长枪一抡,便全体飞上了天。

    兼续用手里的剑架住了幸村的枪:“你认错人了。我是远吕智大人养大的,和你的朋友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幸村大叫,“您忘了我们的约定吗?您忘了您的故乡吗?就算这些都忘记了,您总不能忘掉【哔——】”

    那个词被一阵尖锐的耳鸣拦在了听觉之外,兼续“呜”的一声捂着耳朵连连后退:“你,卑鄙,难道用了什么奇怪的法术吗!”

    “不,我不会法术。”幸村直视着他,“让您后退的是您的心。您的心还记得那位大人。它在哭泣呢,兼续殿,您能听到吗?”

    “不许再说了!”兼续用力挥剑,一阵风起,“不许再说了!我不会被你们蛊惑的!我永远爱着远吕智大人一个!”

    他爆发的力量太过强大,超出了幸村的预料。一瞬间,强风挟带着雷光将幸村整个掀翻到十米开外。兼续随即几步抢上,高高举起剑,准备将敌方的少年一击封喉。

    幸村挣扎着睁开眼睛,绝望地对上了他的。

    那双眼睛里是满满的伤心难过,痛心和后悔,却唯独没有半点怨恨。

    兼续只觉得脑袋一阵恍惚。下一秒,他的剑重重戳进了距离幸村右耳足足有半尺之远的土地里,直没入土。

    同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兼续倏然抬起头,正好看到一个白发青年纵马疾驰而来,一阵风一样将幸村拽上了马,瞬间便冲出了包围圈。

    兼续觉得自己应该举起道符给他俩来点追击的,可是他的双手却半点都抬不起来了。他只是愣愣地跪在原地看着那两人骑马远去,而且在那一瞬间,并没有想起任务失败会导致远吕智怎样的狂怒。


    当然,远吕智生气得很理智。至少没有一挥手就把兼续和那群妖兵一样砸到墙上去。他只是命令妖兵们滚出去,然后阴森森地质问兼续:“三个人里一个都没抓来,你到底做了什么?”

    兼续跪在地上,满脸惶恐地抬起头:“远吕智大人……被他们冲出了包围圈是我的失误。我低估了他们的战斗力,也低估了他们的人数。”

    “哦?你是在指责我的消息不正确不及时吗!”

    “绝无此意!”兼续觉得心脏在抖,“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呢,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他不知道为何看到幸村那样的眼神就不由自主下不去手。还有幸村说的那个名字。那到底是什么呢,他实在是很介意。因为一个听不到的名字而头痛欲裂,这会成为他的弱点,会给远吕智大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远吕智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回答,不耐烦地招招手:“你过来。”

    兼续踌躇了一下,还是站起了身朝着他走去。在他潜意识的深处,有个声音在高喊着这不对,他不是应该很开心地跑向自己的恋人的吗?他难道不会因为靠近这位大人而感到由衷的幸福吗?是从什么时候起,远吕智大人变了呢?又或者是,变的,是他吗?

    远吕智的眼神闪了闪,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腿上。兼续发出一声惊呼,整个人都被提了上去,以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坐到了远吕智身上。

    他仰起头看远吕智的眼睛,心跳鼓噪如雷,手指甚至都开始颤抖。

    远吕智掐住他的下巴,眼神凶残。

    “哦,兼续,你不乖。”他阴狠地说,“你居然对敌人手下留情,任由他们囫囵完整地跑回去。这样的话他们迟早会卷土重来,你难道不明白这一点吗?”

    “我,我知道。”兼续被掐着下巴,吐字不清,却拼命解释着,“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那个年轻,人,的眼神,让我有点在意。”

    “哦?我的小兼续,是看上外面的年轻人了吗?”远吕智殊无笑意地看着他,“我从小带大你,你竟想要背叛我吗?”

    “绝,绝无此意!”兼续急切地想要解释,远吕智却在他张开嘴的瞬间,将手指深深插进了他的嘴里,两根手指夹住他的舌头,让他只能啊啊叫出声来。

    “兼续,你不乖。我需要惩罚你,让你好好记住,谁才是你的主君。”远吕智说着,放开了手。在兼续张嘴喘气的同时,用力吻住了他。

    兼续被他亲吻着,眼神渐渐失去了焦距。他恍恍惚惚地想,远吕智大人的吻一定有毒,不然为什么每次被他亲吻,我都会被亲到失去神智呢?

    这个想法被断裂的意识打断了。兼续软软倒在了远吕智手上,陷入了昏迷。而远吕智看着他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脚边的蝼蚁,毫无温度,也并不在意。


    这次的梦有些不同。

    他发现自己在战场上。四周倒满了尸体,死状凄惨,被空气中的瘴气滋滋腐蚀着。他自己就跪在这样一个战场正中心,正手足失措地将某个人抱在怀里,拼命喊叫着“不要死,不要死,求您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他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孔,只能看到那人咳出一口血:“别哭,兼续。”

    “不不不不不,一定会有办法的!对,那些天界的人!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请您撑住啊,……大人!”

    他的声音里满是哭腔,显然是已经知道了结局究竟会走向什么方向。他怀里的人正急速失去生气,每过一秒,便又是离死亡近了一步。他心里的绝望铺天盖地,那感觉就像是,整个世界在他眼前崩塌一样。

    “你,快走。”那人艰难地说着,“这里,不要,久留。”

    “我死也不会放下您一个人在这里的!”他哭着喊,“您要是不在了,我马上切腹,就跟了去了!”

    “别说……傻话。”也许那人是想要训斥他吧,可是已经没有力气了。濒死的喘息声声撕裂着他的心,他绝望地哭着,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背后渐渐聚起的阴云。

   他怀里的人渐渐不动了,呼吸声已经极度微弱以至于他必须紧贴上去才能听到依稀的一点点声音。而这声音也在他的极度恐惧中消失了。那一瞬间他崩溃了,伏在遗体身上惨叫出声。

    “……!”

    他的声音被骤来的拉力打断。他惊恐地感到自己被巨大而无可抗拒的力量飞速拖离战场,直到落入什么东西的手里。他只来得及朝着倒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恋人的遗体最后伸出手去,便被巨大的旋风裹挟着,朝着某个阴暗潮湿的地方急速飞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吊在行刑室里。也许是梦里的绝望崩溃的情绪还留有余韵,他眼里竟掉出了几颗泪水,滴答落在刑室冰冷的地板上。

    远吕智就站在他面前,手里拎着粗长的鞭子。

    “兼续,你可不能背叛我啊。”那个怪物爱人慢条斯理地说着,将鞭子拽得咔咔响,“你心里是有我的,是不是?”

    兼续恍惚地感受着将他的心填得满满的身影。那是远吕智。巨大的影子投射在他心中的是温暖,眷恋,忠诚,恐怖,绝望,惶恐,失落,爱情,爱情,爱情……他点头:“是的,我心里,只有您一个……”

    “那就不要想着那群卑贱的蝼蚁!”大蛇狂笑着,鞭子一甩便重重打在兼续胸前,引起他一声痛苦的抽泣。

    “我养大你,你要回报我!下次,你要亲手把那个年轻人的首级摘下来给我!”远吕智说着,鞭子如雨般打在兼续身上,“还有那个狐狸脸的男人,冷脸的玩冰的小子,所有人!违抗我的所有人!你都要杀掉!听到了没有!”

    兼续的意识在剧烈的痛苦中飘来荡去。他听清了每一句话,他想要回答“是”,像从前那样不假思索地。可他的心好痛,他的眼睛在止不住地流泪,他的话语被抽噎代替,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直到最后,他几乎被打得意识断线前,才恍恍惚惚地说了一个词。

    那个词,绝对不是答应,也不是远吕智的名字。

    那是谁的名字呢?连他自己也不得而知了。


    直江兼续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人从身后抱着他。那人的身形正好能将他拥在怀里,不多不少,刚刚好的包容。他受伤的手指被那人握在手心里,没有威胁没有咒骂,也没有更加疼痛的惩罚,有的只是满满的温暖,和令他鼻酸的心疼。

    他在梦里蜷缩了起来,想要永远沉浸在这个怀抱里。

    虽然一旦醒来,他依然会一点都不记得梦里,他曾拥有这般美好的爱情。


    同时,在距离蛇魔大本营并不很远的某处,年轻的龙睁开了眼。

    “准备好了吗?”身边身着红色甲胄的青年快活地说着,将手里的长枪转得挟风带雨。

    “……嗯。”他回答。他们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战场,血与火的味道冲天而起。而在战场的彼端,就是大蛇之塔。

    “那么,就前进吧。”另一边,阴阳发的男子捻着胡子,微笑着将旗子扛上了肩。

    年轻的龙定定地看向被雾气缠绕的敌方本阵,然后,慢慢抬起了手里的双剑。

    战斗开始。


    END


-------------------------------


    我终于发现了,开放式结局虽然对读者不太友好,但作为作者写起来真是酸爽极了。当然我又设身处地想了想,决定以后还是少用这种酸爽的方法为佳【x

    大蛇的一贯风格不就是这样的嘛,总之最后大家都要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所以这个,肯定不会是BE的。

    暗荣是肯定不会给我这种偏暗黑的剧本的。没办法只能自己写来过瘾……我手头另外七八个坑我会继续努力的。这个月大概就这么几篇了,四月一日开始更新狗血三部曲【啥?


    2018-3-19


评论(9)
热度(1)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