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随便写点东西表示下自己还活着【x

    上杉主从腻歪场景描写练习。糖腌腿肉【?

    猫妖兼续设定。景胜是不是纯然的人类就自由心证啦。

    就想看主公抱抱喵六啦!!【喵呜~~~

           

--------------无所谓正文-------------


    他喜欢做个小猫崽。

    变成猫崽的时候,他会有一双漂亮的,金色的大圆眼睛,和两对虽然短但是十足有力的腿。他喜欢自己黑色的皮毛,像高级的绸缎,顺滑而高贵。

    他会有四只粉嫩嫩的肉垫,那个人会很喜欢的肉垫。软软的肉垫拍在人类的脸上不会造成伤害,那个人还会对他露出只有这时候才能看到的无奈而宠溺的神情。

    他喜欢用小猫崽的身体,绕在那人的脖子上。他有着正好能盘得最舒服的身长,和一只粗大的毛茸茸的长度正好的尾巴。当他的牙轻轻地虚咬主人的颈动脉时,他的尾巴正好可以绕上一圈,在那人线条流畅的下巴上上下抚触。他会对着一个人脖子上最大的要害又咬又舔。他的主人绝不会抱怨也绝不会将他提起拉开,只会一只手缓缓抚摸着他的皮毛,另一只手做些人类的工作。

    他喜欢被主人抱起。作为一只小猫,他可以被轻易地提在手里。那人的手温暖有力,能刚刚好托起他又不会让他觉得不适。被抱起的他会正好和主人鼻尖对鼻尖。心情好的话,那人甚至会用自己的鼻尖蹭蹭他的,做一些平时绝不会做的幼稚动作。他偷偷喜欢着这些小动作,并很骄傲地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这个世界上再无他人能看到眼前这人如此可爱的一面。

    他喜欢以猫的身体,蜷缩在主人的被窝里。主人会格外小心,不压到他看上去很稚嫩的四肢和肉体。他当然也可以在褥子上肆意伸展自己的猫身,那人也是绝不会说什么的。这时候他们的体形差正好够景胜将他圈在身边。他会懒洋洋摇着尾巴尖,在人类光滑的皮肤上蹭来蹭去。

    如果觉得腻了,他会在被窝里直接变成大雪豹的样子,然后转身压到人类的身上。人类不会多说什么,只会伸出手将他搂住,嘴里念一声“与六”而已。


    他当然也很喜欢自己作为雪豹的样子。雪白的皮毛,有力的爪子和獠牙,强大的战斗力和帅气的外表。心无恶意的人看到他会赞叹,诗人为他写下咏叹调(如果他主君有写下那么两篇,那么他不会说出自己已经看到了的)。而敌人看到他会吓得失态连连,不顾一切试图逃命,又会被他以豹的速度轻易追上,并用尖牙利爪快速撕裂。

    在家的时候,他偶尔喜欢用雪豹的样子,趴在午后阳光下的庭院里享受一个平静安详的下午觉。阳光洒在他银色的皮毛上,暖暖的。偶尔,他的人类会悄声走来,靠坐在他的身体上闭眼小憩。他总会醒来,然后把自己又长又粗的大尾巴轻轻放在人类身上,向世界宣示自己的主权。

    到晚上的时候,如果他不想变成小猫的样子撒娇再被抱着睡觉的话,他会甩着大尾巴直接趴在人类的褥子上,双眼紧闭装作已经入眠。人类会来到他身边之后皱着眉头小小叹口气,然后什么话都不说便滑进他身边的布团里,再伸出一只手拍拍他的爪子。那就是纵容了他的意思,他会咧嘴笑着翻滚到人类上方去。他的人类不是柔弱之辈,不怕他沉重的躯体压在上面。所以他用最柔软的肚皮裹住自己的主人,在对方轻柔的抚摸下安心闭上眼睛。

    如果兴致来了,他就可以变成人类,和喜欢的人一样的人类。他会滚进同一个被子里,用自己光滑的四肢去摩擦另一个人的,然后在快乐和幸福中迎来一场美好的甜蜜盛宴。


    他自然懂得人类的审美。他变成人的样子,对大部分人类来说都可称得上赏心悦目。有人说他美,有人说他好看,有人说他白皙可人,有人说他温文尔雅,有人说他才思敏捷,强大到像是在发光一样。

    他笑着听完,摇着扇子回到主君身后,在属于自己那一步之遥的位子上坐下,然后低头掩去一声嗤笑。他的主君会避过他人的视线伸手过来捏捏他让他注意,他会开心地捏回去,两人当着一群人的面偷偷握着手坐在一处。人类的手光滑温暖,两个人的握在一处了,又是别有一番相互依偎的味道。

    他的主君沉默寡言,不爱说话。每当需要说些什么,他都会清清嗓子,然后用他清凌动听的声音替主公说出一切心里的想法。讨厌他的人说他是蛔虫传声筒。他总是一笑而过,事后再让这个人掉血扣工资,家里进老鼠。

    景胜会说:“与六不生气,是他的错。”

    你看,就是这样的盛宠。他手握大权,背后的靠山强大而绝不动摇。有时候坐着坐着想到这一点,他会有变成小猫,再去亲亲主公鼻尖的小小冲动。

    但这并不代表作为人类的时候他就无法亲亲。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在大白天走进主公的房间里,一个眼神就能让所有侍从关上门退出三里地。他的主君会放下手里的工作,向他张开双手,纵容他一时兴起的求欢。

    他喜欢用人类无锋的牙齿轻轻啃咬主君的身体,留下一串串牙印和红痕。他用人类柔软的舌头舔过主君光滑的皮肤(作为大猫的时候,这是他非常想做却又不太敢做的事情),品尝着属于自己的人类的味道。到他自己都被煽动到气喘吁吁的时候,他会得到主君的奖励,一个长长的吻,一个抱抱,和在身体深处的火热脉动。在引以为傲的头脑都被热度冲昏的时候,他会听到主君在自己耳边低喃的爱语——那声音低沉到能沉进心里最深处的位置。

    再醒来的时候,他会被主君抱在怀里。运动到汗津津的身体已经被清理到干干净净,浑身上下透着慵懒的舒适。这时候只要回过头,就可以看到恋人安静沉睡的脸。他会用指尖描摹那个容颜,直到幸福将他也拖入深重的睡眠。

    第二天他可以继续做他的人类,也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情,变成猫咪绕在主君颈间。胆小的同僚们对着他的猫脸想看不敢看的样子也算他一个小小的乐趣。他可以打个哈欠,然后从主君身上跳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变成那个骄傲的直江兼续。

    他会歪着头说,今天的工作就拜托你们了。

    然后他回过头,对上主君含笑的双眼。

    他回以微笑。


    END


---------------------------------------


    我可能疯了非要写这种东西……完全不知所云了到最后都是脑子里出现什么就写下什么,完全懒得改,自己也完全不敢再看一遍啊哈哈……总之忽略它吧。我的大刀快磨好了。这个就当做大刀落下前的一点安慰剂好啦……【被打死


    2018-3-10

评论(3)
热度(2)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