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今天本打算更新ABO。结果我后知后觉地发现,昨天我对暗荣剧情的暴怒尚未过去,还在横冲直撞需要我写点什么来发泄。所以有了这篇。这是对暗荣家信长之野望 · 大志里御馆之乱剧情的愤怒具现产品。安心,不是虐没有刀绝对不是一方死亡所以万一看到类似的场景请千万继续往下看_(:з」∠)_

    CP景兼。作者选择不加警告。

    我知道,他们是彼此的唯一。


--------------以下正文------------


    米泽藩的秋耕很忙。执政殿下对于家里的石高一直非常在意,所以一连几天都泡在田地里。这一天他还在看着农民干活,突然看到远处有一骑尘土飞扬地飞奔而来,在田外拉马急停。直江兼续脸色微变,大步上前,迎着几乎是滚下马的来人走过去。

    “旦那様。”来人舌头打结,让兼续想踹他一脚,“城里来人说,主公身体有些不好,请您马上回城!”

    中午的气温虽然不热,但太阳当空晒久了,兼续只觉得脑袋阵阵发晕。他踉跄两步上前,声音阴冷:“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起发烧,清野大人让我前来找您!”

    “昨晚的事,为什么现在才来!”兼续想维持声音的冷静,但从使者脸色上来看他的努力显然是无效的,“要是主公有什么事,你和清野一个也逃不过!”

    他看了一眼远处自己的马,当机立断将来使的马缰夺下,跳上马朝着米泽城飞奔而去。使者连叫一声都不敢,只能擦着被扑一脸的沙子乖乖走去牵兼续的马——要一路将它好好牵回城里去的。

    兼续打马狂奔,城下町的人们看到他都自觉让路,让他一路畅通无阻冲到了本丸门口。清野长范在门口行礼迎接他,兼续脱口而出:“他还好吗?”

    清野回答:“刚才医生来过,说情况还不错,需要休息。”

    兼续小小松了口气,转身直接拎起清野的领子。

    “昨晚的事,为什么现在才想起向我报告!你这个侧近是怎么当的!”

    他的问话连问号都没了,清野浑身发抖。

    “是主公他,昨晚上他说感觉还行。今天上午呼吸有点难所以才……”

    “没有下次。”兼续甩开他,“主公的事情最优先,不论多小都要向我报告!”

    “是,是!知道了,旦那様。”清野急急忙忙低头。兼续再也不看他一眼,大步走向了城主卧室。

    上杉景胜躺在房间里。这是兼续拉开门看到的第一个场景。房间里摆设极端简朴,干净得像是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套简简单单的寝具。景胜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袖,脸色苍白,双眼紧闭。乍一眼看去,就像是不在了一样。

    兼续只觉得两腿一软,扑通一声便跪倒在了门边。恐惧从他腹中升起,几乎要将他的喉咙堵塞——不是说情况还不错吗?可这像是死者遗体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不错”的范畴。

    若不是景胜听到他摔倒在地的声音睁开眼回过头,他说不准已经呕吐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兼续的呼吸声声沉重,听上去倒像是病的是他。景胜勉强伸出手:“我没事——来这里。”

    兼续爬进屋里将障子拉回去,又一路膝行上前,扑到景胜身上:“请不要再这样吓我了。”

    “我以为只是有点头晕。”景胜拍拍他,“昨晚没有叫你,你是不是对清野发脾气了?”

    “他活该。”兼续咬牙,“我又不是在前线战场,这么大的事他居然不叫我回来。”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发烧。”

    “从使者口中听到的可不是这么简单。”兼续说着,忍不住凑上去深深吸主君的气味,以此来让自己镇静下来,“我以为……三天前我离城,您不是还好好的?”

    “是好好的。大约是风邪,你不用怕。过两天就会好起来了。”

    “请务必。”兼续说。他挺直了腰端正做好,整理了一下衣襟,又将景胜的手拾起来握在手中,动作极轻柔。

    “大太阳底下,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兼续抱怨着,脸上倒是慢慢扬起了微笑,“我一路骑马狂奔回来,心里想的都是最糟糕的念头呢。”

    景胜沉默了一下:“已经不是最糟糕的情况了。现在的上杉有玉丸。我若是真不在了,也不至于后继无人。”

    兼续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消失了。

    “您是什么意思?”他面无表情,声音却在抖,“您是想让我在您死后继续侍奉玉丸少主吗?”

    “你不会吗?”景胜抬起眼和他对视。兼续看着他平静的双眼,突然觉得一阵怒意直直冲上头顶,让他头晕目眩。

    “我不要!”他大声叫出了口。门口有侍从,但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不论发出什么样的声音都决不能入内,这是米泽藩所有人的共识。景胜眼里闪过一丝震惊,想反握他的手,却被更快地换成了十指相扣。

    “我绝不会做他人的家臣,即使是少主也不成!”他的声音几乎称得上在嘶吼了,“您应该比谁都清楚,我宁愿去死,也不事二主!”

    “兼续,”景胜叹气,“可我老了。”

    “才没有,您看上去比我年轻。”兼续反驳。这话倒是真的。景胜面无表情了近五十年,脸上几乎没有皱纹,头发也黑得发亮。走出去说自己三十岁,也绝对会有人真的相信。而兼续,即使不提年纪,近年来的压力也足以将他的美貌磨损殆尽。

    “那也比你大。”景胜平静地说,“我死了,你继续做上杉的执政,不好吗?”

    “不好。我不接受。”兼续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您想把我给玉丸少主,让我有目标活下去。可我不要。把我给别人这种话,我绝对不会听从。”

    他的声音在抖,扣着的手指也在抖。

    “唯有您绝不能这样说。”兼续握紧手指,几乎要把两人的手强行压成一块,“我此生唯有一主,绝不仕于他人。不论那是谦信公,关白殿下,将军大人还是玉丸少主,都没资格让我认他们为主。”

    “兼续。”

    “您若是不在了,我就在遗体旁边切腹相随。”他口气平淡地补充,“我不愿做玉丸少主的家臣。就像我不愿做谦信公或是关白的臣下一样。我不能接受,绝不。”

    只有景胜听出了他这句话后面隐藏的激烈绝望。

    “不要怕,兼续。我不会把你给任何人的。”这位主君勉力抬起另一只手覆在两人已经缠成一团的十指相扣上,“哪怕是玉丸也不行。你是我的。”

    “嗯。”兼续的声音如果有些许哽咽,他们谁也没有说出来。景胜示意他俯下身,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

    “你是我唯一的执政,我只信你一人到这个地步,兼续。自小你就在我身边长大,我怎么敢把你给别人。”

    “是的,他们又不了解我。”兼续将脸埋在他颈侧,“所以您要快些好起来。就算人说人生五十年,我的人生是从遇到您开始的,从那之后才能开始计算。我们至少还要在一起五年才够,越长越好。到最后如果可以一起去那个世界,手拉着手过三途川,那才是最好的。不,那样也不够。我下辈子,下下辈子还要做您的臣下。”

    “还不觉得腻。”景胜摸着他的后脑。

    “不会的。我永生永世,都只想和您在一起度过一生。”

    “真是无法拒绝的要求。”上杉景胜叹着气,手上却越发温柔,“我也只希望能和你一起走过许许多多的一辈子。安心吧,我不会死的。不会死在你前面,我向你保证。”

    兼续想再说点什么,可整个身体却懒懒的不愿动弹,只想整个人都化在主君的怀里。这样不行,他想着,我还有工作要做。主公病倒的时候藩政都在我身上,我怎么能随意偷懒呢。

    浮在身体四周的白檀香暖暖的。兼续想,算了,这样待一会儿也好。能在他身边真是太好了,以后一定还会继续在一起的。

    他闭上眼睛,将自己完全交付给了主君的怀抱。


    END


-----------------------------------


    当然景胜是有第二个执政的。但狩野秀治早就死了。兼续之后貌似就再也没有执政一职,藩奉行(国家老那个级别)由兼续的侧近来担当,直到看不过的定胜拍着翅膀把人赶走。所以,没错,我认为完全可以说“兼续是景胜唯一(心爱)的执政”【喂

    信野大志在上杉景胜相关的部分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除了烈战本身是个不错的糖以外其他简直能气死我。如果zw5或信野16不纠正回来的话,我大概真的会跟暗荣分手的吧……算了。暗荣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CP的史实糖已经够我吃一辈子了。

    他们真是我喜欢过最好的一对CP了。我爱他们一辈子。


    2018-2-12


评论(4)
热度(6)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