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我不是在挖坑,我只是在玩梗。

    该故事设定简单明了故事狗血轻松,非我风格的那种。没刀,谁都没死,完全AU,大多数人都不是人类的设定。如不能接受请不要拉开。

    (大概算是)真田幸村中心。CP有武田主从与上杉主从,然后是若虎龙的一个不会说的过去。也许会有虎龙的暗示。幸村(暂时)无CP,因为他……还小……【?

    强调下,是在玩梗,随时会坑,不要鸡蛋西红柿。


-------------以下正文-----------


    “我想成为一个伟大的除妖师!”

    听到这样的话,一般父母的反应就算不是笑话孩子看童话看多了,也会是笑眯眯地摸摸孩子的脑袋,道一声“真有志气。”

    ——但如果两个家长都不是人而是妖类,而眼前仰着头一脸坚决的孩子是个尚未变出人形的小狐狸的话。

    ——而且那个形容词是什么!那个“伟大的”,是什么意思!你知道自己全家都是妖类吗!

    “你,你再说一遍。”狐狸爸爸眯起了眼睛,“你还记得自己是个狐狸吗?”

    “我知道!”小狐狸发出呜咽一样的声音,“可是我就是想当嘛……”

    “除妖师可是会把你抓去剥皮的!”爸爸试图吓退小狐狸,却只换来一声“哼”。

    “除妖师哪里好,你就这么想当?”另一只老虎靠在小桌旁,姿态随意,但问话的语气十分严肃。小狐狸忍不住挺直了背。

    “因为帅!”那孩子咬住这个理由不放,“我昨天看的小说里,除妖师先生把邪恶的……妖怪打败了!”

    “他打败的可是咱家的同类。”狐狸爸爸扶着额头,“何必呢,做个大妖不也很帅气。”

    “不,爸爸一点都不帅。”小狐狸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就让爸爸的心都碎了,“胜赖大人是很帅没错,可我又不是老虎。”

    “幸村长大后可以成为完美的九尾狐,这哪里不好?”胜赖试图循循善诱。

    “不好!就是不好!我想做除妖师!”

    两个爸爸面面相视。

    有时候小孩子坚持一件事,能让做家长的头疼不已。

    “你还小,不知道大妖有多威风……”

    “我知道。”幸村舔了舔鼻尖,“可我也知道,做除妖师能更轻易战胜其他妖怪。”

    “你为什么要打其他妖怪?”

    “爸爸,去年和你打得天昏地暗的,不就是狮子妖?”幸村一脸“你是不是以为我傻”的表情,“大前年的是狸猫。我家的妖怪敌人可多了,我可清楚着呢。”

    “那又如何?爸爸是大妖,不怕他们。”

    “爸爸不如狮子妖怪大。”幸村无情地指出。

    “我不比他小。”胜赖试图挽回小孩子心中家人的形象。

    “可是,胜赖大人不是不能出战吗?”幸村吸吸鼻子,“九尾狐有姐姐哥哥就可以了,武王丸大人以后也会成为大老虎。家里不缺未来的大妖怪。我,我就想做个除妖师……”

    两个爸爸又一次面面相视。

    这小孩居然是认真的。

    房间里沉默了好几分钟。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除妖师……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胜赖缓缓地说,“如果你真的想做,我可以给你介绍可以学习的地方。不过,能不能真的成为除妖师,就得看你自己了。”

    “真的吗!”幸村开心地抬起头,两眼发光,“我真的可以成为除妖师吗!”

    “胜赖大人!”昌幸则是责备一样叫了一声,却没有继续阻止下去。

    “这我可不知道,因为我认识的那个除妖师没有收过徒弟。”胜赖眯眯笑,“如果他收下你,你可不能半途而废啊。”

    “嗯嗯!”幸村用力点头,生怕他改变了主意,“我绝不会的!”

    “啊,那好,我明天给他写信。”胜赖长长的手指蹭了蹭自己的鼻尖,“那可是个……很特别的除妖师啊……”

    他语气里的怀念绕梁三圈。真田昌幸狠狠甩了下自己的九条大尾巴。幸村歪了歪脑袋,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到他终于理解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个妖怪窝里了。

    武田胜赖确实给他写了介绍信,并请自己信得过的两位部下将他好好地一路送到了这个地方。胜赖大人告诉他,这个地方叫作“越后”。守护越后的“上杉家”,是自古以来代代传承至今的除妖师一族。据说上杉家的人会和各路大妖签下契约,驱使他们为己所用。而他们根骨里的灵力对于妖怪来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毒药。

    幸村紧张地问过胜赖:“那我能学到那种灵力吗?”

    当时胜赖挠着他的下巴,语气很飘:“我觉得没有问题的。就算得不到那个,学点手段也是好的。上杉……那位可不是光靠灵力过日子的废物点心。”

    “……点心?”

    “你就少想点吃吧!”昌幸从一边训斥。

    回想起在家里的最后一晚,幸村紧张得连尾巴都蜷了起来。他的四周都是大妖怪。单是幸村能够闻出的味道,就有大灰狼、大蛇和巨大的黑豹子。更远处的就是味道极度混杂,不仅是妖力还杂有奇怪的香料,他就完全辨认不出来了。

    领他来的两个家臣连门都没能进,便被一个有着鹰一样锐利双眼的男人拦在了外面。幸村独自一狐跟着这个人走进了大广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恐怖的妖怪窝。男人拿着他的介绍信上前几步跪下。妖气弥漫到让幸村完全看不清楚的上座上突然跳下一只黑猫,轻盈两步走到男人面前,用嘴叼起那封介绍信,转身又两三下跳回了那团怪异的烟雾里。

    里面沉默了很长时间,到幸村都快蜷成球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嗯。”

    旁边坐得懒洋洋的大灰狼(味道实在是明显极了就算是幸村也不会闻错的)饶有兴趣地看着幸村:“主公,这小子还挺有趣。”

    雾里那位除妖师没说什么,只是长长地“嗯——”了一声,似是在思考什么。那条公狼舔了舔犬牙:“主公如果没兴趣,把他交给我来玩吧,可以吗?”

    “不行的,我有推荐信!”幸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伸直四条腿站起了身,“我父亲推荐我来这里是为了学习如何成为一个除妖师的,不是让我来玩的!”

    大狼仰天大笑:“不是要陪你玩啊小鬼。嘛,算了。真有勇气,一个小妖怪居然想做除妖师,莫不是在梦中吧?”

    “才不是!”幸村愤怒地反驳,“我要保护我的父亲们,我要把欺负他们的狸猫妖怪狮子妖怪全部打跑!为此我要做一个优秀的除妖师!”

    大狼“唔”了一声,面色古怪。这时上面的雾突然向着四面八方飘飘摇摇地散去,露出了下面坐着的人影来。幸村睁大了眼睛,看到一个有一双锐利双瞳的黑衣黑发年轻男子端坐在那里,肩膀上还趴着那只有点肥的黑猫。黑猫睁着莹绿双眼盯着他看,幸村从它眼里看到了奇怪的……警惕?

    除此之外那位置旁边没有其他生物,只有一个正在缓缓吐烟的小香炉。妖气已经散了个干净,只剩下似有若无的一点点,大约是那只黑猫身上的味道。

    幸村紧张地摆起了尾巴。

    “你想做除妖师?”

    那青年开口,声音低沉好听,在幸村脑中像是有回音一样震荡。幸村咽了口唾沫,略带些不安地回答:“是我……胜赖大人说您可以教我,是真的吗?”

    大灰狼从旁边呵斥:“轮不到你问主公问题!只要乖乖回答就好!”

    那位上杉先生抬起一只手,灰狼马上就不说话了,翘着下巴看向门外像是门外有什么千载难逢的美景一样。

    “你是妖,为什么想做除妖师?”

    除妖师的问题让幸村挺直了腰。

    “我想变强,我想保护我的家人!”

    “我以为九尾狐一族长大之后妖力满开,也算是一方大妖了。你为什么偏偏要做个除妖师?”在旁边盘成一坨的大蛇睁开一只眼睛,懒洋洋地询问。

    “因为……因为我家的敌人都是妖。”幸村低下了头,“去年爸爸被狮子妖抓伤了腿,今年哥哥也被狸猫妖怪迷了眼睛,好几天都看不清东西。胜赖大人……胜赖大人明明那么强,也被近畿的大妖伤了身子,他现在变个身都那么痛苦。”

    房间里没人说话了,所有的人和妖都死死盯着他看。

    “我觉得单纯用妖类的办法没法好好保护我的家人。所以我想做除妖师。做了除妖师,就算我妖力不如狮子妖怪,也可以将他打回去了。”

    这是实话。

    幸村并不是不知道妖类之间的战斗十分残酷,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是个妖还想做除妖师是多么天方夜谭。但他是真的想保护自己的家人。昌幸为了保护他们那么努力,连哥哥姐姐都是年纪轻轻便跟着上了战场。他作为幺子,和武王丸一起被保护起来,昌幸不允许他们出战。每到战斗发生,胜赖一边一个抱着他们两个,浑身紧绷的样子总是让幸村感到心痛。

    他还模模糊糊记得,自己更小的时候胜赖大人还是个威风凛凛的大虎妖,和狸猫妖怪打得天昏地暗,一点都没有落败的迹象。如果不是那件事,他们也不至于躲在岩柜山里,在狮子妖怪狸猫妖怪的中间斡旋只为了保住一家人的命。

    如果他可以变强的话……幸村从那之后就一直在想,如果他可以变强的话……他家里不缺九尾狐。他的姐姐和哥哥都继承了父亲的强大妖力,武王丸更是伟大虎王信玄公的孙子,迟早会长成不输于胜赖大人的大老虎。他想他需要走其他的道路来变强。他希望拥有能阻止狮子妖怪和狸猫妖怪的力量。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近畿那边的事情不要再波及他们了。

    所以他想到了传说中妖类的克星,除妖师。

    胜赖可能不记得了。但幸村心里最初对除妖师的印象其实是来自他的。他给一窝三个狐狸崽讲故事哄他们睡觉的时候,曾经讲过一个除妖师少年跨过高山为心爱的人寻找药物的故事。故事里为了拯救心爱之人,不惜与强大的大妖一战的少年,最终让大妖心服口服将他放走的少年,是幸村心里对除妖师最初的好感:为保护心爱之人而变强。

    他从小就希望能保护心爱的家人,所以他也想和那个除妖师少年一样变强。何况后来他也知道了,除妖师的灵力对妖类是天然克星,除妖师的手段能让任何妖都心生畏惧。他想他可以成为一个除妖师就好了,那样的话,不论是什么狮子妖怪狸猫妖怪,还是近畿的大魔王,都没法伤害他家那一窝老虎狐狸了。

    上面那位上杉除妖师沉默了一会儿,抬起一只手,指尖上突然亮起一丝微弱的蓝光。那一刹那,整个房间里的妖怪都摒起了呼吸,眼带畏惧地看着那道光。只有什么都不懂的幸村还满脸好奇,以及那只黑猫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这是几百年来传承在‘上杉家’里的除妖师的灵力。”大蛇从一边小声解释,“要使用除妖师的力量,就必须拥有这样的灵力。但它对妖类有毒,你要想得到它,是要承受很大的痛苦的。”

    “很疼吗?”幸村的尾巴尖啪嗒啪嗒在地板上拍打着,紧张得无以复加。

    “很疼,非常疼。”大蛇非常肯定地回答他,“你道为什么上杉家,像现在这样一窝妖怪,还能在外面以除妖师的身份闻名?因为我们都是除妖师。”

    “真的吗?”幸村大为吃惊。他张大眼睛看向大蛇,大蛇不满地扫了他一眼。

    “当然。我们都试过那个。疼得,剥皮拆骨跟它比起来都像是泡温泉一样舒服。”

    幸村吓得打了个抖。上杉的家主扬起了眉。

    “即使如此你也愿意吗?”他问。那声音一直沉到幸村的心底。

    “是的!我愿意!”小狐狸大声回答。他怕疼,小时候和哥哥玩的时候不小心被咬一口都能疼得泪眼汪汪。但他现在已经是大狐狸了,他不能再怕了。要是连这点疼都熬不过去,他怎么有资格保护家人呢?

    况且看这一窝妖怪一个个都健康得很,想必疼完也就没事了。已经有这么多人都熬过去了,他一定也可以的!

    黑猫懒洋洋地将脸凑上去在除妖师脸上蹭。上杉的家主抬起一只手捧住黑猫的小脑袋,亲昵地在上面亲了一下。

    “你既然自愿,而且有这样的推荐信,那就来吧。”他冷然地说,“我是上杉景胜。只要你能忍受住灵力的传承,我就教你如何做一个除妖师。”

    幸村想欢呼,被大蛇送来的大尾巴按住了头。

    “先别激动。”大蛇慢吞吞地说着,吐了吐信,“你先去客房休息,给你父亲……们写封信。万一熬不过去,可就没法再写信了。”

    幸村突然觉得头皮发麻。他战战兢兢地抬头,正碰上那只骄纵的黑猫送来一个嘲讽一样的眼神。


    “亲爱的爸爸,胜赖大人,见信安。”

    “现在的越后,早晚空气依然带着刺骨寒意,但中午已经有了些春日的暖香。我所在的地方叫作春日山城,据说是上杉家代代居住的地方。这座城池依山而建,远远看去十分雄伟。我很喜欢。”

    “做除妖师的事情,我已经听水原先生给我讲过啦。水原先生是一条大蛇,有好长好长的尾巴,变成人形之后脸上还有很大的黑痦子。不过他是个很温柔的好人。除了讨厌猫科动物以外,像是对所有人都很好的样子。他告诉我做除妖师原来对妖类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水原先生也是除妖师。他明明是个蛇妖,却是以除妖师的身份在外行走。真的好厉害。我也想成为他那样的人。当然猫科动物我还是会喜欢的。”

    “说到猫科动物,上杉先生好像有个很骄纵的宠物猫。养得很娇贵的样子。我看到它的爪子,粉粉嫩嫩的像是根本不怎么走路。这样怎么行呢?猫科动物是要从扑跳开始变强的。但我又想了想,既然上杉先生很厉害,那么他的宠物不强也许也是可以的吧。也不知道那只猫会不会说话?有点好奇,想和它聊聊。”

    “水原先生说,我需要先在特别的温泉里泡上七天,待到根骨松软之后,才能接受除妖师的灵力传承。上杉先生答应我,只要我能做完这个,就要教我如何做一个优秀的除妖师。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的!我会好好学,学成回去,用我学来的知识,把可恶的狸猫妖怪狮子妖怪打回家去!”

    “替我向姐姐,哥哥,还有武王丸大人问好。只可惜除妖师的学校没有假期,我会好好学习尽快毕业,早点回家去和大家团聚的!”

    “真田幸村 (狐爪印)”

    幸村将信件卷起,投到竹筒里封好。门外站着的男人一头灰发,脸上表情桀骜不驯。幸村将竹筒递给他:“拜托了,本庄先生。”

    本庄繁长翻翻白眼接过竹筒:“你在信里应该没说,接受灵力会是怎样的吧?不然你不会是这个表情。”

    幸村点点头:“不过我相信上杉先生不会让我死掉的!”

    “他当然不会。”本庄不耐烦地摇着身后的狼尾巴,“他看上去挺中意你的。他对喜欢的人都挺不错,你不会死掉的——只要你不自己把舌头咬断的话。”

    “嗯!我会事先咬住一块木头的!谢谢本庄先生提醒!”

    “我才没有提醒你!……嘛,算了。小狐狸,你可要好好表现。做了上杉的除妖师,就必须是最优秀的。”

    “嗯!”小狐狸快乐地回答,大尾巴一摇一摆。本庄繁长盯着他的尾巴看了好几秒,突然握了握拳转身离去。

    幸村很吃惊:“为什么那么急?”

    他显然不知道自己身后摆来摆去的大尾巴是多么惹人想要上去捏一把。


    七天的泡汤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幸村觉得自己骨头都被泡软了,走路都带着一种软乎乎的感觉。这一天一大早上杉景胜亲自来了。上次见他还是八天之前。这一次他没有带猫,披着深蓝色的披风一个人走了过来。看到幸村在门口摇尾巴,他状似无奈地扬了下眉。

    “跟我来。”他说着转过身,“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不会后悔的!”幸村大声说,“我会成为最优秀的除妖师!”

    “嗯,那我等着。”景胜的语气里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你是胜赖的儿子,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一点你可以安心。”

    “您认识胜赖大人啊……”

    景胜头也没回:“认识。”

    “您是他的朋友吗?”

    “算不上。”

    “是因为妖和人不能做朋友吗?或者是除妖师和妖不能做朋友?”

    景胜终于侧了下头,眼角闪过一丝模糊的笑意:“没那回事。”

    “所以除妖师也是可以和妖做朋友的啊!那我就安心了。”小狐狸拍拍胸脯,“我还以为做了除妖师就不能跟哥哥姐姐一起玩了!”

    “那你为什么要来做除妖师?”

    “因为,就算是不能一起玩了,我也可以保护他们啊……”小狐狸笑眯眯地说,“而且我们是家人。就算不能一起玩了,他们还是会爱我,我也会爱着他们的。”

    上杉景胜“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幸村也不敢和他搭话,只能一路啪嗒啪嗒跟着他往城里深处走。一路上看到他们的人一个个都低下头行礼,气氛很是庄严肃穆。城内陈设古朴简单,但也足以看出它背后那几百年的漫长岁月所沉淀的力量。

    景胜说“就是这里”的时候他还在东张西望,一时刹不住车一头撞上了景胜的腿。他连忙爬起来道歉,景胜却没有多说什么,甩开披风低下身来,伸手摸了摸他的狐狸脑袋。

    “撞疼了吗?”他问。

    幸村抱着脑袋呆住了。年轻的除妖师长得其实很漂亮,小狐狸发现,他长了一双极漂亮的眼睛。许是看穿了他眼里的惊艳,景胜抿抿唇拍了拍他的脑袋:“好像不疼。好了,随我进来。”

    幸村很是唾弃了一番自己的失态,一蹦一跳跟着他进了门。

    屋里很暗,上面有一座很大的雕像,景胜一边拜一边解释说那是毘沙门天。幸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跟着他下拜。

    “只要传承了这份灵力,你就再也不能使用妖怪的力量了,你现在还是确定要这么做吗?”

    幸村抬起头,看着景胜隐藏在黑暗中的侧脸。

    “什么意思?”他愣愣地问。

    “你以后不能再学习妖术,除了你作为九尾狐的天赋能力以外,其他是不可能再学会了。”

    “这样也行啊。”幸村说,“至少还是可以继续做九尾狐的,不是吗?”

    景胜低下头看了他半天,无奈地叹了口气。

    “是的,你会一直都是九尾狐。”

    说完,景胜让他在佛像前坐下,然后拿出一碗水让他喝下去。

    “止痛药。”景胜在他喝下的时候解释,“你需要一块咬木吗?”

    幸村点点头。他怕怕地看着景胜递给自己的小木头,舔舔嘴唇将它咬在嘴里。

    “别那么紧张。”景胜说着,将碗收起,“我会尽量轻一些。”

    幸村从鼻子里回答一声“嗯。”景胜抬起手,之前看过的那种微弱蓝光又开始慢慢绕上他长长的手指。

    “你还不能变出人形,是吗?”景胜说着,用手轻轻碰过他的前爪,“尾巴也只有一根。太小了,但小时候做这个,不太疼。”

    “您怎么知道呢?您不是天生就有这个灵力吗?”幸村好奇地问,甚至忘了自己嘴里有块木头。声音含糊不清,他羞得马上用爪子挡住了嘴巴。

    “嗯……我就是知道。”景胜的语气像是在开玩笑又不像。幸村不得而知。他只能紧张地看着景胜伸手过来按在他胸前,接着,一股凉凉的什么从他胸前缓缓流入了他体内。

    “嗯?”不疼?他脑子里的疼字还没回响完,一股暴烈的痛苦突然从他胸前腹部炸开,瞬间充斥了他的四肢百骸。小小的狐狸忍不住要惨叫出声,却由于嘴里的木头只能嗯嗯呜呜地叫。他的四肢僵硬到连抽搐也做不到。景胜的另一只手也伸过来,安抚一样摸着他瞬间僵硬成木头的尾巴。

    “没事,这就过去了。”景胜说着,慢慢将手移开。但疼痛没有减轻,而是在他身上翻滚乱撞。他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也许真的被剥皮拆骨也比这轻松些。因为真被剥皮至少能疼到晕过去,而现在的他连晕过去都做不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抽搐着睁开了眼。

    佛堂还是那个佛堂,上面的毘沙门天低垂着眼看着他。景胜不在身边,屋里安安静静没有别人。

    疼痛减轻了。没有完全消失,而是贴着他细弱的骨头,一跳一跳地闷痛着。不过比起刚才那般剧烈到恨不得马上死掉的疼痛,这已经算是无上幸福了。

    幸村勉强撑起身子,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慌慌张张地抬起手,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人类小孩的手。他连忙又摸自己的身体和尾椎,发现身上的毛已经全部消失了,尾巴居然也不见了。他变成了人形,还是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

    真田幸村长大了嘴巴。他不知道除妖师的灵力居然还有这个功能。还是说,以妖怪的身体无法学习除妖师的法术呢?但本庄水原他们,明明还都是妖怪的样子啊……

    身后吱呀一声,佛堂的门被打开了。幸村回过头,看到一个穿着华丽,水绿色直垂外面套着天蓝色羽织,浑身上下像是在发光的青年男子站在门外。他的惊呼还没来得及出口,那人便踏入了屋内,看着他抿起了嘴。

    “小狐狸,是从来不曾变过人的样子,是吗?”

    他的声音十分好听,像是两块上等的玉璧在轻轻碰撞。

    “怪不得连个衣服都没有。”他看着愣愣点头的幸村,忍不住嘴角一弯,“我给你拿了衣服来。主公说,你表现不错,至少没有求他杀了你。”

    幸村问:“谁让他杀自己了吗?”

    青年摇着头,将衣服递给他。大小看上去正好,城里显然有着给小孩子穿的衣服。只不过颜色有些华丽,幸村也没有选择,只能无视着穿上它。

    “挺不错。”看到他穿戴整齐,青年笑了笑,“变了人,至少生活上方便些。”

    “是这样吗?”幸村抓握着新得到的手指,觉得有点僵硬,“我还不太习惯……”

    “会习惯的。”青年断然地说,“总之先从走路练起。”

    幸村眼前一黑。他突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想过变了人形是需要用两条腿走路的。这动作看上去不难,在他抬起一条腿然后直直向后栽的时候才发现有多么困难。

    那华丽美青年就看着他摔下去,疼得龇牙咧嘴:“会习惯的。”

    “要,要从走路学起吗?”幸村觉得前途暗淡极了。他希望早点学成回家,结果要学的课程恐怕比想象中的多好多倍。

    “当然。”青年只是笑,“你不从走路学起,难道要爬着学法术?”

    “别作弄他了,兼续。”

    幸村和美青年同时看向门口,上杉景胜穿着一身蓝黑色的直垂站在那儿,朝着兼续伸出一只手。

    “过来。”

    被称为兼续的青年歪了歪脑袋,向着门口迈了一步。幸村只觉得眼前一花,华丽青年从原地突然消失了,那只熟悉的黑猫瞬间跳上了上杉景胜的手腕,亲昵地绕了上去。

    景胜抱起猫,在猫脸上亲了一下。猫眯着眼,格外享受的样子。

    “你自己先慢慢摸索走路吧。等你学会了走路,主公会来给你上课的。”

    猫咪兼续从景胜手腕上回过头对幸村说。而景胜并没有反对的样子,只是点点头向幸村示意,便转身走出了佛堂。

    只留下小小的,刚变成人形的狐狸呆呆地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心里蓦然生出了被父母抛弃一样的委屈感觉。

    

    END(END??)


---------------------------------


    本来想单篇完结的(看上去有三万字)结果懒得写下去了。放在草稿箱内又占地儿,烦。不如发出来。但发出来也意味着它真的是个坑……虽然我一直认为每一个坑都是留在读者心口一道疤,可是,嘛,疼就揍我吧【被打脸

    也许心情好了会更新猫的故事【x

    先这样吧……下一个更新ABO。16日之前一定完结!!


    2018-2-11


评论(4)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