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Summary:他回头,看到在朦胧模糊的灯光下,站着一个来自过去的影子。


    不要误会,内容并不像标题那么怪【尔康手】CP是Xover类型的,时纵景胜×战男兼续。时纵设定就是轮回转生的剧情啦这不重要,他怎么穿越平行时空的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一夜罢了。警告:非原作CP,一夜X,虐,NC17……

    感谢玩家 @续漪君 所赠标题。如有谁想要喷,请不要砸脸……【喂


-------------以下正文------------


    他的头向后仰起到不可思议的角度。长长的嘶鸣被哽在喉中,到最后只化为一声叹息。

    他感到一只手从自己胸前滑过。那双手是熟悉的,又是陌生的。是恋人的,是外人的。是老人的,是年轻人的。唯独,它不是属于他的那一双。

    属于他的那个人,早在一年前已被永远的死亡夺去了。

    那么现在在他身后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那天本来是在下雨的。

    天一直很阴暗,从早到晚。SLPM社虽然在这一年里有所恢复,但一度总崩溃带来的影响还是很大,每天的工作量几乎能让他没什么时间去想一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也只是“几乎”罢了。

    即使将睡眠时间压缩到一天三个小时,但其中两个半小时内他都在重复经历那一天的剧痛。一点细节都不放过,每天高清重播,各个角度重新观看那个人的死亡。这些梦境自然而然导致了他被来回撕开心伤,鲜血淋漓,伤上加伤。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消瘦了下来。就连三成都看不下去,好几次强行拉他去医院,他也次次都坐不一刻,便偷偷溜掉。

    谁都看得出来。他不想活了。他还活着的唯一理由,说不定只是给那个人骤然离去留下的诸多事项打个句号。比如SLPM社的那点事儿,比如家族内部的那点事儿,比如,几乎算是骤然失去所有靠山的真田幸村……

    幸村显然也是知道这些的。这一天早些时候,幸村还向他请求“至少保重一下身体,大叔一定不愿意看到这个。”他笑了笑,没有拒绝也没有明确答应。当时窗外的雨声掩去了他的悲叹。雨滴落在地上,淅淅沥沥的声音像是永远没有尽头。

    幸村离去后,他靠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呆。桌上的矿泉水瓶已经空了,他的体力也几乎耗尽,暂时也没有什么剩余工作需要做。也许今天真的该早些回去。可是,回到那个充满回忆的房子,无所事事地坐一晚上,怎么想都有些残忍过度了。

    所以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只身一人站在天桥上,手里拿着可能是从路边的贩卖机随手买来的矿泉水,正望着下面的车流。天刚黑透,这条路的路灯又有些暗淡过度,一时间他感到自己像是站在了银河之上,望着千万恒星路过。

    那感觉真的颇有些寂寥。他事不关己地想,如果此刻还在下雨就更好了,肯定是更加入木三分的悲伤景象,说不定他就真的能在被幻想一时迷惑之下,从这条天桥上一跃而下了。

    自嘲一样笑笑,他转过了身。让他吃了一惊的是,一个男人悄无声息出现在了他身后,正在静静看着他。他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路灯也没有投下这个人的影子。那一瞬间他几乎不能断定眼前的是人是鬼,直到那人抬起手推了推眼镜,慢慢开口。

    “我以为你要跳下去。”

    直江兼续愣了愣,看着眼前这个颇不真实的眼镜男:“很……明显吗?”

    对方动作缓慢地点点头。两撮刘海在那人苍白的脸颊两旁稍一摇晃,给他染上了一丝人气:“我感到你身上有些生无可恋的感觉。”

    讲完似是感觉不妥,他又加了个称呼:“先生。”

    这时候兼续已经将此人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他不矮,身高大约比自己高一些,(和上杉先生差不多,他在这个想法尚未成形的瞬间将它打散。)一身黑风衣在现在的天色里尤其深暗,像是要融入夜色中去。不过即便是如此,那一身气度也……非同寻常。

    而从此人说话声中可以推断,眼前这个人,还相当地年轻。

    “您几岁了?”鬼使神差地,这个问题脱口而出。

    对方大约也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才回答:“二十岁了。”

    “真年轻啊。”他忍不住想笑,“我都快四十了。”

    “看不出来,您看上去非常年轻。”

    “在灯光下看的话,能看到不少白头发呢。”他说着,将手里的矿泉水抛起又接住,“已经是大叔了啊。”

    “在我眼里,您可不是大叔。”那年轻人语气里含笑,“再怎么说,都像是,我比较大一些才对。”

    兼续低头,嘴角微微一动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二十岁的青少年身上有着雨夜所缺乏的温暖气息。太久没有靠近这暖意,兼续感到有些恍惚。

    “您看起来不太好。”年轻人柔和地说着,“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扶您找个地方休息一夜。”

    他闭着眼睛低着头,手指却渐渐在矿泉水瓶上收紧了。

    瓶子被捏爆的前一秒,他终于吐出一口气:“谢谢您。”


    于是便变成了这个样子。

    ※ 确认年龄在18岁以上者点上车。

    【警告:作者真的不会写肉。如果不想吃烧焦的半蒸半煮肉的话,请千万不要点开!!】


    天色微微亮起的时候,酒店里走出了一个戴眼镜的黑衣青年。长风衣下摆处略有些褶皱,被他在风中抖了抖便消失无踪了。之后他便像是毫无留恋一样,踩着全无动摇的步子离开了半小时前还和某个名字都没有相告的人抵死缠绵的地方。

    他慢慢走过尚昏暗的街道,就着惨白暗淡的路灯踏入了一个并不会有人好奇到多看一眼的小巷子。巷子深处放着些杂物,不知为何,竟多年无人来收拾。

    黑色的风衣从杂物上晃过。青年走到一堆木材后面,对着空无一物的墙伸出手。在他手指碰触到的位置,墙面竟缓缓发生了扭曲,渐次剥落,最终显出了一道古色古香的小门。门上散发着浓重的檀香味,在小巷子里被风一吹,不过几米外便再无痕迹。

    门开了。后面露出的房间极小,正对面是个巨大的毗沙门天像。在那巨像的脚边,躺着一个年纪不到十岁的小孩。小孩睡得极沉,对有人进入完全没有反应。

    青年叹口气,踏步上前,将小孩抱起。环绕着两人的风开始闪现光,这是离开的征兆。

    在那双被眼镜遮挡的黑眼睛被光完全遮盖的前一秒,他再度抬头,看向昨晚那个人在睡着的方向。

    光呼啸着遮去了他眼中涌起的温柔。刹那过后,那里空无一物。

    

    END


-----------------------------------


    太玩梗了我就不打CP和人物tag了,看到即有缘~并不会炖肉,请谅解则个【捂脸

    最后的小孩是时纵系列主角,幸村酱。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满时空乱窜,就是在睡觉而已。这两人的时空旅行不是正式设定,这些旅途中事就当做一场梦境即可。

    说到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现对方是谁……都是知道的,知道但是不说。这种也不能算出轨……吧……毕竟一个对象都没了另一个……不知道算是没了还是还没见面呢。嗯真的,时纵景胜真的是69+20的年纪啊他内里是个九十岁老翁来着……【被砍碎

    我真的不会炖肉啊十分抱歉。以后有机会一定认认真真炖一次,炖到入木三分……说实话狗血太太那种嗯嗯啊啊的写法其实就不错啊可我放不下那个脸皮……【捂脸

    

    2018-1-3


评论(12)
热度(4)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