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Summary:真田幸村是真的很想做羽柴教授的学生,可他的性别却成了他被录取的最大阻力。


    ……是的,猴老师那个奇怪的性别偏好(并不是歧视)在他收学生的时候也会有所表现的。但幸村同学有他特有的人脉门道。

    番外要回归一下本作的本源,探讨一下猴儿的收集癖。阴谋吐槽向,只是个设定补充,没什么意思。【喂】

    (某种意义上是)上杉中心【咦?


-----------以下正文-----------


    “我在考虑去大阪大学读博士。”

    真田信繁咬着吸管,声音有些瓮瓮。

    “主要是父亲希望我去大阪。”他摇晃着眼神,“我本人觉得这样就可以了,可他希望我读……读‘那位’的博士。”

    他对面的男子点点头,将咖啡杯放下。

    “真田想来这里发展。我理解。”这真田指的是信繁的父亲,真田昌幸,“你若想要,我可以给你写推荐。”

    “谢谢您了。”信繁还是不太敢直视对方,眼神一直飘着,“只不过我听说,那位……只收Beta。”

    对方全然没有否认这句话,而是给了他一句“没错。”

    信繁绝望地将脸埋进了桌面里。


    真田信繁的父亲,是曾经在武田家工作,在武田胜赖死后辗转跟随一二三四个不同的靠山,以此在狂风暴雨中一路保住自家的传奇人物。在他跟随上杉的期间,为了安抚曾经被他欺骗而生气的年轻的上杉家督,他把自己的次子信繁送过来,美其名曰读上杉的研究生,实际上就是做了一回结结实实的人质。

    对真田家曾经的表现,整个上杉家里就没哪个不生气的。信繁一开始过得相当凄惨,整天被呼来喝去,直江兼续看了也什么都不说,完全一副默认的样子。不过他运气不错,没被折腾几天就见到了(据说一般人半年见不到一次的)自家导师。上杉景胜是个很负责任的老师。不仅免了他被这个那个部下坑害,兴致起了还会带他在身边真的教导他一些东西。

    于是本来是人质的少年信繁,就渐渐地真的做了一回学生。功课是很繁重,景胜一点都不会给他放水,甚至真的要求他写论文答辩毕业。由于对景胜怀有仰慕,信繁颇刻苦了两年,总算是得到臭着一张脸的答辩老师直江先生的点头,在大众的毕业季里真的拿到一份新潟大学的大学院毕业证书。

    第一次看到那份真到不能再真的证书的时候,他问景胜:“真的算是读书啊?我以为只是在修行而已?”

    上杉景胜拿出大学院的聘书往他面前一放:“真不好意思,兼职的教授也是教授。”

    他很少开玩笑,这次眉目柔和地说出这句话当场把小信繁刺激了个透。

    然而在他读书期间,景胜又收了份兼职。这次的兼职是去大阪给一个叫羽柴的警察局长打工。这种无趣的事情让信繁去他肯定不乐意,但景胜却颇有兴趣的样子,甚至直接带了自家的班底去干起了警察的工作。

    真田信繁问他:“我以为您的主业是……”他比了个开枪的手势。

    景胜回答:“现在也是干这个。”他也回了个开枪的手势。信繁绝望地发现自己跟了好些年的导师,竟然让自己完全看不明白。

    信繁既已毕业,上杉家就不再留他了。加上景胜(或者该说直江)兴致勃勃地在大阪买起房产准备在那边常住,信繁就乖乖地回家去了。

    不料他刚踏入大门,就被父亲迎头泼了一盆冰水。

    “我决定跟警察局长,姓羽柴的去混。”他父亲说出一个他听了好几个月听到耳朵生茧的名字,“你去他那里做人质……咳,去他那里读个书吧。”

    信繁觉得难以置信:“我现在要读就是博士,你要我跟警察局长读博士?”

    真田昌幸一脸理所当然:“怎么不行?我查过了,他在大阪大学有教职,一直都没有辞去。虽然专业不太对但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

    于是他又被父亲踢出了门,乖乖坐上巴士去了大阪市。

    他的姐姐和兄长在那里迎接了他。其实信繁有点想问为什么不让姐姐哥哥去跟羽柴某人读博士。不过想想姐姐已经在读(别人家的博士)而哥哥在家里跟着爹做牛做马,还是认下了只有自己能完成这个任务。

    显然他父亲是跟羽柴秀吉打好了招呼的。他刚到大阪没几天,就有人给他送来出愿须知和一系列要用的上的东西。他全部收拢收拢研究了几天,发现其他都还好解决,但里面有个大字加粗的注意事项,上面写着:Beta优先

    信繁感到难以置信:“二十一世纪了,还能这么光明正大地性别歧视?”

    上杉景胜告诉他:“偏好而已。这位喜欢收藏Beta。”

    和自己仰慕的导师坐在一起,真田信繁还是有些紧张的。而且谈的还是一方的老板,和另一方的未来老板。不过最让他紧张的,果然还是这份让他做梦都想不到该怎么解决的要求。

    “我是听说有很多人日常装B啦……”他绝望地捂着脸,“但具体操作法好像都很模糊,我没听到过什么行之有效的法子。唯一一个听上去靠谱的是切掉腺体,但那也改变不了我是……的事实啊!”

    上杉景胜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侧颈:“切掉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改个档案就可以装一辈子,有何不可。”

    “我不要!我的信息素很好闻的,我不想失去它!”

    “嗯……可你要装Beta,信息素就必须要消失的。”

    “我只需要一个可逆的过程。”信繁趴在桌上,“切了就没救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选择这个。”

    上杉景胜看上去若有所思。

    “你的博士大约要读几年?”他问。这句话约等于是在问“你这人质需要做几年?”

    信繁算了算:“最多五年吧……父亲说要在这边扎点根基。我觉得五年足够他用了。”

    “五年啊。”景胜说着,向后靠在椅背上,“我有两个办法,你自己选一个吧。”

    “真的有吗?”信繁激动地飞快坐直了身子,“求您帮我!”

    “封闭针和隔离素。你自己选一个吧。”景胜说着,竟然从衣兜里随手拿出两管针放到他面前,“封闭针三年一针,一针下去三年Beta。隔离素三天一针,伪装相当完美。”

    信繁看得一愣一愣:“这,这么厉害……副作用呢?”

    他又不傻,这种东西肯定会有伤害而且不会是小伤害。权衡一下利用资源才是一个真田应该做到的事情。

    “一般说来,用封闭针的Omega比较多。”景胜说,“Alpha也可以用,就是副作用来得快些,大概三针下去就从此废了。”

    “废了?”信繁喃喃地跟着念,只觉得魂飞天外。

    “嗯,废了。”景胜说,“隔离素的话Alpha和Omega都可以用。用多了容易胸闷气短,再多用些就心里抑郁。不过如果只是五年,应该不会那么严重。”

    “听上去不错。”信繁用指尖拈起那管隔离素,“我就有点好奇,它多少钱一管?”

    上杉景胜随口报了个数字,真田信繁的大脑刻意将那份数字打了个马赛克,在旁边标了个“极度危险”。

    “这,这笔钱要用五年……”信繁觉得心肝肺都凉了,“我爸爸会打死我!”

    “没有办法。”景胜并不客气地指出,“是他要你读这个书,钱他总得给吧?”

    “可是,连学费他都要求我自己弄奖学金!”

    “嗯,那就很困扰了。”景胜突然变得有些心不在焉。信繁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直江兼续站在咖啡店门口,脸色不善。

    “让我好找,您居然在这里喝咖啡。”他清凉的语气让信繁汗毛倒竖,“毛利组长让我跟您说一声,您做的模拟是正确的,他堵到了嫌犯。”

    “嗯。”景胜说着抬起手,兼续步步走来两人十指相扣。信繁无奈地闭上了眼——在上杉家里住了两三年,他早就习惯这样的节奏了。

    兼续在景胜身边坐下,毫不客气地端起他的咖啡,就着他喝过的位置舔了舔,又喝了两口。

    “不如办公室里的。”他这样评价。

    “对谈话足够了。”景胜说着,宠溺地抚摸着Omega的头发,“今天的工作也差不多了。我把这边解决后,一起回家吧。”

    “好。”兼续说。他马上拿出手机坐在一边专心戳起来,看都不看信繁一眼。信繁也只好装作他不存在。

    “所以,我该怎么办?”他乖乖地坐好,一板一眼地提问,就像课堂上的小学生一样。景胜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你有多少钱,能买几管?”问得一点都不避讳。信繁低下了头。

    “五管……”他喃喃地说,“如果跟哥哥姐姐要求支援,可能有七管。”

    景胜“嗯”了一声。兼续从旁边发出一声嗤笑。

    “这还不好说。去买你那七管针,在报名时别填性别栏。然后在面试前一周开始用药。第三管的时候味道也差不多被压制完美了,去考试不会被看出问题。接着开学前一周继续用药,四管打进去,保证能把开学第一周混过去。你就努力试着在一周之内得到他的青睐,让他不至于因为你是个Alpha就把你打出门去好了。”

    信繁惊喜万分:“这样可以吗?”

    景胜长长地“嗯”了一声,怜悯地看着他:“讨好那位不容易,不过你既然是个真田,应该没有问题。”

    信繁觉得心又凉了:“他,他很不好伺候吗?”

    “是他不好骗。”兼续一针见血地说,“虽然真田家演技向来一流,但他也不是平常人物。总之你要最快速度将人征服,不然第二周一到,就是午夜十二点的辛德蕾拉,除了上杉推荐信这个水晶鞋以外什么都不剩了。”

    信繁闭了闭眼。

    “我总得试一试。”他握着拳头站起身来,“父亲交给我这个任务,我不能哭着回去告诉他我做不到!”

    “说得好。”兼续啪嗒啪嗒拍着手,“顺便告诉你,这个药上杉家自己有做,可以给你稍微便宜一点。你可记得不要让老猴子嫌弃了啊。”

    信繁千恩万谢地接过那一盒隔离素走出了咖啡馆的门。离开前他回过头,看到那两人就在刚才的卡座里吻得如胶似漆,店主和服务生都完全不敢看他们的方向。

    “还是这个样子。”信繁感慨一声,抱着盒子向自己的临时住所走去。最大的问题解决了,他也可以继续将其他的东西好好整理整理了。


    那之后他再见到上杉家的人,是在他去考试的那一天。远远的他看到上杉景胜正在和一个矮个子长得细瘦,像个猴儿的男人说话。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他的未来导师,羽柴秀吉。

    他接近几步,听到秀吉说:“……展示的系统模拟要比真正投入使用的简单至少六个隐藏层。”

    景胜回说:“八个。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兼续负责展示,他会做得很好。”

    “是啊是啊,他真棒。如果他是个Beta,我可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去抢人的。”秀吉笑嘻嘻地说着,用力拍打景胜的上臂,景胜不为所动,“你真是运气不错。行了行了,就别杵在这儿了。我今年可有两个看好的学生,只要面试看得过去,就要了。”

    景胜别有深意地朝着信繁的方向看了一眼——信繁都不知道他居然发现了自己躲在这里——说:“您的眼光不会出错。我回去了。”

    他转身朝着信繁的方向一路走来。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信繁只听到一声低语:“闻起来不错。”

    信繁马上又抬起手闻了闻自己的袖子,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打了第三管的隔离素,身上应当是什么味道都没有的。他总算安下心来,朝着羽柴秀吉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哎呀,真是不错的好学生。多谢你的推荐!”

    羽柴秀吉拍打着上杉景胜的肩膀,笑得非常大声。

    “你应该也是很喜欢的吧!就这么给我老猴子,有没有不舍得?”

    景胜冷着脸:“并没有。能给您介绍这样的好学生是我的荣幸。”

    “你也会嘴甜。”秀吉咧着嘴,“过来过来,幸村!给上杉组长看看!”

    真田信繁低着头走上前。到两步之遥的时候听到景胜低低地询问:“幸村?”

    “是的是的,幸村。”秀吉没有发现不妥,“好学生啊,真田昌幸和你,上杉组长,真是割爱了。”

    景胜幅度微小地撇撇嘴,信繁看了出来。

    “你们聊聊吧!我去那边找利家。”秀吉显然有点喝多了,他摇摇晃晃走了开去,“利家,利家——!”

    “幸村?”看到秀吉走远,景胜又一次问出口。

    “啊,是的,真田幸村。”信繁——或者是幸村——红着脸回答,“因为原先的档案里写着Alpha,所以为了第一次报名通过,让父亲做了一份新的。”

    “原来如此,不愧是真田。”景胜漫不经心地说着,像是毫不介意幸村在他面前暴露这样的犯罪事实,“他知道你是什么了吗?”

    幸村低下头:“知道了。他,他一开始不太高兴。后来他的秘书石田先生和助手大谷老师来找我,说他还是很喜欢我的,决定给我提供一生份的隔离素。”

    “怪不得。”景胜指的是他身上毫无味道,“看来他是很中意你了。”

    “看来我做的不错。”幸村微笑,“这样的话父亲也可以安心了。”

    “辛苦你了。以后要在这一窝伪Beta里面混。”景胜毫不客气地吐槽着自己所在的组织,幸村忍不住喷了一下。

    “伪,伪Beta?”

    景胜身边的本庄繁长一声嗤笑:“老猴子喜欢Beta,可惜他就没那个命,他身边的人全都不是真Beta。”

    “这么惨?”幸村瞪大了眼。景胜无奈地点点头。

    “所以我觉得他早就习惯了。直属于他的全体都是伪Beta,隔一层的倒还比较自在。”兼续端着香槟杯笑着说,“三成每次都会抱怨两个一起打针让他很没有安全感。这种。对于局内的恋爱关系来说不太好罢了。”

    “好辛苦。”幸村真心实意地感叹着,“我觉得让别人做自己不好吗?何必非要坚持要Beta?”

    “可能是有些原因吧,我们也不想知道。”兼续凉凉地说着,一只手已经按在景胜肩上,“你也好好享受。羽柴先生的趴体上食物向来不错。我们先离开一下。”

    幸村从他眼神中便猜出他要离开一下是想做什么。

    本庄繁长从一边同情地拍拍他的背:“一直如此,你也习惯了吧。”

    “啊……”幸村无力地说着,听到导师一迭声的“幸村幸村过来让利家看看!”又无奈地向繁长告别,朝着自己醉醺醺的导师一路小跑着过去。

    “您可别再喝了。”他说着帮利家将人扶住。

    “幸好阁下不在,不然明天要被打断腿的!”利家吓唬着秀吉,秀吉只是笑着往他身上蹭。

    “抱歉抱歉,你是幸村吧?你好好玩,我带他下去睡一会儿。”

    前田利家也抱歉笑着离去了。信繁对这个局里的派对感到大开眼界,也没了什么熟人在,只能到一边去吃甜点。

    当然几年后他是完全习惯了这一切的。在跨年会上看着一群人闹成一团。看着秀吉大笑着拍满脸通红的宇喜多秀家的脸,看着直江兼续手上三十多年了总算换上的新戒指。

    他觉得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END


---------------------------------


    就是个设定补充。主要是以前的事情。跟正文其实没什么大关系。反正正文里幸村也没出场。第二部如果有他份也不奇怪,所以提前遛遛少年郎【啥

    搞完这个就没有其他可供胡闹的存稿了。我要去专心挖我的40米大刀惹。ヽ(✿゚▽゚)ノ【喂


    2018-2-17


评论(3)
热度(5)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