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Summary:毛利辉元对于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毫无办法,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看法。


    来谈谈毛利家的那些事……CP大概是三矢骨科,元春隆景×隆元,以及隐藏CP。然后有吉川广家→毛利辉元的关系。战神不会出场的。

    再度强调一下。本文的案情本身真的不重要,就是调查出做药的端掉就好。重点在于五大老的人际关系……我脑残写不好推理系,请不要揍我_(:з」∠)_


---------------以下正文-------------


    ——?年前——


    青年走在大雨中。风声尖啸,手中的伞骨发出声声痛叫。他恍若未觉,一步一步踏着地上浅浅的水坑向前走。路灯的光经过雨幕和伞布的双重阻隔之后,在他脸上投下一层晦暗不明的影子。

    此番离家有些时日了。他想着,也不知道家里情况如何。与对手长时间周旋对他本非难事,不知怎的这时候却突然示弱一般想起家来。青年自嘲一笑,将伞挺得更直了些。

    半年前,他们得到了一个所谓天赐良机,并迎着这个机会做出了天衣无缝的计划。根据计划他来到这里,慢慢织起沾满了泼天杀机的天罗地网。现在,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七成以上。只要再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他自信就可以获得全功,将常年的宿敌打入地狱。

    他知道己方有着绝对的优势,完全不必担忧。父亲的计划向来周密,不会有任何错漏。但不知为何,他心里却有着隐隐的不安,总觉得他们像是忽略了什么极其重要的关键点。

    啪的一声,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小心踩进了个很大的水坑。他苦笑。今晚真的不像自己了,是不是需要放一天假,让自己休息一下调整调整状态呢?

    他正这么想着,身上的电话便叮铃铃响了起来。哗哗的雨声中这铃声像是隔了一层纱一样有些听不清楚,却让他心里突然重重一沉。

    用有点冻僵而不太听话的手指好不容易挖出手机,他将耳朵凑上了听筒。

    “发生什么事了?”

    那边的回应只有急促的喘息,最后终于挤出了一句饱含痛苦绝望崩溃的话语。

    “哥哥没了。”

    那一瞬间,他几乎没能听懂这句话。

    手机和雨伞一起啪啦啦落到了地上,正落入刚刚的大水坑,溅起一幕水珠,就像他眼中开始完全不受控制狂暴溢出的泪水一样。

    就在这一刻,他心里像是黑洞过境一样急速空了下来,然后从此,在他漫长的余生中,都再也没机会被再度填满了。


    ——十五天前——


    “听说因为某人的失误,盗窃案的犯人正式进化为逃犯了?”

    低头看报告的吉川广家抬起头,正好看到安国寺惠琼嘴里吹出一个巨大的泡泡。

    “滚。”他低下头继续看报告,声音冷淡,“轮不到你这个连埋伏都做不好被人发现的蠢货来教训我。”

    “我的埋伏没人发现。”惠琼柔软地说着,拽下贴在嘴角的泡泡糖,“谁知道是不是某人不小心泄露了计划……不对,我不是来奚落你的。是老大叫你过去一趟。”

    五组内部称呼毛利辉元为“老大”,就算是身为堂弟的吉川广家也不例外。广家听到这个消息勉强压住了想揍惠琼的冲动:“我知道了,你可以滚了。”

    他阴着脸拎着报告站起身,将惠琼撞开,大步流星朝着五组组长的办公室一路走去。他身后惠琼好像在嘟囔什么,他完全不愿听见。

    辉元就在办公室门口,看到他来,无声地递过一份通知。广家接过一目十行扫完,怔怔抬起头,和一脸无奈的辉元面面相视。

    “老大,这不该啊……我们的逃犯还躲在大山里呢……”

    “据说牵扯到了非同寻常的人物。”辉元疲惫地说,“总之,就是要你在两天之内追上那个逃犯。结案报告就差抓捕犯人那段就完事了,我发给你。你抓了人去结案,我这边就开始投入新工作了。”

    “为什么不让四组去追?”广家抠着手心,不愿意离开堂兄身边,“前田组长平素被誉为‘犬’,他的追踪能力胜我十倍不是吗?”

    “盗窃案本来就是五组负责,四组只是帮忙而已。”辉元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你若不愿意,这活我交给秀元就是了。”

    “不不不,老大,不是,哥!我做!”广家连忙开口,“五组的功劳不能让四组抢了去。”

    辉元点点头,转身要进自己的办公室。广家叫住了他。

    “可是,这个所谓联合任务已经有四个组加入了,为什么连我们都需要被拉进来帮忙?”

    辉元沉默了几秒,别开眼:“这不是你该问的。上面有指示,我们照办。就这么简单。”

    “哥!凭什么啊!事事都听那个死猴子的,您可是毛利的家督!”

    辉元冷淡地说:“我是他的下属。你是我的下属。你听我的,马上去工作。多余的事情全不要管。”

    广家攥紧了拳。但是毛利家的人从小被教导要听从家督,他完全不敢多说一句,只能挤出一声“明白”,转身大步离开。


    ——十年前——


    “三年一针封闭。那老爷子真是狠心。”

    毛利辉元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摆弄手里的针剂。他被绑在身后的椅子上,手脚无法动弹,姿势十分别扭,浑身上下都在酸痛。面前的绑架犯戴着面具,走路的姿势活像个企鹅,让毛利家的贵公子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针剂打多了会让Omega彻底失去生育能力。”绑架犯“啧啧”地摇晃装满了蓝色液体的注射器,“我算算,就算是从你祖父没了的那年起算,你戳这针少说也有四次了吧?让我想想啊……上一个用药过度报废的Omega,好像只打了五针的样子。”

    辉元充耳不闻,就像这人的话和自己毫无关系一样。

    “老爷子真狠呐……你是他的长孙,毛利家的家主。你再打一次这个针,毛利就断绝了。你这么听他的话,你父亲知道吗?”

    辉元闭上了眼。

    他已经几乎记不清父亲的长相了。家里没有父亲的照片。管家解释说是祖父无法承受看到已经死去的心爱长子。但辉元知道,看不得父亲的脸的不是祖父,而是自己的两个叔叔。

    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对他的宠爱是有目共睹的。同时,这两人无法直视他的脸,这是辉元很早就发现的一个秘密。

    可能是因为他虽然不是父亲的翻版,但总有些地方带着那个影子的缘故吧。

    隆景亲手给他注射过蓝色药剂。在他因为药物反应喘着粗气发抖的时候隆景死死抱着他,在他耳边不断地说,“你是哥哥的孩子,你什么都不能怕。”

    他当然是怕的。倒不是怕毛利家绝后,因为其实是不会的,他祖父什么备用计划没有,第一针打下去之前他就把能备份的全备份了一遍。他就是怕叔叔们透过自己看着父亲,然后要求自己什么都做到和父亲一样完美。

    他不认为父亲有多完美,但他叔叔们这么认为,他就不能反抗。他父亲是个Omega,能完美克服任何问题的Omega。所以哪怕是三年一针的封闭针打了十多年将自身的性别给废了,他也要做到和父亲一样好才可以。

    说实话那有点恶心。不过他也习惯了。他自认为做得还不错,完全没有对不起父亲的任何地方。

    他闭着眼慢吞吞地回答:“他知道。是他教我要听祖父的话。”

    那人果然生气了:“真是个好儿子啊,毛利隆元……不仅自己是个好儿子,还能教出一个好儿子……”

    辉元不懂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怨念父亲是个好儿子。大概是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对方恶狠狠地举起了手中的注射器:“别高兴太早了。这是第五针,打下去你就会彻底废了。”

    辉元慢条斯理地问:“所以你大费周折地把我绑来,就是为了让毛利家绝后?”

    算算时间,三叔和广家也差不多能找到这里了。这人下手忒慢。辉元在心里吐槽他。

    “没错!”对手桀桀而笑,“我和那家可是多年死敌,万没有让他的血脉流传的道理。但是杀了你的话会被小早川隆景全世界追杀,所以只能用简单的方法来解决。”

    “那家?”辉元睁开一只眼睛,“啊,你是说大内吗?我和他们没什么关系。祖父一直强调,我是毛利家的孩子,和别家毫无关系。”

    “我管你祖父怎么说!”对方的脸大概在面具里扭曲成了一团,“毛利隆元和大内的关系,我还能不知道?”

    “我想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来了。辉元松了口气。绑架犯惊恐回头,看到小早川隆景拿着枪稳稳指着他的脑袋。

    “我哥哥是毛利的家主。他的孩子当然是毛利的嫡流。”隆景冷冷地说,“仅仅因为你的妄想就伤害我的侄子,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

    绑架犯沉默几秒,突然嚎叫一声:“你别想阻止我!”手起针落将注射器戳在了辉元腿上。辉元倒抽口气。同时隆景的枪响了。砰的一声,绑架犯的人头就在辉元眼前爆成了碎片。

    辉元毫不在意自己被血和脑浆喷了一身。他只是不断抽着气。这家伙打针的技术真烂,针不知道戳到了哪根神经,疼得他几乎要发起抖来。隆景大步跑来将针一把拔掉,里面的药剂并没有来得及进入他的体内。

    “没事了,辉元。三叔在这里。”

    毛利辉元闭了闭眼,再度睁开之后又是乖巧可爱的叔叔们的侄儿。

    “我知道三叔一定会来的。我没事,他又没能得手。”

    隆景想将针扔掉,辉元却开口阻止了他。

    “别扔啊,三叔。药剂是真的,我亲眼看着他从正规的瓶子里抽出来的。不要浪费了,打进去算了。反正,这个月我就该注射了。”

    “辉元……?”隆景看着他。辉元没有回视,一味地别着眼。

    最终隆景叹了口气,将他手腕上的绳子解开,并把针放到他手里。

    “辉元大了,自己决定吧。”隆景疲惫地说,“你是家主,这个决定也该是你来做的。”

    毛利辉元咧嘴而笑,并将针稳稳地,准准地,推入了自己的左手手肘处。


    ——十三天前——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他没有回头,将手里空烧着的烟按进了旁边的烟灰缸里。对方走了过来,站到他旁边,看着眼前的城市景色。

    “怎么,不下去吗?”来人轻笑,“三组那里据说有了新的进展,一组也黏上了南部,就等线索出现。晚上准备开会讨论。”

    “这事,不带上我也没什么问题吧。”他回过头, 依稀能看出不曾被岁月掩去的少时风姿,“一组长于捕捉嫌疑人的蛛丝马迹,二组专精现场勘查,三组的直江玩数据玩得炉火纯青。就算只有三个组,这次任务也不会有问题。我不理解你让我和毛利加入他们的理由。”

    “理由啊。”那人装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大概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凭他们三组解决不了这件事吧。”

    “又来了。”他低头笑,“不知道你的‘直觉’都是哪里来的,虽然它总是对的。”

    “我相信我最好的朋友一定会成为关键人物啊。”羽柴秀吉眯着眼睛笑。每次他露出这样的笑容,信长总会一拳打在他的猴头上,而利家就会觉得头痛。

    “所以,你想让我做什么呢?”前田利家正色问,“这个时候你特地来找我,一定不会没有特别的理由。难不成快要年底了,这会儿想要约我去你家里过年?”

    “那也不错,豪姬会开心的。”秀吉掏出一个金光闪闪的扇子,在冬日的寒风里装模作样地扇扇,得到了利家一个鄙视的眼神,“但是不行,法务大臣阁下已经将大晦日和正月全部预定了。我和他一起去岐阜。”

    “那位居然没有叫我。”利家当然没有抱怨,“德川先生也去?”

    “他说他要去非洲晒太阳。”秀吉说,“所以阁下决定退而求其次,找我这个猴子陪他过节。阁下亲自开口要我全家都去,所以豪姬今年就陪我去岐阜啦。阿松不会生我气吧?”

    “她大概会有点失望,所以你最好在正月假日结束前带着全家来我这里一趟。”利家推了推他,“行了,我知道你来找我一定有正事,说吧,我听着呢。”

    秀吉将手肘靠上天台的栏杆,用扇子抵住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

    “上杉难得开口要求了,所以我同意了。”他斜眼看向利家,“他说他要亲自去挖犯人的老巢。”

    “什么!明明是我最擅长这个!”

    “是啊我也知道这个。但上杉十分坚持。你也知道,他很倔。”秀吉耸耸肩,“所以我就说,‘行,没问题,你去。条件是把直江借给利家用两天。’”

    “哇,你这是打劫啊。”利家惊叹。

    “是吗?”秀吉又斜眼了,“可他同意了。”

    “怎么可能!”利家大惊,“三组铁得声名远播,你到底说了什么?”

    “良心,又左,良心。”秀吉痛心疾首状,“我什么都没说,提出条件后他说好,就这么简单。所以我来找你,告诉你我给你找了个助手。”

    “奥村会非常,非常不高兴的。”利家苦笑,“我觉得你把他弄我这儿来,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当然不是。”秀吉突然严肃了声音,“又左。我想要直江。你帮我用这两天时间,好好劝劝他。”

    “不该啊,他不是Omega吗?”利家一脸惊奇,“我以为你只喜欢Beta。”

    “谁说的,你难道不是Alpha。”秀吉露出一个坏笑,“虽然现在你所有的文件上写的都是Beta,但别忘了改你文件的是谁。”

    “是啊是啊,是你,都是你,我可感谢你了。”利家干巴巴地说,“但直江不是已被标记的Omega吗?你要来了也拆不开他们吧。”

    “谁说的,他没标记。”秀吉嘿嘿笑,“要不是有体检报告单我也不敢相信啊,他们那么黏,居然是没有标记的关系。”

    “Beta没办法标记Omega,是这样的原因吗?”利家猜测。

    “谁知道。上杉那家伙日常面无表情的,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总之这次我是得手了。又左,你可要好好干啊。两天,只有两天,你可要多给他洗洗脑!”

    “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两天?”利家大翻白眼,“你真以为他们那种活了三十多年谈了三十多年的关系,我能用两天就拆了去?”

    “没办法,我的好友当然会全力帮我。”秀吉对着他扬起眉,“如果实在是拆不了也没办法,我当然不会强求你啦……”

    谁说的,你脸上写满了“我偏要强求。”利家觉得浑身乏力。

    “所以?直江借来了,你给四组的任务是什么?总不能我把人抓过来放进办公室,就那么给他讲上两天两夜吧?”

    “当然不是啦。”秀吉摆摆扇子,“他会在你那里继续做数据分析。四组擅长千里追踪,这一次他会帮你们分析可疑的药厂位置,又左去搜查就是了。”

    “不是说让上杉……?”

    “他说要端老巢,药厂又不是老巢,顶多算个实验室。”秀吉说,“先从实验室里找出更多的线索,再交给直江做进一步的分析。秀家那边车站已经挖地三尺没法再搜出别的了,所以二组也会帮你去搜药厂,要好好合作啊!”

    “好你个猴子。”利家假作生气,“你这是要累死我!不仅让我给你做说客,还让我给你带孩子!”

    “能者多劳,能者多劳嘛!”秀吉已经窜出十米远,满脸堆笑,“我相信又左什么都会做好的!”

    “信你才怪!”利家对着他跑路的背影大叫一声,慢慢抬起手扶住了额头。

    “麻烦了啊,秀吉……”他喃喃自语,“带孩子就算了,让我拆那对,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


    “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黑影站在沉睡者的床边,望着睡着的人森森地笑。

    “我爱你啊……一直都爱着你。以前没办法和你在一起,但现在可以了。我可以合理合法地拥有你了,你高兴吗,吾爱?”

    沉睡者并没有听到那状似疯狂的爱语,依然沉沉地睡着,恍若死去。

    “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会生十个八个小孩。”黑影用梦幻一样的声音继续着疯狂的告白,“我们的孩子会很可爱,会像你一样聪明,像我一样好看。或者像你也好,我会宠爱他们,会让他们幸福快乐地成长起来……”

    “所以不要急,不要急,吾爱。我们一定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直到我死的那一天为止……”

    “我们会在一起的……”

 

    TBC


--------------------------------------


    利家是Alpha。他为什么要改文件,以后会有明确说明的。

    辉元是Omega。他打封闭针的理由以后也会有的……总之他因为叔叔们的怪异的期待有些不对劲,不过整体上他还是很正常的啦……之后他还会出场的。至于他爹是谁……嘛,他爹当然是毛利隆元啦。【

    下一章是秀家和兼续的主场。往后上杉的戏份应该会比较多了,请不要介意,我忍到现在不容易了【喂!

    顺便,上杉景胜借出兼续是为了兼续,完全没有拆CP的打算,请不要揍我【抱住头蹲下


    2017-11-30


评论(11)
热度(9)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