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Summary:德川家康不能理解的事情很多,对某个人过于执着算其中一件。


    前篇《收集癖的错误收藏》的后续。五大老群像。无肉欺诈型ABO文。

    当然案子什么的不是重点啦。本文的重点在于,这五个人到底是为什么都要装B【?

    本章CP是家康正信,秀家明石,景胜兼续。其他仁者见仁……我的尿性,CP应该都是主从组,你滴明白?【被打


--------------以下正文-------------


    ——十六天前——


    “那个时候,岳父是真的想杀了我。”

    德川家康理解地点点头,满脸适当的哀伤与隐隐的鼓励。对方像是感受到了他的诚意一样,完全控制不住地滔滔不绝起来。

    “他嫌弃我妻子是个Omega。”男人抱住头,“他一直觉得,Omega不适合继承他的家财。但他又没生出Alpha或者Beta。哪怕我和妻子都很能干,他也一直厌恶着我们。”

    家康点头:“是的,上一辈是有些这种顽固不化之人。现今是少得多了。”

    “唉,那是好事啊,社会进步。”男人吸吸鼻子,“可当时岳父完全是个老顽固。我和妻子结婚好几年了,他突然就生了个儿子。虽然不知道这孩子未来会是什么,但总比木已成舟的Omega继承人更让他期待。”

    “所以,他打算排除你们?”

    “是的。那时我和妻子在公司里人脉已深,可他不惜伤筋动骨也要把我们赶走。爱君是我好友,看不下去,就公然站起和岳父对立。”

    来了。家康想着,暗暗挺直了背。这就是他不惜坐在这里听了半天这男人没用的唠叨也想知道的情报。如果这人能全部说出来,当然是最好的。省得自己再继续装模作样地引导他往这个方向去。

    “我们和岳父对抗了很是一段时间。我妻子伤心过度,加上怀孕的时候心思过重,居然就那么没了。我抱着刚生下的孩子不知所措的时候,也是爱君一直站在我身边支持着我,我才没有倒下。”男人舔舔嘴唇,“那段时间真是难熬。我被岳父挤得在这里没有立足之地。岳父连初生的孙子都不顾,只想让我滚出那座城市。爱君带着我们东躲西藏,度过了最艰难的几年。”

    “想必你们在共患难的时候铸下了深刻的友谊。”

    “是啊,是啊。爱君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警官,您可一定要抓住害他的那个人!”南部信直揉着眼睛,“那之后发生了不幸的事情。岳父的小儿子突发急病夭折了,还没有到分化期。岳父伤心过度也没了。我是南部家最后的合法继承人,所以就继承了这个财团。”

    “真是辛苦您了。”

    “唉,都过去了。我和爱君想着,既然都成了家主,就要好好做,不能辜负我妻子的期待。去年我们刚通过努力拿到奖励,现在却发生了这种事……唉!”

    “还好不是什么严重伤害。我想,只要心境放宽些,北信先生会振作起来的。”家康慢吞吞地安慰他。

    南部信直闭了闭眼:“我也希望他能振作起来。毕竟,现在社会也进步了,我岳父那种人也少了。我当然也不会拦着他来工作……”

    家康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击着:“自然,自然。南部财团在这方面一直都是业界领先的地位。我们都是知道的……就拜托您多开导开导北信先生了。”

    “我一定尽力。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南部信直说出“朋友”这个词的时候嗓音微微波动了一下,家康装作没有发现,依然笑容可掬。

    “这么说,您也是不清楚到底是谁会有动机如此坑害北信先生,是吗?”

    南部想了想,摇了摇头。

    “我想应该没有。如果是竞争对手,把他变成Omega有什么用呢,还不如把他扔到海里给我的打击更大。除了这方面,我也想不出爱君有什么感情方面的纠葛……虽然我比他小很多,但我认识他也有二十年了,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的。”

    家康扬了扬眉:“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吗?”

    “是的……妻子曾经想过给他介绍一个,但他拒绝了。我只希望他开心,有没有和一个Omega结婚倒是无所谓。”

    家康停顿了有好几秒:“您真是个好友啊。这样吧,我们回去继续调查,您呢,这两天在开导北信先生的时候再回想一下有没有仇人。有什么消息我们会联络您,请您也务必帮忙。”

    “一定,一定。”南部擦着眼角,亲自送家康和一直杵在一边一声未吭的本多正信出了自家的大别墅。


    “你觉得他说的是实话吗?”

    走出了别墅监控的范畴,家康的脸色便瞬间冷了下来。本多正信依然挂着自己的招牌笑容,听到家康的问话也只是眯眯眼。

    “不是。”他果断的说,“他说的话,看似都是实情,但确实都绕过了我们想要知道的‘那个维度’的真相。”

    “不愧是正信。”家康大步走向自己的车,对着等在车旁的本多忠胜挥挥手,“我也是这样想的。你觉得南部信直怎么样?”

    本多忠胜给他打开车门,家康舒适地坐了进去。本多正信跟着坐到他身边,忠胜将门关好,绕过去打开了驾驶位的门。

    本多正信帮着家康绑好安全带,一边微笑着回答:“我认为他目前是最可疑的人物。但他想必不是药物的发明人。”

    “我也是这样想的。”家康说着,不自觉将手指塞进嘴里,被正信拉开,“北信爱有全国武术大赛的名次,想必身手不差。在车站要想将这样一个人强行带走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果然只有熟悉的人才能在不让他猜疑反抗的情况下带走他。南部信直,不就是他最信任的人吗?”

    “那么,我们就从南部先生开始查起?”

    “就这么做吧。”家康将姿势调整到最舒适的位置,“事情都过去两周了,宇喜多那小子在车站趴地板想必不会有什么收获。我先回去休息。回头你去找三组的直江讨论一下。我觉得吧,这种事情,也就上杉能拿出一些没人能想到的点来入手了。”

    “我知道了。”本多正信微笑着,帮他调好眼罩,“您安心睡,到了家,我们会直接把您送上去的。”

    “果然你们最可靠了。”家康说,“记得给法务大臣阁下的秘书打个电话,说我明早去拜访一下。”

    本多正信知道他想找有关南部信直的信息,便点点头记下:“我明白了。”

    家康微微一笑,便不说话了。很快,车上传来了他阵阵的鼾声。


    ——?年前——


    少年咧嘴一笑。

    “实话说,你该担心你自己才是。”他伸了个懒腰,在清晨的阳光下像矫健的小鹿,“如果你是个Omega的话,难道不会被那谁嫁给他儿子吗?”

    他浑身一抖:“我,我才不要!”

    “这种事,还由得你吗?”少年凑了过来,双眼透亮,“我可是想帮你。想要我帮忙,就说出口。”

    “我,我……”

    “我什么我。”少年有些不耐烦了,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叶,“再不决定我就回了。记得婚礼的时候给我发一份请帖。”

    他吓得一抖,终于端不住了:“不,我不要!请您帮我吧!我一生都会感激您的!”

    少年回头,满脸都是得意的微笑。

    “这可是你自己要我帮忙的。”


    ——十三天前——


    “我交叉搜索了一下近十年来的失踪案件,和各地的药厂收支。”

    直江兼续腰背挺直,坐在三组性能超群的电脑前,头也不回地敲打键盘,调出一行行数据。本多正信站在他身后,皱着眉迅速跟上翻页如飞的数据列表。

    “对比结果表明有几个地点发生的失踪案比较可疑,我正在重点盘查。”兼续漂亮的眉头皱得死紧,“这期间我发现这几个地点发生的无头失踪案的失踪人,三个性别都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这些人的共同特征是,长相都很好看。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这药物应当也能使Beta顺利转换为Omega。”

    “想必那位大BOSS不会喜欢这个药物。”本多正信随口吐槽一句,“所以,你怀疑这个犯人,抓走这些人是为了……”

    兼续点点头,又噼里啪啦地调出一堆照片:“不论男女,还是亚性别如何,都是秀丽的长相。虽然这一次的北信先生有点……但如果您说的没错,那北信先生就是特别情况了。”

    “如果我们的猜测是真的,北信先生就真的有点惨啊。”正信感叹,“如果北信身上有药物残留就好了。可惜啊,什么都没剩下。医生快把他的血抽干了,硬是查不出一星半点来。”

    “说明这个药物很可能不是化学药物啊。”兼续转过头,一双漂亮的眼睛闪烁着光彩,“你想想,北信以前是完全的Alpha,没人会从十五岁起伪装自己是个Alpha,伪装一辈子。这些报告单哪里的都有,不可能每一个都顺利造假。但他现在的报告,怎么看都是个Omega。连器官都开始发育出来了。”

    本多正信想起那两个新拍的彩超照片,觉得牙疼。

    “发育器官说明他的基因已经被改变了。”兼续说着,头也不回地敲两下键盘,一个双螺旋DNA图片出现在屏幕上,缓缓打转,“所以我和上杉先生想了半天,只能得出注射进去的是纳米机器人这种结论。通过绑架RNA,逆转录到DNA上,从完全性高的细胞开始再改到每一个细胞,两个星期的时间算是短的。”

    本多正信只觉得浑身发寒。

    “到后来机器人的数量已经不重要了。它们搞出来的RNA已经遍布全身,见一个改一个。最后就,砰!变成了完全彻底的Omega。”兼续声音毫无波动地说出了吓人的话,“DNA改完之后,出现了新的RNA,将这些DNA表达出来……就开始发育器官了。北信先生的新器官很稚嫩啊,您有没有看他的体检报告单?”

    正信点了点头。

    “所以现在切掉并切断基因表达还来得及。”兼续无情地指出,“应该把这句话告诉南部先生。那样您想知道的问题的答案大概也会出现了。”

    本多正信竖起拇指:“聪明。多谢。这真是个好主意。我明儿去见他。”

    这时办公室的门滑开了。本多正信反射性地抬头,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高瘦男子走进来,看到他眼神一凛。

    “上杉组长。”正信连忙打招呼。兼续也迅速站起。上杉景胜对他们摇摇手,自顾自取下自己的围巾挂在衣架上。

    “没什么大事。”他清冷地说,“兼续向我汇报一下进展。”

    本多正信知道自己已经太多余了。他连忙告退,冲出办公室。门合上的前一秒,他听到里面传来兼续的一声温柔到骨子里的话语。

    “欢迎回来。我正要找您。”

    大门无声地合拢。


    ——十四个月前——


    “阿豪,你每天看狐狸看不够,还非要买这种画着狐狸的抱枕放得满房间都是。不腻吗?”

    宇喜多秀家跟在羽柴豪姬身后,看着她在店里上下挑选各种搔首弄姿的狐狸,大感无聊。

    “怎么,你烦啦?”豪姬头也不回,只有铃铃的声音从货架旁响起,“烦了就回老宅去。秀赖正是换尿布的时候,去帮忙啊。或者大哥最近要写的好多,你去帮他嘛。又不是我用枪逼着你陪我来的。”

    秀家几乎想哭:“大小姐……不要这样欺负我啊。我,我刚刚开始工作,需要多积累威信的……”

    “你还要什么威信?”豪姬抱着一只肥乎乎的黑狐狸抱枕回头,“你的部下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你的地位是我父亲给你的——虽然他也算你父亲啦。你只要按部就班地工作,总有一天会立起自己的大名的,现在非要急于一时吗?”

    秀家叹气:“我也不知道……就是,最近总觉得部下好多人都不服我。老爹总是笑,说我想太多。”

    “父亲说的应该没有错,你是想太多了。”豪姬断言,“你怕什么啊?你是组长,他们就算不乐意也得好好听你的。如果他们犯事儿,你让父亲罚他们不就好了。”

    “说的倒是容易……”秀家垂头丧气。

    “也许你需要的是一个优秀的副手。”豪姬若有所思地背靠上货架,“看德川家康就有本多,们。上杉有直江,毛利有小早川。哦对还有吉川。爸爸有奥村叔叔。父亲有你们。你需要一个副手。”

    “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从哪里找一个这样优秀的副手啊?”

    “你没有青梅竹马,也没有好叔叔,所以这就有点不容易了。”豪姬将下巴埋进了狐狸抱枕里,无意识地吸着,“我要养狐狸,不想做警察。大哥已经是律师了,而且谅你也不敢让他给你做副手。秀赖还小呢。连兄弟姐妹都指望不上了啊……你有同学吧,他们怎么样?”

    同学啊……秀家突然想起一个模模糊糊的背影来。那个人也出国有好几年了吧。如果还能再见到他,自己该说些什么呢?

    他正想着,突然看到橱窗的那边走过一个人。那人的侧脸太像刚刚出现在他脑海中的那个身影,秀家尖叫起来。

    “就是那个!”他喊着向前冲,完全忘记了货架就在自己眼前。豪姬也尖叫起来,两人撞作一团,带倒了一片货架,狼狈不堪地摔在了一大堆狐狸的包围之中。

    秀家勉强抬起头来的时候,明石全登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了。

    豪姬的声音将他拉回了魂:“喂!你还要压到什么时候!快让开!我让大哥揍你!我让爸爸揍你!”

    秀家连连道歉,对豪姬,对店员,又垂头丧气地刷光了卡来赔钱并给豪姬购买狐狸抱枕。还在秀吉的威压下不得不同意负责豪姬去北极看北极狐的机票钱。

    只不过那个一闪而过的侧影,还是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执念。


   TBC


-------------------------------------


    作者的高中生物不是用汉语学的,用错词了请不要揍我。【抱头

    北信爱真的曾经是Alpha啊真的是。他就是被坑了变成了Omega……名侦探家康先生会帮他破案的www

    本来想解释一下某个人为什么要装B的,结果发现某人和某人还有某人关系太深了这几个人装B的理由应该都是相关联的,那就之后再一起揭示吧……虽然这里已经解释了一个啦www下一章看看毛利家的事情。


    顺便,旧历弘治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是上杉景胜的诞辰。就在这一天让他出场作为庆贺吧ヽ(✿゚▽゚)ノ【被打死


    2017-11-27


评论(3)
热度(4)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