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Summary:秀吉喜欢Beta,所以他收集Beta。可是,他收集到的Beta真的都是Beta吗?


    这就是大家一起装B的故事。

    多CP。又多又乱到列不完所以不列了【喂?】二设遍地,ABO与攻受不是完全相关。不会开车的欺骗性质ABO。

    五大老中心,年龄私设。……警告:五位的任何一位的脑残粉绝对无法接受任何黑的话就,不要点开【捂脸


-------------以下正文------------


    ——三年前——


    “恭喜您正式加入我们。”

    猴脸男露出一个微笑,细瘦到犹如竹条的手指将几张纸轻轻推了过来。略发福的男人从桌子另一头挑起纸张,嘴角也带着笑。

    “辛苦您亲自为我办理入职手续。”他的笑容很有些憨厚味道,“我很荣幸能够加入您……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对方十指扣起,眉毛上扬:“哦?请说,不要客气。”

    “哈哈,那我就问了。”他在椅子上扭了两扭,木椅发出一阵不祥的吱呀声,“咳,我就是想知道,您到底是为什么会对我有兴趣的?”

    “什么?”猴脸男的眉毛越抬越高,几乎要飞出毛发稀疏的头顶,“当然是看重您超群的能力啦。这还用说嘛!哈哈!”

    他不为所动,继续微笑:“您手下能人辈出,并不少我一个。而和我同等条件的候选人也不是不存在。为什么,您偏要用自己那么漂亮的金色肩章来换我加入呢?”

    对方慢慢敛下了眉,随即又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您可算是问到了关键词……我对您感兴趣的最大原因,就在这里啊。”

    细细的手指摸索过来,在他的基本信息表格上轻轻敲了敲,笃笃有声。

    “这个,就是我希望得到您的原因了。”

    他连忙低头去看。猴子一样细瘦的手指撤去,只在表格上亚性别一栏上留下了一道月牙形的指甲痕。里面填写着的是他不用看也知道的内容——“Beta”。

     

    ——十七天前——


    “啊——烦死了。”

    宇喜多秀家大声说着,将外衣一抛,倒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明石全登见怪不怪地走过来,收起他的外衣挂好,又端来了牛奶给他。

    “全登最好了。”年轻人咕哝着舔牛奶,像只小猫,“有什么工作吗?我快无聊死了。已经半个月什么活都没有了。”

    “今天也没有什么需要您的工作。”明石敛目,“听说五组在追盗窃案,被失主催到劳心劳力,您就别抱怨自己没工作了。”

    “毛利和他的部下们连内部关系都搞不明白,还追什么案子。”秀家咧嘴笑。一滴牛奶从他嘴角滑下,明石的手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伸出去给他擦掉。

    “但他们至少还有个现场去翻啊。”秀家自己舔掉了那滴牛奶。他大概是从明石的动作里看出了这滴遗漏,“我已经要发霉了……上次那个谋杀案结案都快二十天了,我居然有点怀念写报告的日子了!”

    “恕我直言,报告都是在下连夜改的。”明石苦笑,“您若是真的受不了了,可以去跟一组问问要不要帮忙。听说那边在抓一个逃犯。”

    “才不要!”秀家挥舞牛奶杯,奇迹一样地一滴都没有洒出来,“追捕逃犯最烦了,让一组干去。他们不是传说中最有耐性的一组嘛。我最喜欢勘察现场了,事后的抓人如果是‘开门你被包围了’的那种——”他比了个开枪的姿势,“——还能过把瘾。跑去北海道九州追一个犯人,太累了吧!”

    “您该认为我们没有工作说明大阪府最近很安全,犯罪率低——”

    “才不是那回事,你知道的。”秀家露出一个暗沉的笑容,几乎不属于他的那种阴暗,“我们这群人负责的都是些什么工作,正常的案子递不到我们头上。归我们的,呵。”

    他没有说完,但明石懂。副手局促地点点头:“抱歉,您说得对,是我想太简单了。”

    “你没有错,道什么歉。”秀家伸了个懒腰,又变回了平日里没心没肺的表情,“其实要不是豪姬让我陪她去乡下找个什么草什么果实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这样没事干啊。下个月她打算去中国看那边一个什么品种的狐狸?那时候就算没活,我也开心些。”

    “羽柴小姐带您出门,您不开心吗?”

    “哪能开心得起来呢!”秀家挥手,“她倒是翻山越岭跑得欢快,我在后面快被累死……跟她去野外考察还不如给老大抄法律文书——”

    他抱怨得正欢,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敲响了。秀家说“进来”,进门的小警员结结巴巴地说:“队长,BOSS叫您过去一趟。”

    秀家说:“知道了。”他将牛奶一饮而尽,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伸伸腰挥挥拳踢踢腿,对着明石全登一笑,“哈!刚抱怨无聊就有工作来啦!全登,等我回来带你去浪!哈哈哈!”

    他欢快地冲出房门。明石摇头叹气,将桌上的杯子拿起来,走向了清洗台。


    “老爹!叫我什么事!——啊,对不起对不起,德川先生,我不知道您也在!”

    秀家在秀吉的办公室门口连连道歉,坐在秀吉对面的德川家康憨笑着摇头,表示无妨。秀吉挥手示意他坐下。

    “老爹,叫我来是有新案子给我吗?”秀家坐到秀吉对面的第二张椅子上,一脸跃跃欲试。秀吉笑了。

    “啊,对。是这么一回事。”秀吉说着指指家康,“我刚刚还在和德川先生讨论这件事。我们都觉得这次的事情非同寻常,很有可能需要多组联合才能完成。”

    “哇,听起来像是个大案子!”秀家挺直了背,两眼放光,“是一组和二组一起负责吗?可是,一组不是在追捕……?”

    德川家康微笑:“在下追捕的逃犯跑去了北海道。三组在那边有联络,所以已经移交工作。”

    秀吉摆手:“不只是你们,三四五也都要加入的。五组那个盗窃案据说已有了眉目,我让又左去帮他们抓人,应该两天之内可以结案。三组在北海道的布置已经开始,最迟后天也会有消息的。那些事完了之后他们会加入你们。我先把案件给你们讲讲。”

    秀家挺得更直。家康也微微坐正了身体。

    “这事……唉,怎么说呢?”秀吉竟罕见地叹起了气,“说实话,是很棘手的事情。”

    “怎么呢?”秀家好奇极了,“‘我们’不就是为了‘棘手的事’才存在的吗?”

    “这个比一般的‘棘手’还要棘手啊。”秀吉捂着额头痛苦呻吟,“今早,法务大臣阁下给我来了电话。”

    “什么案子,能让那位都惊动?”秀家瞪大了眼。家康轻咳一声。

    “你们先看看这个。”秀吉说着递过一张照片。家康接过,秀家凑上去看。上面是两个男人站的很近,勾肩搭背。其中一个人秀家一秒就认出来了——是去年被表彰的企业家南部先生。

    “南部?不,受害者是另一位。”秀吉说,“这位先生,名叫北信爱……咳,和南部先生算是友人吧。”

    “他死了吗?”秀家脱口而出。家康暗暗摇头。

    “什么?不,没死。”秀吉苦笑,“他当然没死……但是。嗯。这么跟你们说吧。这位北信先生,在他十五岁至今的三十多年里,每一年的体检结果报告单上,他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Alpha。”

    “……然后呢?”秀家还是没忍住,“难不成他变成了一个Beta?”

    秀吉捂住了脸:“不,他变成了一个Omega。”

    “什么?”这一次,家康和秀家两个人都没能忍住这一声惊呼。

    “这怎么可能呢!亚性别不可改变难道不是常识!”秀家大叫。

    “您确定没有搞错吗?”家康迟疑了几秒还是忍不住问。

    “这位北信先生在前天傍晚,在南部先生家门口被发现。他当时倒在地上没有反应,着急的南部先生找来私人医生给他检查,结果医生查了两遍,又是抽血又是检查身体,都只能得出他是个完全彻底的Omega的结论。”

    “可,可这怎么可能……”

    “昨天法务省和警视厅都派人去做了更详细的检查,得出的结论和那位医生的一模一样。”秀吉将两张报告单推过来,“就像是,这位北信先生从一出生起就是一个Omega一样。”

    家康拿着报告单连连惊叹。连他都能如此失态,说明了事情有多么古怪。秀家扒在家康的椅背上一目十行扫过报告单,又抬起头看秀吉。

    “可是,亚性别不是……完全无法改变的吗?”

    “显然,它现在可以了。”秀吉面无表情,“北信先生十分坚强,醒来之后就在积极配合调查。但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说,他最后的记忆是两周前准备去东京,正在去往车站的路上。下一段记忆就是在南部先生的房子里醒来,中间发生了什么他完全记不得了。”

    “也就是说,从被害者这边是什么都查不出来的了?”家康翻着体检报告,仔细查看着各项指标,“这里,医生检查了他的身体,提出他身上有几处不明针孔。”

    “血液里提取不出除了纯纯的Omega信息素以外的,其他不应存在的东西。”秀吉说,“我怀疑是有什么特制的药物。但是两周之内能把一个Alpha完全变成一个Omega,这药物,说实话,有点可怕。”

    家康没有说话,反倒是秀家咧嘴一笑。

    “我知道我知道,”他句尾上扬,“我知道您不喜欢Alpha和Omega,只喜欢Beta!”

    “胡说,这不关我的喜好。”秀吉呵斥着,脸上倒是露出了猴儿一样的笑容,“总之,大臣阁下亲自关注这件事,我怎么也得赶紧解决了它。二组喜好勘察现场,就去北信先生说过的那个车站搜查。一组嘛……”

    他看向家康。家康缓缓从报告单里抬起头:“我认为,我需要再去见见这位北信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能见到南部先生就更好了。”

    “当然,”秀吉笑眯了眼,“我会安排。”


    ——半年前——


    “新闻里说,南部信直成了什么优秀企业家。”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靠在窗边的男人。男人望着窗外,自顾自地继续说着话。

    “自从秀吉收编你们几个以来,东北和九州总算可以欢快地争夺全国冠军了啊。”

    他憨笑:“我可志不在此。要说的话,还是伊达最上岛津有点可惜。上杉侧重农业,毛利侧重渔业,宇喜多……更是十多年和商界扯不上关系。我们几个就算加进去,也不能和南部家来争这个啊。”

    男人的侧脸该死地好看,在窗外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如梦似幻。

    “秀吉那些个恶趣味,他非要收编你们的理由,你还能不知道吗?”

    “当然是,知道的。”他低头,微笑,“但是,我们难道不都是表象吗?他收编我们,是真的因为兴趣,还是因为别的呢?”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男人说着回过头来,眼角眉梢都含笑,“他从来不把这方面的事情告诉我。不过下次如果他还想收编谁,我可准备亲自去揍他的猴头。”


    ——十四天前——


    宇喜多秀家半死不活地从他的办公室里探出头来。从前天起他就带着一群人在车站进行地毯式搜查,当时的监控录像是看了又看,看到眼前重影,闭上眼睛都能看到录像里北信爱的背影。明石全登带人将北信走过的每一块地砖都放大拍照抹药取样,整个实验室人仰马翻。仅仅两天,二组就从闲的发霉状态变成了累得要死。

    但他们什么都没能发现。两周都过去了,什么目击者都没了。他们抓着车站的工作人员问了又问,只能得出一些模模糊糊的回答。这位先生好像是在车票购买机上买了车票。不是不是,是旁边那台。不,好像是过去那台?不,他好像压根什么都没有买。真相到底是什么样来着,没人说得明白。

    秀家几乎要翻白眼。他祈祷着三四五组赶紧完事来帮忙,一边拖着脚步走出办公室,准备去下面的自动贩卖机买一罐超级浓缩咖啡,好让自己有精力再看两遍监控录像。

    自动贩卖机在楼外。这是秀吉的意思,是说让他们趁着买咖啡吸一口新鲜空气。而且五个组的办公室里都配备着各组老大重金购置的各种饮料食物料理工具,不到真的需要喘口气,是没必要下楼一趟的。

    秀家通过自动门,一抬眼,看到一个穿着浅色风衣,脖子上挂着蓝色围巾的男人站在外面。他好像刚刚讲完电话,正在将手机放回衣袋里。冬日上午的阳光照在那人身上,显出一抹清静的好看。

    秀家给了自己瞎想的脑洞重重一拳,这人的凶残可是出了名的,清静的美好什么的只能是梦。他摇摇晃晃地走上前:“直江,你们完事没?”

    直江兼续回头,看到秀家的黑眼圈,小小扬起了眉。

    “宇喜多组长。”开口的时候倒是没有忘记敬语,“联合的案子,很复杂吗?”

    “别提了,我快死了。”秀家贴上贩卖机挑选浓缩咖啡,“你们那事要是结束了,就快来帮忙吧。”

    兼续笑得十分优雅美好:“托您的福,昨天中午犯人在北海道落网。上杉先生已经去听取联合行动的相关情报。不过三组并不擅长现场勘验,所以大约是帮不上您在车站的忙了。”

    秀家弯腰去取掉出来的大瓶浓缩黑咖啡,就在贩卖机前拧开猛喝两口:“除了勘察现场和询问被害人,你们还能干什么?顺便一提,后者是德川家康在负责。”

    兼续说:“我想,大概可以从网络上相关情报入手。请您安心吧,四组今晚就会腾出手来。前田先生比较擅长追踪,他会帮得上您的忙。”

    秀家松了口气:“那就好……倒是,你对这个药物有什么看法吗?”

    兼续想了想:“我并没有拿到案卷,没有什么了解。但是,一个能够改变亚性别的药,几乎算是超越了现在的技术水平。我想知道,这个药物是只有把Alpha改成Omega的作用呢,还是存在同样的药物,可以把Omega变成Alpha呢?”

    秀家皱起了眉。几秒后,他突然懂了,顿时通体发寒。

    “你,你是说……”

    直江兼续却竖起了手指,扬眉而笑。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他整了整围巾,“任何猜测,也必须等我看到了案卷才能继续。上杉先生也该回来了,恕在下先告辞了。”

    他鞠了个躬,迈步走进了大楼。自动门在他身后合上,秀家张着嘴,却一直按不下心中那个不祥的预感。

    他觉得,这次的案子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地解决。


    TBC


-----------------------------------


    五个组的顺序是五大老在效忠秀赖的文件上签字的倒序。家康第一,秀家第二,景胜第三,利家第四,辉元第五——隆景就,大概在家看书养花。不过他应该也会出场的。

    这篇里秀家和豪姬是单纯兄妹关系,不会结婚的……说实在话,他俩法律上难道不是养兄妹嘛,养兄妹能结婚吗?【顺,豪姬来中国是为了看藏狐【x


    时间线十分乱,人物关系也十分乱的群像故事。主角到底是谁也未可知……还有五大老谁A谁O可以猜猜看。总之这五个人都不是B。

    不短。争取年内完结。如果今年不行,那就争取过年前完结。

    以及,以后也不会有肉【x


    2017-11-25


评论(5)
热度(6)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