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无出处,无人设,无世界观,大概不是史向的一个突然出现的脑洞。是真的小小的段子。映像而已,但觉得有点喜欢。可惜没喜欢到要扩展世界观的程度所以就随便记一下……也许以后会想到适合的世界观呢……【最好别

    狗血矫情的段落。就当是我修行狗血技能lv1的一次成果测验吧wwww慎入。不打tag,CP景兼。血腥暴力残忍的那种R18。HE(并没有E啊!

      

-----------以下……段子----------


    兼续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刚刚还凶残叫嚣的敌人,已经变成了遍地肉块,一滩滩的分都分不清谁是谁。他的主君就站在另一边,衣襟上沾了些血,正慢慢将刀从一块还算完整的敌人身上拔出来。

    兼续踏前两步,将脚边的一颗脑袋踢开。脑袋被踢到一块石头上,撞出了一声闷响。景胜的动作因为这声瞬间停止。这反应太不对了,兼续悚然一惊,立刻停下了脚步。

    他站在原地呆呆看着主君缓缓转过头来,目光锁定了自己。那双眼睛里毫无温度,无波无澜,像颗玻璃珠子一样呆板无神,仿佛兼续和地上那些肉块没有什么两样。兼续上一次见到他这个眼神,还是在佐渡岛的尸山血海里。当时他盯着羽茂城的本丸,眼神和现在一模一样。

    当天晚上,羽茂城的本丸被他碾为了平地。

    兼续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来。他迈开步跌跌撞撞向前一步两步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嘶哑地开口请求:“请,请不要用那个眼神看着我!”

    景胜没有说话,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接着,黑玻璃珠开始染上丝丝人气,渐渐变回了原先正常的样子。像是这才反应过来兼续倒在那里似的,他皱皱眉,将刀随手往地上一戳,走过来弯下腰将兼续抱住。

    兼续用力回抱,安心的呼出一口气。景胜摸摸他的后脑:“抱歉,吓到你了。”

    “不,并没有吓到。”兼续在他耳边喃喃说,“我只是不喜欢自己在您眼里和别的东西没区别的感觉。”

    景胜抚摸着他的手顿住了。

    “我喜欢在您眼里是特别的。”兼续的呼吸有点沉,“我喜欢您看到我的时候眼里亮起来的样子。我是特别的,是吗?”

    “对,你是特别的。”景胜回答他,双手收得更紧,“你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什么能够和你相比。我很抱歉,刚才有些晕,一时呆住了而已。”

    兼续长长吐出一口气,蹭蹭他的脖子。

    “很高兴我们达成了共识。我会请山浦先生来打扫这里,请和我回去,先换一套衣服,打理一下自己吧。让别人看到了不太好。”

    “那就辛苦源五。”景胜毫无负罪感地同意了他。若是山浦景国在现场,一定会泣血表示你们两个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不过兼续毫不在意。他扶着主君的身体站起,不着痕迹地将扣出血的左手心藏在背后。

    “马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那边。”他说着,用右手牵起主君,“快快回城吧,现在还在外面的话,会不太安全的。”

    “嗯。”景胜回握住他的手,“一起回吧。”

    两人就这样拉着手走向回城的方向,有那么一段时间一直都忘了松开。


    END


----------------------------------


    致看到这里的……同志。从这里往下才是我想说的事情。有关我的正史编年的事情。

    因为觉得大力发展AU如我,总是非常容易就放飞自我跑太远,所以觉得怎么也要有个史向无IF无怪力乱神,也没有奇怪设定的正史故事。以它作为锚点,再发展各种AU可能会更加稳定一些。虽然我的各个AU其实都有完全不同的人设啦——当然正史编年也是有它的独立人设的。虽然目前为止只勉强构思出主角(之一)景胜公的青年ver和中年ver……

    这套编年应当是没有前后多余的事情,时间线严格来说,应该是1500到1650左右的一百五十年。以上杉三代(五代)为主要核心的一系列故事。其中1556到1623应该是写的最多的,我猜【必须的】。主要故事线应该是从长尾为景的越后争霸开始说起,讲述为景和上杉显定、上杉定实、伊达晴宗、北条早云、长尾景春、长尾房长等人的乱七八糟的关系。

    接着从为景与上田长尾家的虎姬之间生下阿绫与虎千代开始讲述第二代谦信公,与长尾绫、长尾政景、兔美……不对,宇佐美定满、直江景纲、柿崎景家、山吉丰守、河田长亲等人,以及武田信玄、北条氏康、足利义辉等等的复杂关系【等下?

    第三代的故事从政景与谦信的斗争与和解(不止)开始,讲述长尾义景的诞生与早夭,长尾卯松的过早元服,谦信养子的身份,谦信的教育,再到谦信的四位养子,上杉的一门众,以及在这一系列复杂关系中慢慢站稳并成长起来的一门笔头长尾显景的故事。再到谦信死后,一门众之间的血腥斗争,尘埃落定的越后领,越后91万到会津120万,关原之战,米泽安堵。当然第三代关系也十分复杂。独一无二的直江兼续、以及本庄繁长、前田庆次、水原亲宪、甘粕景持、甘粕景继、新发田重家、上条宜顺、山浦景国、畠山义春,还有只见过一面的武田胜赖,一直陪伴到死的武田信清。

    定胜时期大概只是一些模糊的构造,主要是武田家为主。景胜死后心死如灰的信清,和以上杉家人自居的武田胜信。定胜死后看着纲胜的胜信,以及他眼中过去的甲信越的故事。

    主要CP的话,为景应该是孤狼类型无CP。谦信ALL。景胜ALL(绝对)主景兼,定胜←胜信,这种。其他家族如果出场也有CP,大约是以虎龙、若虎龙、胜昌胜、信猴、伊达主从、三吉、毛利岛津骨科为主。不排除会有景胜×(片仓)景纲、景胜×(直江)景纲、景胜×吉继等奇奇怪怪的CP——当然顶多是那么一点味道,作者自己不会拆自己的CP的【大概】_(:з」∠)_

    当然这个系列目前刚到初步人设阶段。等我练好了画(五年后吧)再搞起的话就来不及了,所以现在就,没人设也可以玩点碎片。目前为止的中长篇构思只有一个御馆相关,那个暂时不打算做。其他大概是一些碎片一样的故事……至今为止写的一些也可以套进去的,就比如说谦信政景的那篇《独道》。甲信越故事系列是这个系列的“IF衍生”——本身的故事线并没被包含进去,但如果发生的话会很有趣的,可以作为人设辅助的支线故事。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怎么都没法放弃的现paro脑洞,目前一共三篇,分别叫觉梦书、五月诗和凤凰谣。这个大约是,大约啊,是我的现paro正史编年。因为没有详细人设,所以基本可以将上面那个正史编年的人设现代化一下套进去。我觉得我得给这个系列取个系列名,不然三篇故事不同名却是同一个世界观,这种不好打tag啊……【喂?

    总觉得觉梦书会先于那篇《城》完结。希望是错觉【希望别永远都写不出来才对吧!!

    唉,懒癌又发作了。我去躺一躺【蔫】回来之后我专心先把信猴这篇搞定。目前的目标是,2018年5月之前完成觉梦书全文,以及赶紧构思一月上杉月的至少两篇贺文祭文……哦,我悲惨悲催的脑洞哟_(:з」∠)_……

    【彻底变成废人.jpg


    2017-11-2


    谁知道我在搞什么东西_(:з」∠)_【彻底脑残

评论(8)
热度(8)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