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景胜&幸村的小话(这次是打死都不敢再tag人名了_(:з」∠)_……)武田与上杉的故事,武田与真田的故事,上杉与真田的故事。不会发生的一次会面。与鬼魂相遇的,一次会面。

    无CP隐景兼。时间线1610左右。

               

-------------以下正文------------


    “真是……意外至极的惊喜。”

    真田信繁自己也不知道此刻是惊讶多一些还是欣喜多一些,唯一能做出的反应是让开门请人进来。来人并不客气地摘下斗笠,弯腰低头走进了他低矮的草庐,怀里抱着的幼儿正好奇地伸长脖子四处看。

    想想的话,名门上杉家的孩子——不论是不是家督之子,能被家督抱在怀里带来的小孩多半不会是什么下级武家的孩子——应当不会经常看得到这种破旧的小房子。信繁想着,将自己刚才在修理的几样东西移开,招呼上杉景胜来坐下。

    景胜的脸色依然淡定。他动作流畅地坐到地上,小孩子被他放在腿上。信繁朝小孩伸出手,被抓住了一根手指,还上下摇晃了两下。

    景胜说:“见谅,才三岁,还不懂事。”

    信繁问:“这是您的孩子吗?”

    景胜摇摇头:“不是。是……亲戚家的孩子。玉丸比他大些。”

    信繁想起之前模模糊糊听说过上杉家有了继承人的说法,点了点头:“叫什么名字呢?”

    他没有问为什么景胜要带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来。景胜也没有提到这些,只回答了他的问题:“叫大胜。大胜,向真田先生问好。”

    大胜挂在景胜身上,乖乖向信繁低下小脑袋:“真田先生,初次见面,我是大胜。”

    口齿清晰说话流畅的孩子。信繁微笑了:“好孩子,初次见面,我是真田信繁。”

    大胜开心地摇摇手。

    信繁伸手向后取来酒杯和酒瓶,将酒杯递向景胜。

    “您见过父亲了吗?”

    景胜将怀里的孩子放下,接过酒杯。那孩子好奇地试图碰触信繁之前在试图修理的锅,被景胜轻轻牵住手:“并未。听说安房守身体大不如前,并不适合现在前去打扰。”

    信繁低下头:“我们希望到明年春天会好些。”

    景胜说:“是啊。”大胜也煞有介事地点头,信繁笑了。

    “您不必担忧。到了这地步了,也是生死有命。”他说着,给景胜的酒杯里倒满了酒,“就算父亲不在了,还有我呢。”

    景胜没有说话,慢慢端起酒杯。他的眼神里不可避免地漾起一丝愁苦。

    “您不必在意。”信繁反倒安慰起他来,“即使日后站在战场的两边,我也永远以曾经做过您的学生为傲。”

    “我希望不至于此。”景胜说,“虽然你终老在此实在可惜,但……”

    做老师的怎么会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可以健康长寿呢?信繁苦笑。

    “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他安慰一样说,“不说这个了。您突然来此是为何呢?德川的人没有在跟着您吗?”

    景胜“啊”了一声,招招手让大胜靠近些。

    “我这次是上京。”景胜慢条斯理地说着,手上摸着孩子的小脑袋,“路过此地,便进来看你。抱着孩子穿套简单的衣服入山,德川的人也不会怀疑的。”

    信繁捂住额头:“是直江山城的主意吗?”

    “他不太愿意我来。”提到兼续,景胜的眼里闪烁着宠爱,“但若我坚持,他会帮我想办法的。”

    “真好,您和直江山城。”信繁说着从旁边摸出一个果子,递给正在咬手指的大胜,“旧时的一切都变了,但至少这个还没有变。”

    景胜没有说话,但嘴角稍稍融化了一点。信繁笑了。

    “一点都没变啊。”他再度感叹。

    景胜将酒一饮而尽,放下酒碗:“不能多喝了。今日我带他来,还有一个目的。”

    信繁也放下了酒瓶坐直了身子:“愿闻其详。”

    景胜沉吟了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请你给他讲一讲甲斐信浓的事情罢了。”

    “小少爷要去甲信吗?”信繁好奇地看着抱着果子乐的三岁孩子,“又或者是?”

    景胜没有看他:“他在米泽出生长大,从未离开米泽,这是第一次。想让他了解一下当年甲信越的事情。”

    信繁一听就知道这是借口,毕竟上杉家臣里有不少武田家的旧臣,找哪个说不行呢。景胜不擅长找借口,除非带有杀意,不然他会是很真诚的人。面对要干掉的对手和面对曾经的学生,毕竟还是不一样的。但信繁没有戳穿他的想法。

    “是吗。”他只是温和地说着,对大胜一笑,“您比较想知道哪里的事情呢?我小时候,甲斐、信浓和越后,可都是去过的哟。”

    大胜咬着果子,含混地说:“伯父说,甲斐,很好。”

    他叫景胜“伯父”。信繁挠了挠头:“甲斐啊,是个……有山,有金矿,有很多友善的人的国度。”

    大胜看上去没有什么兴趣听。想想也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有心思考虑他国的事情,对大胜来说肯定没有哪里比得过米泽。大概是碍于伯父的压力,他还是努力试图坐得端正,看上去实在是可爱得紧。信繁笑着看他,突然有一个想法轻轻落入了他的心里,在最深处他以为早已死去的一潭死水里溅起了久违的涟漪。

    大胜的容貌,细看之下竟会让他想起……过去的甲信。那双纯洁无辜的大眼睛里,电光石火间竟透出一丝让他父亲执着了一生的血脉的影子。

    大胜懵然不知,手指无意识抠挖着果肉:“您很喜欢那里吗……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

    他在父亲身边长大,并不是踯躅崎馆的常客。胜赖去找他父亲玩,一般会直接跑到他们家里。后来他倒是在甲斐了。那段时间胜赖心情不好,他还曾经偷偷留下两块糖,夜里放在家督大人的小桌上。

    而大胜的眉眼间有着另一个人的影子。

    信繁透过他,仿佛看到了一个逝去近三十年的鬼魂。

    武田信胜的影子在他的记忆里早已稀薄。他只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很悲伤的少年,长着一双不属于甲斐之虎一族的柔软眼睛。小时候他们曾经一起手牵着手在城下飞奔,信之追在他们身后,不断地喊着“慢些,慢些,不要摔到少主!”

    后来呢?后来他们都长大了。现在,信之成为了真田的家主,和父亲决裂选择了与德川家站在一处。他蜗居在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能走出去的一天。而武田信胜……信胜早已死去了。在甲斐武田氏灭亡的那一天,怀着名门武田氏的骄傲,用自己的短刀结束了自己年轻过度的生命。

    他父亲心中深深执念着那个家族,为此不惜与石田三成交涉,想要回到甲信之地。可惜那场胜利断送了真田昌幸的梦想,更算是毁灭了真田信繁的人生。信繁并不怨恨父亲。他还记得那个叫做甲斐的地方。那里有着他一生再也不曾有过的明亮而温和的童年回忆。在那里,武田信胜曾经给过他一个梦,那个梦其实至今都不曾被他忘记。

    虽然他不像父亲那般执着想要回到那里,但每每想起,心中泛起的温暖怀念也不是假的。

    大胜看了他好一会儿,肯定地说:“真田先生,真的很喜欢甲信呢。”

    信繁愣了。他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但能被一个小小的孩童看穿,肯定是十分明显的表情吧。他苦笑着看向大胜。那孩子仰着头,眨着眼,在昏暗的光照下,几乎像是一个从坟墓里走出来的梦境。

    信繁突然有些懂了景胜带这个孩子来这里的目的。但景胜什么都没有说,说明他已经放弃了那个想法。信繁在心底里微微叹气。

    “是的。我很喜欢那里。”他微笑着回答,“如果有机会,你一定去那里看一看。是很好的地方。”

    “真田先生不想去吗?”

    “我吗……”信繁微笑摇头,“我想要的不在那里。不过如果有机会,也是很想去那边再看看的。”

    大胜似懂非懂地点头。景胜摸摸孩子的前发:“那个时候,带他去看看吧。”

    “好啊。”信繁温柔地笑着,透过大胜可爱的大眼睛,看着端坐在面前的武田信胜。

    “我很愿意。”

    大胜像是回答一样,对着他咧嘴笑得十分开心。

    “那么,今天算是打扰了。”景胜说着,慢慢起身,“多谢你给大胜讲故事。”

    “不,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信繁突然有些愧疚。他确实没有给大胜讲任何武田家的事情。不知道这次一别,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给他讲讲那位和他很像的武田信胜的故事。

    景胜将大胜从地上抱起来,拍拍他的小手:“和真田先生说再见,大胜。”

    大胜乖巧地对信繁说:“再见,真田先生。以后去我家玩。”

    信繁笑了。

    “如果有机会,一定去的。去拜访你和你的伯父大人。”

    “嗯,说好了哟……”

    信繁想起上一次听到这句话,仿佛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他和兄长跟着武田信胜走在城下町的街道上,信胜转过身对他们说,“我们要一直在一起,说好了哟。”

    现在的他们被生死和胜负分开了,年少时的约定也不知消失在哪个角落里。信繁微笑着摸摸孩子的小脸:“祝你一生安康。”

    景胜说:“道谢,大胜。”

    大胜懵懂地点头:“谢谢真田先生。”

    而景胜的眼神对上了他的。上杉家督的眼里充满了荒凉的无奈和决绝的告别。于是信繁知道自己的老师已经懂了。

    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下次在战场上兵戎相见的时候,他们谁都不会手下留情。但是景胜不会忘记他,他也给予了上杉家的次代最真切的祝福。

    这就够了。


    景胜又戴回了斗笠,抱起大胜。他身上威严到凝重的气势慢慢收敛起来,渐渐地竟变得和一般浪人没有什么区别。信繁终于知道他是怎么混进来的了——就这样一个人,德川的人再无聊也不会觉得他很可疑而上前查看的。

    就算是查看了大概也看不出什么的。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面识高高在上的殿上人,国持大名的上杉家督,不是吗?

    景胜没有回头,只是稍稍侧过身示了下意便离去了。大胜挂在他肩膀上,还在拼命摇手。

    “再见——!真田先生!来米泽玩!”

    “啊,有机会的话,一定。”

    信繁大声回答着,鼻子发酸。

    他慢慢转过身走进了草庐,头也不回地将门拉上,隔绝了外面那丝远去的怀念。


    END


----------------------------------

    

    大胜姓武田,元服改名为武田胜信,是米泽武田家的次代家督。胜赖是他的亲伯父,信胜是他的亲堂兄——可他从来不曾见过他们。对他来说,上杉家才是自己家,上杉景胜才是伯父,定胜才是堂兄,米泽才是故乡。这就是米泽武田家的故事。

    真田信繁在这之后的第五年,壮烈牺牲在大坂夏之阵的战场上。那时大胜八岁,不知道他的心中会不会留下那么一些影子。


    2017-10-29

    

标签:甲信越故事

评论
热度(3)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