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5/5!我总算填了一个坑!感动落泪……致三个月后的自己:恭喜你有一顿饭吃啦!【不好吃

    本想开车结果遇到大面积那啥……所以就名正言顺刹车啦。当然,剧情里车肯定是开出了八百米远的所以请不要担心~

                   

--------------以下正文-------------


    直江兼续经过走廊的时候,人们都躲到墙边窃窃私语。

    “你看,来了。”

    “他是不是就是……那个?”

    “这居然是真的?我以为那个传言只不过是骗人的……”

    “没见人已经……啊,抱歉抱歉,不该多说的。”

    他目不斜视,从一大群偷偷打量他的职员们中间直线穿过,走到之前的会议室门口,抬起手敲了敲门。长尾绫愉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啊,是兼续吧?快进来。”

    他推开门,看到长尾绫用和四天前一模一样的姿势坐在同一个位置,面前的桌上放着和当时没什么区别的纸质文件。兼续笑笑,坐到她的对面。

    “您找我吗?”他极乖巧地说。绫笑得更开了,像是看到了什么可爱的小动物。

    “啊啦……其实是因为你的实习期结束了,所以找你谈谈呢。”

    兼续保持着礼貌的笑容:“是的。请问我的工作是否让您感到满意呢?”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应该问我儿子。”她笑眯眯地说,“不巧他今天出门了,所以只能让我来和你谈谈这个。”

    兼续说:“上杉先生实在是很辛苦呢。”

    “所以作为秘书一定要体谅他啊。”绫说着,推过一纸文件,“这是你实习期的酬劳单,你看看,是否有什么问题。”

    兼续接过,将纸凑到眼前。那上面有他这次工作的酬金,甚至还包含了四天(四天!)的实习秘书薪水——酬金的数值他仔细看过了,后面生生多出两个零的数字让他有些眩晕。

    “请问,这个数字是不是算错了呢?”他点了点酬金栏,“这个,可是比当初说好的数字多了有一百倍吧?”

    当初定好的酬金本来就可以算得上天文数字了——大约是以亿为单位的那种。加上两个零的数字太可怕,兼续知道自己再修炼十年也不值这个价格。

    绫捂着嘴笑:“啊,不知道啊。这个你可能得去问我儿子。是他提出这个酬金数的。别担心,不是从公司的钱里出的。可别告诉他哟——”她比了个“嘘”的手势,“——我‘不小心’知道了他的私库里面的数字。那个数字现在就写在你的酬金表上呢。”

    兼续“诶”了一声。

    “你就理解为他上缴工资卡好了。”绫说着,再推过另一个文件,“至于这个,你考虑一下要不要签好了。安心吧,不论你签还是不签,我儿子都不会因为这个折腾你的。”

    兼续脑子里出现了“折腾”的一些具体画面,脸上微微红了。他掩饰一样赶紧拿起那张纸,愕然发现这居然是正式入职的文件。

    “我儿子很欣赏你的工作能力。”绫以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他决定给你这个职位。提供一切保险,包吃包住,升职机会十分多——还附赠一个总裁。你接受吗?”

    兼续只觉得脸上烫得发痛:“实在是,很诱人的条件呢。我接受。”

    绫愉快地拍手:“那就好!来,就在这里和这里签字吧!入职手续已经全部提前完成了,你只要直接去他办公室开始工作就可以了。”

    兼续稀里哗啦签下自己的大名,比平时写字还要潦草十倍:“感激不尽……以后请多多指教。”

    绫拍拍他的肩膀:“嗯,你也要多多指教哦——从任何方面都是。”

    兼续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得不能看了。


    上杉景胜再度出现的时候,穿着一套西装,步履沉稳。兼续迎上去,将手里的报表递给他:“欢迎您回来。这是最新的报告。”

    景胜看着他,微微扬起眉:“这么快就上任了吗?”

    “那是自然的。”兼续微笑,“我可是很有契约精神的。既然工作契约上写着从今天起,那么我就从今天开始工作。”

    “真是优秀的秘书。”景胜赞叹,“不枉我花了那笔薪水。”

    “那真是令人意外的数字。”兼续说,“我希望那是您好好考虑之后得出的结果。”

    “我已经充分考虑过了。”景胜淡定地说,“救了我的命是很值得那笔钱的。如果你自己觉得还不够,那就在我身边多待一段时间,再碰到这样的事情顺手解决掉就可以。”

    “那可不是秘书的责任。”兼续笑眯眯,“但如果是保护您,我愿意志愿工作,不收费。”

    “我还是会付款的。”景胜说着,将报表夹起,“已经晚了,今晚就直接下班吧——去我那里。”

    景胜身后的人一秒钟便走了个精光。兼续笑出了声。

    “真是意外地有人气呢,您。”他抬起手搂住景胜的脖子,“看来我得好好表现,因为总觉得情敌好多。”

    “只有你。”景胜承诺,“昨天不是说好奇想拆吗?给你拆。”

    兼续想起昨晚两人回到房间黑灯瞎火根本没心思好好脱下衣服的情况忍不住笑得更开:“是呢,就当做送我的入职礼物,怎么样?”

    景胜张开双手:“好的。”

    兼续开心地凑上去,咬住了他的嘴唇。

    两人站在大楼的大厅里亲吻。大厅里空无一人地寂静,倒是给了他们些可爱的方便。


    先拽下了领带。

    丝绸领带在手里滑动,如水一样流畅。兼续用手捋过领带:“这里面不像有东西的样子。”

    “没有东西。”景胜冷静地说,“太显眼了,一般不用来带东西。不过取下来可以作为绳子用,还是很结实的。”

    兼续想象了一下景胜用领带绑住自己双手的场景,觉得心跳一阵加速。

    “这样啊……”他喃喃说着将领带挂到沙发靠背上,看了眼大床决定在那里继续。景胜被他推到大床前,按倒在上面。

    兼续也爬上床,骑在他身上:“我可以拆了吗?”

    “请便。”景胜说着,将双手向两边展开,“我会配合的。”

    兼续舔了舔嘴唇,决定先从上衣下手。他伸出手指慢慢解开最上面的扣子,手上忽地一顿:“您不会是在扣子里,也藏了什么东西吧?”

    景胜低下头看了一眼外衣:“这件的话没有。”

    言下之意是有其他外衣,扣子里恐怕藏了些什么东西。兼续眯起眼睛笑了:“好厉害,下次告诉我吧。”

    景胜“嗯”了一声。兼续便不再多问,三两下将扣子全部解开之后,又细细捏过领口:“这里,也没有?”

    景胜摇摇头。兼续状似失望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您的外套会是个小型军火库的呢。”

    “这件不是。”景胜回答他。兼续的笑容更大,凑过去将他的外衣脱掉,一手扔到一边的地毯上。外衣里他穿了马甲,一目了然地藏了不少东西。

    兼续惊叹着从马甲的缝隙里掏出两个薄薄的小刀:“贴身这样藏着,不怕不小心切到自己吗?”

    景胜一动不动任他摸索:“不会,刀刃没有朝着自己。”

    “计算好仔细。”兼续说着将刀轻轻放上床头柜,双手开始将马甲从上到下摸索一遍。他共计摸出了十三把小刀,六个微型纽扣炸蛋,两个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小芯片样的东西。后来他实在没耐心再掏,便三两下将纽扣解开,拉开了马甲的衣襟。

    衬衫看上去很是无辜地纯白着。兼续发现自己更喜欢初遇时的黑色衬衫,便直说了。景胜长长地“嗯”了一声,兼续笑着去摸索衬衫的领子。

    领角藏了两根细铁丝,衣襟上所有的扣子看上去都不是单纯的扣子。兼续一颗一颗解开,景胜便一颗一颗给他讲解,这是用来开锁的蛋,这是用来放出烟雾的,那个是闪光蛋……最后那两颗袖扣显然也不是很正常。一个是落地开始发信的定位装置,另一个落进液体就会迅速溶解,据说药效迅速……不宜给自己人服用。

    兼续将这些一个一个取下整齐码放在一边。景胜任由他将自己拆得七零八落,所有的秘密都看在眼里。彻底拆光衬衫之后兼续低头俯身含住景胜嘴唇,一边轻轻咬着一边喃喃低语:“您是个怎样大的惊喜大礼包啊……”

    景胜伸出舌头舔了舔他:“还没拆完呢,不是吗?”

    兼续笑了:“是啊,还有一半没有拆——我相信会更加惊喜十足的。”

    他的手已经摸索上腰带扣。一阵金属声后,他将腰带一抽而出,拿到眼前端详:“我不相信这里面没有东西。”

    景胜淡定地教他:“那个扣本身是万能开锁器。第三第四个孔中间插着一根针。其他没有了。这个没那么复杂的装备。”

    兼续状似失望地将腰带丢到一边:“我其实有点好奇一个腰带能复杂到什么地步。”

   “复杂到你难以想象。”他的男朋友喃喃地说,“以后我拿给你看。”

    “好厉害。”兼续说着从他裤缝里抽出两把小刀,“这个位置好危险,确定不会有问题吗?”

    “不会的,都计算过角度,戳不到我。”

    “很好奇您的裁缝是谁。”

    “你会认识他的。”景胜说。

    “所以,裤子里就只有这些吗?”兼续继续摸索着那条西装裤——虽然手已经放在不太可能藏武器的位置上了,“不过我不觉得遗憾了。如果要继续无止境地拆下去,我也有点受不了了。”

    他突然加速,三两下将景胜扒了个干净。现在他骑在自己的老板身上,浑身上下衣着齐整几乎可以站起来就出门去。他的老板仰面躺在他身下,衣服已经全部被脱下,精壮有力的身体暴露在灯光下,让兼续暗暗咽了口口水。

    “昨晚上没有开灯,没能看清楚。现在才知道您的身材这么好。”他伏下身,将脸贴上景胜的胸口,“怎么办……我的手在抖。想快点和您成为一体。”

    景胜十分体贴地没有说昨夜里他们两个在这张床上已经做过这件事了。他慢慢抬起肌肉精实的手臂将兼续抱住:“喜欢你看到的吗?”

    “嗯,喜欢。太喜欢了。”兼续几近虔诚地说,“果然最喜欢您了……虽然太快了让我觉得有些不安,但果然还是,最喜欢您了。”

    “我也最喜欢兼续。”景胜说着,手指开始一颗一颗解开兼续的扣子,“不要感到不安。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

    兼续抬起身子方便他动手:“会一直到最后吗?”

    “会的。”景胜说,“首先,从我们错失的那个二十年开始补偿起吧。”

    带着枪茧的手指触碰到了皮肤,兼续惊喘一声,身体立刻软了下去。

    他被接住了,并被轻轻带入了一切疯狂的浪潮中去。


    彻底坠入黑暗的深渊前,他心中的最后一句话是:“会一直在您身边的。”


    尾声


    直江兼续撑着伞走到工地边上。领头的看到他来,急急忙忙跑过来向他鞠躬。

    “情况如何。”兼续漫不经心地说着,抬头看着高耸的新建筑,“听说这里出现了可疑的黑影,和我说一说情况。”

    工地负责人陪着笑:“每天太阳西下的时候会有些可疑的影子在建筑里来回,但我们没人确切看到过它长什么样子。请问……需要找人来驱鬼什么的吗?”

    兼续盯着建筑看。明明是新建的建筑,里面却漫着相当古早的邪气。恐怕,是不小心挖出了什么奇怪的古代邪术道具也说不定。

    “不必请人,我进去看看。”他说着,抬脚往里面走。负责人急忙拦住他。

    “别,别,老板,您不能进去!”他以快哭出来的表情说着,“要是您遇到了危险,我有十条命也不够大老板枪毙的啊!”

    兼续拍拍他的肩:“没事。这一系列工程原本就是我在负责,我有责任进去确定问题。他不会枪毙你的。”

    负责人哪敢赌大老板的心情。上一个惹恼眼前这人的倒霉鬼被大老板踢到墙根亲手打爆了脑袋,这人还袖着手站在一边欣欣然看着——这两个人魔鬼得天生一对,他们这些手下就只能小心再小心地对待。

    “求您了……万一您被鬼附体了,公司会有重大亏损的啊!”

    兼续嗤笑:“这不是可以附身的鬼,不过是一点邪气而已——是说,我二十多年没有出手了,你们是不是都忘了我还会法术?”

    负责人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撑着伞悠然站立的上杉家的CEO。他还真不知道这位的来历,只知道他是大老板珍而重之信任有加的唯一超级心腹。虽然死忠于大老板的人在家里满地都是,但没有一个能跟这个人平起平坐。

    兼续推开他,将伞收起走进了尚未完成的大厅。负责人被他示意站在门外,呆呆地淋着雨看着他,不敢动弹。兼续叹息着将伞扔给他,转身踏步走到了大厅中心。

    他凝神感受了一下,邪气的来源就在二三层的位置,很近。也许只是个石头之类的东西,没什么难对付的。

    他的手机哔哔响起。兼续看了一眼,微笑着接起:“我在工地这边,检查一下就回去。”

    那边问:“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当然,很小的问题,抬抬手就解决了。”

    兼续说着,踏上去二层的台阶。

    “区区小事也要我的CEO亲自解决,这个负责人的薪水看来太高了。”

    “您不用担心。”兼续在二层走了两步,确定了一个方向,“我一定会及时赶回去和您一起吃晚餐的。记得当年您付给我的天文薪水吗?就当是这一次的酬劳好了。我会很有契约精神,迅速而彻底地解决这次事件的。”

    “请动上杉的CEO,那么一点钱怎么够呢。”景胜淡定地说,“刚从最上那儿捞到一笔钱,付给你做报酬。速战速决,我还没敢把外衣脱掉呢。”

    “是啊,那是我的活。”兼续快活地笑,看上去完全没有四十岁的样子,“我已经找到问题了。这就回去了。家里见。”

    “嗯,家里见。”

    兼续挂掉手机,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工人也许将它和工作用的碎石混在一起拿了上来。别人眼里只不过是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兼续眼里它却在微微冒着黑气。

    “好了,打扰到我回家的你,我该如何处理呢?”他愉悦地说,“拿回家去扔在院子里好了。说不定家里两只猫会很喜欢玩呢。”

    他将石头随手放进口袋,步伐轻快地走下了楼。

    他已经迫不及待回到家,去拆开新的一份“礼物”了。


    END


-------------------------------------


    因为我已经没胆子放胆开车了不说连用词都开始谨小慎微起来,所以一切有关boo——m的东西全部用蛋来代替了【苦笑】意会就好_(:з」∠)_

    开头和第一章几乎字句全部照搬【嗯没错,复制粘贴的【x】但意义完全不同。第一章说的是“这就是那个上头想要找的阴阳师啊,真有这回事儿啊,狩野先生不都进了ICU吗”。而第五章是说“这就是老板喜欢的人啊,那个老板居然真的会喜欢人啊【x】好了快别说了不都睡一个房间了吗”。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哟~~【被打死

    总算填完坑了我很感动。接下来想写一篇信猴,继续吭哧吭哧写文去了【x


    2017-10-23


评论(17)
热度(5)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