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我也不知道这故事飞到哪里去了……总之就是,我不要它超过五章,我要赶紧把这事儿解决了!

    【顺便说这个世界观下我又顺手扩展了个前传后传出来。不知道该不该搞……总之先搞定正文再说啦!

    本章起景虎粉、新发田粉和本间粉(有吗)勿入。

          

---------------以下正文--------------


    “新发田长敦曾经是我的朋友。”

    直江兼续从窗外收回视线,转向闭眼后靠的上杉景胜。汽车引擎声平稳,朝着东北方向疾行。

    “他曾经是我的盟友……后来他死了。”景胜声音淡然,但兼续听出了下面隐藏的伤痛,“他弟弟讨厌我,觉得我对不起他哥。所以和景虎联合起来给我找事。”

    “兄弟矛盾吗?”

    “也不能算吧。长敦活着的时候他们关系很好。”景胜睁开眼睛却没有看向兼续,而是远远看着窗外的某一个点,“其实他和景虎也不算朋友。他曾经是给景虎添堵的主力军之一。我猜如果他们成功把我做了,下一秒他们两个之间就会爆发冲突了。”

    兼续将脑袋斜斜靠上座椅靠背:“您对干掉新发田有些犹豫。”

    “被你看出来了。”景胜抿抿嘴,也转过来和他对视,“我确实有些对不住长敦,所以心怀愧疚而已。不过杀掉重家我不会犹豫。他已经把我所有的耐心都消磨掉了,留不得了。”

    “您真是一位严厉的当主大人。”兼续说。

    “你如果来给我打工,我是不会对你严厉的。”景胜一本正经地开玩笑,“对叛徒不容情,这是黑道的一贯作风。”

    “我理解。”兼续点头,“今天如果能干掉新发田,您打算怎样对付景虎?”

    “我猜他不在新发田那儿。他俩两看相厌。”景胜说,“不过今天如果能真的做掉新发田的话,他会出现的。本间那群人躲在某个港口,只要他出现就可以顺藤摸瓜全部抓出来一锅端。”

    “真是太果断了。”兼续赞叹,“顺利的话,这周之内您就可以成为主公了。”

    这周之后我就再也见不到您了,是吗?

    他将这个想法硬压了回去。

    “希望如此。”景胜说着,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了几秒,“如果景虎和你猜测的一样舍弃了人类身份,你有把握对付他吗?”

    “您可不要小看我哟。”兼续眯起眼,“我很强。”

    “是的,你很强。我知道。”景胜温柔地说。兼续的心脏狠狠跳了两下。

    “那就放心交给我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真是让人放心的回答。”景胜说。黑眼睛里闪过不存在的笑意,被兼续捕捉到了。

    兼续清清嗓子坐直了身体。两人不再说话,车里安静了下来。窗外,上午的太阳暖烘烘照着,身周白檀的味道朦胧浮动着,让他有种闭上眼睛睡一觉的冲动。

    景胜的声音适时响起:“还有半小时的路,你可以睡一觉。”

    “被您发现了啊……”兼续微笑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到了目的地请记得叫我起来。”

    “一定的。”

    他闭上眼睛,在喜欢的人的味道中缓缓沉入了安眠。


    新发田市的市郊,有新发田重家的别墅群。说是别墅,其实早已装备到可以当做堡垒使用的程度——上杉家的人此刻已经将那里团团包围。景胜亲自到来,就是为了发动总攻击的。

    兼续坐在车上,透过车窗看景胜站在外面和一个叫色部的男人说话。色部一脸困窘,看上去今天的事情不是十分顺利。但景胜的脸上看不出愠怒或是困扰,所以应当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

    他这么想着,手指翻飞,将符纸折成纸鹤。折好后他敲敲车窗,景胜凑了过来。

    “用这个看看里面的情况如何?”兼续微笑着,对着纸鹤吹了口气。纸鹤啪嗒啪嗒拍起翅膀,乘着气流飞了起来。景胜脸上的表情大概会成为兼续一生的珍藏回忆。

    “请把手给我。”兼续说。景胜顺从地伸过手,兼续握住了,使两人掌心相对。他不会说自己用了些不必要的时间来调整姿势——

    他的视野一瞬间变成了纸鹤所见的情景。别墅群的大部分已被攻占,只剩下最里面两座。新发田重家本人就坐在最大的那栋房子里。兼续操纵着纸鹤落在窗台上,看到重家气急败坏地砸桌子。

    景胜轻声说:“他撑不住了。”

    共享视野的法术下,两人都能看到纸鹤看到的世界。兼续继续念着咒语,纸鹤再度飞起,这次是绕着别墅飞了一圈,将对方的布局看了个一清二楚。

    景胜“嗯”了一声,挥手示意色部靠近,对他下达了什么指令。色部大约根本没看出这位少主目前其实看不见东西,在一连串“是、是!”之后转身跑去重新部署新一轮的冲击。

    兼续让纸鹤回到新发田重家那扇窗边。透过玻璃兼续看到他对着电话在怒吼什么。景胜已经下达新的指令:“马上切断别墅的电话通讯。”

    又有一个人“是”了一声马上跑开。兼续笑了。

    “您猜他在给谁打电话?上杉景虎?”

    景胜的声音里带着不明显的讥刺:“或者是羽茂高赖*。”

    “可惜他的同伙貌似都不肯来救他呐……”兼续看着新发田重家一巴掌把手机砸到墙上,“众叛亲离了,真是悲惨。”

    景胜没有说话。旁边有人跑过来向他汇报:“别墅的院门已经被攻破,但新发田重家有机枪,我方暂时被压制,无法突破大门。”

    兼续叹了口气。

    “这件事不在契约内容里,就当我给上杉先生免费赠送的服务好了。”

    “……直江君?”

    兼续不等景胜说话,便操纵纸鹤飞了起来。纸鹤啪嗒啪嗒飞到院子里,捡起一个还在燃烧的烟头,又啪嗒啪嗒吃力地飞到了别墅的后门处。

    景胜小小地“喂”了一声。兼续咧嘴一笑,纸鹤瞬间用烟头点燃了自己,一团小火球直直飞进了新发田重家小巧但名贵的名酒陈列室里——兼续最后的视野里出现的,是写着1852的很大的酒桶,大约此刻已经烧成了火球吧。

    他将术法收好,听到景胜下达总攻击的指令:“……火光窜起之后再试试强行突破,所有人都去!”

    旁边几辆车里的人都大声回答“是!”随即开着车向着别墅冲了过去。很快这里只剩下景胜的一辆车。景胜在外面,兼续在里面,两个人手掌相抵。

    兼续这才发现他们的手从一开始的掌心相对,变成了此刻的十指交缠。他脸红了,但一时竟有些舍不得放开手。倒是景胜咳了两下,慢慢将手指移开,然后张开口,好像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辆黑车突然出现,揉的一声突然加速冲向景胜的位置。兼续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景胜突然朝反方向闪电一样弹开,在地上一个翻滚,转眼便窜出十几米远。试图撞死他的黑车吱呀呀地在距离兼续坐着的车不到十公分的位置急转,再度加速朝着景胜冲了过去。

    兼续完全愣住了。他的超级大脑在那一瞬间只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敌袭。那边黑车的车头距离景胜已经不到两米了。

    黑道少主就地一滚,险险避过车轮的碾压。兼续几乎要大叫起来。这样真刀真枪的黑帮火并不是他的技术范围,但看着景胜险象环生他只觉得内脏都冰结了。

    怎么办?他的法术不能用来对付人类。而景胜早上出门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当时的情形——是没有带枪的。

    上杉的人已经全员上去打新发田重家,连这辆车的司机也不在这儿。他们周围并没有别人,这个敌人真是找到了最适当的时间来偷袭。

    黑车又一次没有撞到目标,开始减速准备掉头再撞。上杉景胜却突然开始加速,朝着那辆车就冲了过去。兼续的上半身几乎探出车窗——

    景胜手腕一翻,对着汽车轮胎发射了什么东西。汽车应声爆胎,顿时失去了控制,原地打了两转咣当一声撞在了新发田家某个别墅的砖墙上。

    上杉景胜走到车门边,拉开门将满脸是血的袭击者从里面拖出来。远处色部正大叫着往这边跑,兼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啪嗒将自己砸在了真皮座椅上。


    新发田重家死了。别墅正门被攻破之后,他就当着色部长真的面吞枪自尽。袭击景胜的是重家的弟弟,五十公野信宗。信宗在撞得满脸是血之后被拖了下去,多半也是没什么活路了。

    景胜褒奖了色部长真几句,便下指令立刻回上杉的大楼。兼续坐在他身边,只觉得满身的冷汗还没有消去。

    “回去喝点酒吗?”景胜问他,“你看上去有些吓坏了。”

    “我以为您要出事了。”兼续拍着胸口,“幸好幸好……您是用什么东西打破那家伙的车轮的?”

    景胜沉吟一声,伸手在自己笔挺西装的袖口上随便一抽,抽出一把小小的短刀来。

    “就是这个。”他说着,将刀递给了兼续。

    兼续接过刀,翻来覆去查看。那刀真的格外小巧,长度不超过他的中指,宽度也不及他的中指,刀尖极锐,刀刃锋利,还有一个小小的柄状部分。非常精巧好看,恐怕是名家作品。

    “用这个……怎么做到的呢?”

    景胜说:“回去给你演示。”

    两人一路上没有再说话。兼续手指间夹着那把小刀,咚咚的心跳总算慢慢平静了下来。他又想起刚才景胜第一反应是离开自己乘坐的车,那大概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信宗撞到。

    真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呢。

    他们回到了上杉的大楼。景胜带着他按下地下五层的按钮,电梯门打开之后是一个装备齐全的靶场。景胜看都不看那些人形靶一眼,径直走到最里面的位置——那里悬空挂着一个巨大的轮胎,从大小看很可能是卡车轮胎。

    兼续夹着薄薄的刀刃,十分好奇:“所以它……它是怎么发射的?”

    景胜手腕一翻,便又夹了一个出来:“你看好。”

    他放缓了动作,慢慢将手掌整个卷起,接着对准了挂着的大轮胎,突然将手一张,啪的一声那刀刃已经深深扎进了橡胶轮胎里。兼续看得目瞪口呆。

    “你试试。”景胜淡淡地,像他刚才做的是个人都会做一样,“手腕用力,弹射。”

    “这样吗?”兼续便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收紧了手,再用力一弹——刀片倒是打到了目标,只不过是侧面拍在了上面,丁零当啷掉到了地上。

    兼续气馁地哼了一声。景胜没有多说什么,又拿出一片小刀递给他:“没关系,能打中已经很好了。再试试。”

    兼续抿着嘴接过,一下下卷着手腕,不确定该怎样做。这时他突然感到身后有很大的热源贴了上来,顿时浑身一僵。

    上杉景胜像是没发现他的僵硬一样,从他背后伸过手来按在他手背上,修长灵巧的手指一点点调整着他的动作:“将力道像弹簧一样压缩起来——像这样。”

    他的声音就在兼续耳边响起,低沉的,带着一丝冷冽的磁性:“别紧张,放松。”

    怎么可能放松得下来。兼续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没出息地砰砰大跳起来,脸上已经烧红一片,庆幸着景胜在自己身后看不到自己通红的脸,一边强作镇定:“这,这样吗?”

    景胜在他耳边呢喃:“没错,做得好。”

    他声音里还带着因为之前人偶袭击而导致的一些沙哑,近在耳边实在是刺激极了。兼续觉得自己的手大概都抖起来了:“然后,就这样,打出去吗?”

    景胜握住他的手背,手指和手指重叠:“对,就这样——”

    两个人同时用力,“啪”的一声,刀片终于成功刺进了轮胎里面。

    “成功了?”兼续的眼前一片模糊,几乎看不到结果,只能根据声音判断一下。

    “是的,成功了。做得好,兼续。”

    景胜在他耳边轻轻念出他的名字。

    轰的一声,兼续的脑袋一片空白。他茫茫然转过头,景胜贴得太近,两人腹背相贴,手也握在一处。景胜的脸离他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他几乎要窒息了。

    “上杉……先生?”

    兼续轻声呼唤。景胜“嗯”了一声,微微侧过头来,轻轻含住了他的嘴唇。

    兼续的脑子瞬间便蒸发了干净。

    

    TBC


--------------------------------------

    

    注释:

    *:羽茂高赖:本间家里和上杉景胜过不去的人之一,其实应该是姓本间的。后来被景胜干掉。


    对不起他们第二天就亲了【土下座】

    第一章六千第二章五千,第三章就掉四千去了……看样子第五章两千字就可以结束。正好写肉【你等下?

    每次都是在写其他脑洞的时候想搞觉梦书,打开草稿半行字_(:з」∠)_……超绝差劲。但想想觉梦书肯定绝对不可能有人看所以就安心了【喂】实际上我真的超喜欢那个世界观的,大概仅次于时纵了吧wwww嘛……争取明年五月之前完结觉梦书吧ヽ(✿゚▽゚)ノ


    2017-10-17


评论(5)
热度(5)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