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传说中的中篇。应该不长。应该。按理来说不会超出十章。我会努力抑制的【x

    现paro。AU。阴阳师!兼续和黑道少主!景胜的故事。有点特殊的“非竹马IF”设定。不喜请勿点开。

    CP景兼。应该没别的。我流人设,可自由脑补天地人脸,无双和真田丸不要。单纯的恋爱剧,设定什么的完全瞎编【x

    本文不带小标题【。


--------------以下正文-------------


    他经过走廊的时候,人们都躲到墙边窃窃私语。

    “你看,来了。”

    “他是不是就是……那个?”

    “这居然是真的?我以为那个传言只不过是骗人的……”

    “没见人已经……啊,抱歉抱歉,不该多说的。”

     直江兼续一身西装革履,发型干练,眼神坚定,看上去完全是个商业精英。他目不斜视,从一大群偷偷打量他的职员们中间直线穿过,走到预定的会议室门口,抬起头确认了一下房间号,又看看手表确认了一下时间,这才抬起手笃笃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请进。”

    他便推开门。里面是个干净整洁的会议室,阳光从大落地窗照射进来,让整个房间都罩着一层浅金色。会议桌是椭圆形的,在靠近窗的那边坐着一个女性。她穿了一身利落的正装,眉眼间全是严厉。

    见兼续进门,她站起了身,隔着会议桌向他伸出右手:“初次见面。我是长尾绫。您就是直江先生吧?”

    兼续和她握了握手:“是的。长尾女士,我是直江兼续。”

    绫示意他坐下,自己也坐在大椅子上:“想必我们的要求,您都已经了然于胸了。”

    兼续微微颔首:“是的。我只是有些好奇,您为何会指名要我这样一个……还不成熟的学徒,来做这样重要的工作呢?”

    绫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您现在几岁?”

    她早就知道他多大了。兼续微垂下眼:“在下二十了。”

    二十岁,还没有大学毕业的年龄。所以对兼续来说,这份从天而降的指名工作实在是太让他意外了。毕竟,一边修行一边上学的他,在外人眼里恐怕不会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实力才对 。

    绫微笑着,慢条斯理地解释:“所以才会指名要您的。在他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多余的人,是很容易被注意到的。但如果只是增加一个实习秘书,就不会引人注目了。所有人之中您的年纪和专业都是最适合这个岗位的。而且等到工作结束,实习生离职也比正式职工简单许多,不是吗?”

    兼续的大学专业方向是商科,做“那位”的秘书确实是很适合的。他点了点头。绫等了几秒见他好像没有别的问题了,便从桌子下面抽出一式两份的契约,将其中一个推到他的面前。

    “那么这就是工作契约了,直江先生。”她说着,长长的指甲从自己手中那份上划过,“您有任何意见可以现在提出。如果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就签字吧。”

    兼续说了声“是”,低头看那份契约。前半部分是他见惯了的工作契约,大意是保护目标人物不被人用法术所害。兼续也是在知道这些的基础上,接受了这份工作的。

    下面就是有关工作的细节了。通常有钱人家的工作契约会格外繁琐些,而像这家这种情况,就尤为麻烦。不过他手里这份倒是挺简短的。后半部分第一条写着“如有必要,须与受保护人寸步不离提供保护。”后面还有些“不可向他人提及本公司的情况”或者“见到血腥场景请尽量无视”这种让人看了有些细思恐极的条件。

    兼续想了想,这些他倒是都可以接受,于是便翻过一页。下一页便是冠冕堂皇的入职登记表,职位的部分写着“实习秘书”。登记表后面是报酬表,上面写着会在他装作实习秘书的时间里,按照真正实习秘书的标准给他打工资。

    听上去实在是很不错的条件。何况定金和最后的酬金也是令人惊讶的数字。兼续将契约合上,向绫点点头:“我全部了解了,没有什么异议。”

    绫微微一笑,从桌上滑过钢笔和另一份契约,上面已经签上了绫的大名,潇洒地写在“委托人”一栏后面。

    “受保护人”一栏里写着“上杉景胜”。兼续大概知道那是绫的亲生儿子,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们委托他的时候连张照片都没有给,兼续想那大概是这类人的谨慎本能吧。

    他在景胜的名字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兼续没有想到,他们坐电梯是向下,而不是向上去顶楼。

    他事先拿到的大楼的结构图里,顶层才是属于上杉家族的办公地点。他本以为会被长尾绫带到那里。但他们乘坐的电梯一路向下,屏幕上的数字平然地从B7跳到了B8。

    地下八层的电梯门开启了,眼前是一道亮如白昼的回廊和一道一看就十分牢靠的金属大门。绫走上前去将手按在看似什么都没有的门扇上。一道光扫过之后,那门便缓缓开启。

    兼续抬起眼,看到里面是一个很大的书房样的房间。无数巨大的书架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沙发,上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背对着他们,手上捧着一本书。那人的肩膀并不是标准的黑道壮汉式的宽阔,和兼续想象的黑道老大完全不一样。

    ——上杉氏并非一清二白的生意人。这件事他从接到任务就知道了。

    绫示意他跟上,然后咔嚓咔嚓踩着高跟鞋走进了书房。那人顿了顿,将书放下,摘下眼镜放在书皮上,站起身转过来。这个黑道少主长了一张可称得上秀气的脸,不像他一开始脑补的那样杀气四溢。而且那双眼睛也不太像黑道的人一贯的血腥,一双纯黑的眼睛像无底深渊一样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兼续只觉得心底重重抽了一下。

    天哪。这个人完全是我的型。

    不知为何脑袋里跳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全无职业道德的句子。兼续的脸微微烧红了。

    上杉景胜直直盯着他看,沉渊的双眼里看不出到底有什么样的情绪。兼续觉得心脏开始咚咚狂跳,在胸腔内横冲直撞。自己的脸大概已经红得不能看了吧……他一边倔强地没有别开眼,和这位黑道的少主保持着四目相对,一边暗暗唾弃自己毫无定力。

    眼看着这对视要延长到天荒地老了,长尾绫终于开口打断了他们,声音里飘着一丝嘲笑的味道:“好了,我来介绍一下。景胜,这位是阴阳师,直江兼续先生。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的……实习秘书兼保镖了。记得要一直带在身边。直江先生,这是我儿子上杉景胜,一个明明有危险还非要勉强出门的傻瓜。他会向您解释工作合同里没有提到的具体问题。你可以开始工作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毫不留恋。景胜总算因为要目送她出门而移开了眼,兼续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竟感到有些失落。直到她的脚步消失在关门声中,兼续才再度开口。

    “上杉先生……”他有些犹豫,“请问可否告知一下工作的具体内容?”

    其实如果换一家雇主他可能根本不需要问这种问题。但这一次他的直觉告诉他多知道一些没有坏处。何况……其实他还有点好奇上杉景胜说话的声音是怎样的。

    景胜再度看向他。眼里是无悲无喜的淡然,和最深处不知怎的在微微闪烁的一丝欢喜。

    兼续没敢去想这奇怪的欢喜是哪里来的。

    上杉景胜总算开口了。他的声音很轻,嗓音低沉:“请坐下吧,直江君。工作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是有人想要杀我罢了。”

    这要是叫“没什么特别的”,那这世界上大概也没什么事情可称得上特别了。兼续见惯了因为一点风吹草动吓得涕泪横流的委托人,眼前这位黑道少主的反应实在是新鲜极了,让他忍不住喜欢。

    “恕我斗胆。”兼续歪着脑袋,“您是如何确定,这个人要使用法术来杀您呢?”

    景胜又沉默了几秒,掏出手机点开一张照片,转向兼续。

    照片上是个看上去大概有四十出头的男人,很精明强干的样子。景胜说:“这位是狩野秀治……我的CEO。”

    他说“我的CEO”而不是“公司的CEO”,说明这个狩野是属于黑道少主的人,而不是泛意义上上杉家的人。兼续脑子里自动分析着,点了点头。

    “前天晚上,我和他在楼上的会议室里,遭到了奇怪的黑影的袭击。”

    兼续“唔”了一声,瞬间想出了十多种黑影真身的可能性。式神?影操?幻术?人偶?每一个都有可能。那么,究竟对方用了哪一个来谋杀这位年轻的继承人呢?

    “狩野也曾经学过一些法术。”景胜说着,换了一张照片转向兼续,“他努力保护了我,自己伤得很重。我叫了救护车,他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兼续仔细看了那张照片。显然这是在极度混乱中拍下的照片,上面的人和黑影都模模糊糊完全没有对焦。但兼续仔细看了,照片里拍下了黑影的一角,黑雾朦胧,但显然也有实体——这很有可能是式神,或者是诅咒人偶。没有更进一步的线索兼续也无法断定。他将手机递了回去,两个人的手指轻轻地,不经意地蹭了一下。

    兼续觉得自己耳朵尖都热了起来。

    景胜倒是完全没注意到一样将手机放回衣兜里,施施然站起了身:“我打算现在去港区看一看。你和我来吗?”

    那是他的工作内容。兼续也跟着站起:“自然。如果有人要袭击,我在旁边才能提供保护。”

    景胜顿了顿:“我会遇到的袭击,不只是法术。直江君,你确定不会有问题吗?”

    “如果那样的话,我会注意躲好的。”兼续为他的担心感到心里有些温暖,“不用担心我,我的使命就是保护您的安全。契约上可是写着‘贴身保护’的,我是个很有契约精神的人呢。”

    景胜的眼里漾出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了解了。”

    他拿起挂在旁边衣架上的长风衣,随手穿上,走向了纯白色的大门。兼续跟在他身后,看着他飞扬的衣角,在心底忍不住感谢起给了自己这个工作的长尾绫和师父大人。


    直到遇到那次袭击之前,兼续心里还一直都没怎么把对方当一回事。

    虽然他知道已经有人被神秘黑影打进了医院,但说实话,不论是式神、影操还是人偶,平时的他都能轻松击败一打,甚至都不用拿出咒符。所以在汽车急刹车之前,他一直都在用余光偷偷看着上杉景胜的侧脸,也不知道脑子里不断咕嘟咕嘟往外冒的泡泡里到底都是些什么内容。

    于是急刹车的时候他全无防备,整个人都被安全带重重勒了一下,几乎要咳出血来。景胜第一时间伸出手来按在他胸前,同时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那种像是即将飞扑向猎物的老虎,又或者是即将开始大战的古代武将的气质,伴着爆发的杀气——若不是他一直以保护的姿态在兼续旁边,兼续大概已经在这样的威压下感到窒息了。

    这时候兼续才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上杉景胜这个人是身经百战的黑道少主这个事实。

    但不容他犹豫,强大的灵力随即捕捉到了四周涌来的邪气。兼续的表情也骤然凝固了。他立刻按开安全带, 手搭上了车门的开关——然后被景胜从背后伸过手来按住了。

    “你做什么?”景胜就贴在他身后,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兼续感到自己脸红了。不敢回头的他只能僵着身子回答。

    “我感觉到了邪气,是术士的袭击。这里应该交给我。”

    说完他几乎要唾弃自己虚弱的声调。不过景胜像是没听出来一样,抽回手在他肩膀上按了按:“那就拜托你了,我在后面,会尽我所能援助你的。”

    听上去很像在玩手游一样。兼续忍不住笑出了声:“那真是让人安心。那么我上了!”

    他打开车门下了车,抬起头时,看到一群群黑色的影子在他们头顶上盘旋嘶叫,随时准备给走出车来的人致命一击。兼续露出一个冷冷的笑。

    就这么一点水平还敢来他面前杀人,真是不自量力太过了。

    他张开双手,灵力在他手指间凝结。蓝色的小小的光珠在他的指尖上跳动着,活泼可爱,却带着致命的巨大力量。黑影们也许是感觉到了危险,也许只是想把走出车门的白痴第一个干掉,呼啸着便向他的方向聚集而来。兼续转眼间便被铺天盖地的黑影包围,人类的身躯在包围圈里显得太过孱弱无力,令人心焦。

    景胜敲了敲车窗。兼续回头对他一笑:“请安心,既然接了工作,这点实力我还是有的。”

    他其实看不清景胜的脸,因为他们之间的车窗上贴了膜。不过他还是觉得景胜对他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他觉得有些小欣喜。

    黑影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兼续仰起头,看着周围层层叠叠的影子,高高举起双手。

    “消失吧。”

    年轻的阴阳师清喝一声,双手一握。蓝色的电光从四面八方骤然升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周围的黑影轰然击穿。有些外围的黑影没被最初升起的光击中的,也被紧接着向四周急速扩散的电流打了个正着。噼里啪啦一阵爆响之后黑影全部炸裂开来,凝滞的空气再度流动,将被炸碎的白纸末扬得漫天乱舞。

    一击,秒杀。

    兼续缓缓将手放下,呼出一口气。是纸人式神,虽然弱,但数量多起来还是有些危险的。不过用这样的东西来杀人的话,他也有把握能保护自己的委托人了。毕竟纸人式神实在是很少有人能玩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让他来防区区几个纸人,是很轻松愉快的活计了。

    安心下来之后他才感到刚才的自己有些刻意在秀自己能力的嫌疑,脸上微微浮起了一抹薄红。这时上杉景胜从他身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其他车里的人也开始探头探脑。

    “做得好。”景胜站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兼续的心脏又很没出息地砰砰乱跳起来。景胜的手也一直没离开他的肩膀,反而轻轻捏了捏,好像想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兼续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朝着他身边的人急速接近。他还没来得及感受到杀气便用力向旁边一撞将景胜整个人都撞开,右手急张只来得及堪堪放出一层灵力,便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啪的一声重重砸到他的防御层上。

    这一下差点将他撞飞出去。兼续勉强稳住身子,咬着牙加强灵力,总算是将这致命一击防御了下来。新出现的黑影一击不成马上飞到空中,对准了被撞到一边的景胜再度呼啸而来。

    兼续的心跳几乎都要骤停了。他大叫一声浑身上下灵力暴涨,几近本能地在景胜身前瞬间织就了层层叠叠的灵力防御。黑影轰然撞了上去,兼续胸口一阵翻涌——这个黑影绝不是简单的纸人式神的等级。这个至少高出刚才那些小玩具两个数量级以上。

    他这才发现师父给他这个工作不是因为所谓的年龄适合,也不是想让他接个轻松愉快赚大钱的工作,而是因为同门里,只有他一个也许还能解决这样的敌手。即使是他,也需要付出相当的努力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兼续咬牙切齿:敌人太过狡猾了,先用一群杂鱼让他放松了警惕,再突然发动直击重点的袭击,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让他手忙脚乱起来。还好黑影没能打破他刚才仓促间完成的防御,再度盘旋而起准备第三度刺杀目标。

    兼续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双手十指交错成网状向前伸出,灵力顺着手指延伸出来在空中飞快形成了一道光网。黑影再度撞来的时候兼续也对着它将光网放出,两股力量在空中对撞,放出的冲击波几乎冲碎黑道车上的强化玻璃。上杉景胜却不闪不躲,睁着眼睛看着杀手和兼续对抗,脸上的表情居然也是一贯的波澜不惊。

    就在黑影即将突破光网的一瞬间,兼续双手一合,光网便急速收缩起来将那黑影笼罩在里面。黑影疯狂挣扎冲撞却始终破不开这层禁锢。兼续笑了。

    “这是我最有把握的防御了,没想到吧。”他说着,高举起右手,掌心向上,开始召唤蓝紫色的雷光,“防御也可以变成攻击,你这样的人偶是不会懂的。不过操纵的那个家伙果然是新手,我也没想到能这么容易就把你锁住。”

    他用力将雷光大球扔向光网。网里的黑影拼命挣扎也没能阻止雷光飞近,一声巨响整个光网连带里面的黑影全部在噼里啪啦的电光中炸成了飞灰。

    一个小小的木头人偶从黑影的位置跌落下来,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兼续看了一眼人偶,随手发出一道电光将人偶击成碎片,转过身去拉坐倒在地的黑道少主起来。车里缩着脖子的其他人见威胁被消除了,也一个一个打开车门出来关心他们的少主。

    “少主,您没事吧?”

    “少主,您没摔疼吧?”

    兼续这才反应过来景胜坐在地上其实是被自己撞的。他脸红了:“抱歉,您没事吧?”

    景胜倒是没因为被突然撞飞摔倒在地而生他的气,说:“没事的,谢谢。没有你刚才我就完了。”

    “这,这真不像您这样的人会说的话。”兼续痛恨自己的紧张,“我,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即使如此也要感谢你。你很强,真是非常优秀的阴阳师。”

    兼续不懂为什么旁边那群人一个个都脸色古怪,他有些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里看:“谢谢?我还不够成熟,不然早该发现那是个陷阱。”

    “下次注意就行了。”景胜又拍了拍他的肩,“暂时没事了,我们走。”

    上杉家的那群西装男个个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他们,听到指令马上一哄而散冲进了各自的车里。兼续惊讶地眨了眨眼。

    “别管他们。”景胜说着,拉起他的手肘——兼续脑子里自动蹦出一句“您应该拉我的手”被他自己硬压了下去——打开了车门,“进来吧。港区不远了。”

    “嗯,好。”

    兼续被他推进车里,他随即坐到了兼续身边,将车门关好。汽车再度开始向前。而兼续握着安全带,觉得手肘和肩膀上热乎乎的,像是放了两块热水袋上去。


    港区的生意问题很快就解决了。景胜看上去对这些很是驾轻就熟,看来接触这些的时间也不短了。兼续有些好奇为什么上杉家明明是他为主,为什么大家还是叫他“少主”。不过这个他不太好问出口,毕竟他和这个人只是普通的“工作关系”而已。

    这个想法让兼续感到喉咙里发涩。

    一旦工作结束,他们大概再也不会见面了。真是残忍的工作关系。

    莫名低沉起来的兼续,直到被车带回大楼的地下停车场才反应过来:“诶?回来了吗?”

    景胜从外面给他拉开车门:“是的。我在大楼里休息。也给你准备了房间,和我一起上去吧。”

    兼续跟在他身后,走进了电梯。景胜的背影虽说并不壮硕,但看上去足够宽阔有力。兼续脸红了,不敢再看,眼睛只能盯着他肩膀上方的一点,像是那里有什么奇怪的虫子在上蹿下跳一样。

    景胜带他进了电梯。两人一路上了第18层。门开了,回廊不长,两边各有两道门,正对面也有一道一看就很坚固的大门。景胜指了指大门说:“我的房间。”又带他来到最靠近里侧的一道门边,“这里是客房,你可以在这里休息。”

    想了想他又添了一句:“如果无聊,可以去找我。”

    兼续怔怔看着他转过身,头也不回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晚安,上杉先生。”

    他对着关上的门喃喃念了一句,才伸手推开客房的房门。


    TBC


-------------------------------------


    是HE!HE!HE!【重要的事说三遍

    需要说明一下。本文兼续中心,所以一切心理描写和人物描写都基于兼续的视角。所以他的暗恋可能比较明显——但实际上肯定是双向的。写完之后会考虑写主公视角的番外来说明一下这边的情况的www

    不会脱缰野狗的。它的脑洞本来就不长,目前认为是五章或六章。以防万一做了十章的心理准备。希望不止于此。【当然更希望不至于20、30、40吧_(:з」∠)_……

    虽然我一直认为留坑是最恶心的事情但我自己留的坑其实不少。我会改。今昔救不了,城还能救一救……我一定不会放弃希望的【捂脸


    2017-10-15

评论(2)
热度(3)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