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腿肉商

关于我

腿肉商正式宣布,本次不是爬墙,而是移栽——

此号并不作废,偶尔回来写点脑洞。但以后不必再期待腿肉商的更新。腿肉商已经叛变成维也纳人了!!【洒泪

    现paro,主景兼,有秀吉→兼续的味道,当然无关爱情。

    想要构造一下我心中的兼续。完美高雅,文武两道的了不起的执政大人和他纠结而完美的爱情故事。

    人设大约是天地人【??

                  

-------------以下正文------------


    蝴蝶立在花瓣上。白色的花,蓝色的蝶,绿色的花叶,金色的阳光照在上面。安静极了的画面。

    他看了一会儿这易碎的一幕,便伸出手去,轻轻捏住蝴蝶的翅膀将之提了起来。

    蝴蝶在挣扎,但蝴蝶的力气微不足道。他将蝴蝶捏在眼前仔细看。蓝色的翅膀在微颤,大大的复眼足以让他遐想出人类自我满足的恐惧。

    他笑了。


    那是个完美的男人。

    他本不该对一个乡下男孩有这样的想法,可那的确是完美的。穿着笔挺的西装,在商务会议上侃侃而谈,言之有物,一问一答之间不卑不亢,冷静沉着;在欢宴中如鱼得水,言笑晏晏,加上那夺目的长相,只是安静地捏着香槟站在那里就像一幅画;文化人的对诗,他应答如流;剑道的赛场上,他动作优雅。

    实在是,再也没有见过更完美的人了。

    那让他有些垂涎。

    他对美丽的事物总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不论是在高台上起舞翩翩的红衣青年,抑或是在青翠竹林中捧书静立的如玉谋者,他都可说是爱不释手。他心醉于这样的美好,他愿意为得到这份美好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而且至今为止,还从未有人能够拒绝他的诱惑。

    他志在必得地笑着,最后整理了一下衣领,走进了会客室。

    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闻声站起,向他弯下腰:“羽柴先生。”

    上杉景胜是他的目标,直江兼续的现任老板。这个年轻人沉默寡言,气质阴沉,虽然名声不错但怎么看都并不是非常配得上完美到闪闪发光的直江。直江一直站在他身后一步的位置上,微笑着,完美着,散发着夺目的光辉。

    那么,如果将他前面的那个人拿掉,那光辉是不是就更加灿烂了呢?

    羽柴秀吉露出一个笑容,从衣袖里抽出一张小小的支票,推到上杉家主从的面前。

    “现在。”他说,“让我们来谈一笔……小小的生意吧。”


    颤动的蝴蝶被他轻轻地,堪称虔诚地放在了海绵垫上。

    左右分开蝴蝶的翅膀,极小心地,不蹭掉它一丝一毫的光彩。用手指按住它的背脊。它在他手指下瑟瑟发抖。它无力反抗。

    真是美丽而脆弱的生物啊。他熏熏然想着,多么完美,这样转瞬即逝的美好。他实在不忍让这份美好消失在某个无人可见的角落里。他要将这美丽固定在时间之流里,让它永远保持梦幻的色彩,让更多人得以看见。它永远不必化为一抹飞灰,被风一吹便了无痕迹。

    他拈起细长的钉子,微笑着,将尖端对准了蝴蝶的背部,缓缓地,缓缓地,手指上加大压力,将钉子钉进了蝴蝶的身体里。

    蝴蝶剧烈地挣动起来。如果它有声带的话,一定早已惨叫出声吧。随着剧烈的痛苦贯穿整具身体,蝴蝶的翅膀蹭过他的指尖。他皱起眉,将手指提起,放开了正在抽搐的蝴蝶的身体。

    在一切定格之前,可不能因为一时的大意,将完美破去哪怕是一角啊。


    “怎么样,你答应我吗?”

    他微笑着再度询问。眼前的直江兼续眼里有着毋庸置疑的恐惧。他知道这位完美青年肯定听懂了自己的意思。

    他擅长掌控人心,自认完全能通过操纵眼前两人的心理来达成目的。更何况他给出的价码高得离谱,几乎可以肯定全世界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付这么多钱来买直江的投诚了。

    他志在必得地向后重重地靠上了沙发靠背。

    在秀吉的对面,上杉景胜依然面无表情,一双黑眼睛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身旁,直江兼续的手指在轻颤,漂亮的大眼睛里无数情绪在剧烈地翻滚着。几秒后,那里缓缓浮起决意。

    秀吉微笑了。得手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猴子加一分。

    直江兼续微微低下头,用清澈的声音作出了回答——

    “请恕我拒绝。”

    “诶?”

    秀吉因为惊讶瞪大了双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被拒绝?这小孩是没听懂自己的话吗?

    “你是没听清吗?”他急切地说,“我说了,给你这笔钱——”他用指甲敲敲桌上的支票,“——还会给你更多的机会!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我要对付上杉家,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直江兼续挺直了腰,双眼光辉灿烂:“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的位置永远都在上杉先生身边,无法到任何其他地方去的。”

    上杉景胜也终于抬起眼直视他:“恕我无礼,但如果您执意要对付上杉家,那么我们就会全力迎战。”

    秀吉轻轻抽了一口气。

    诚然,他若是要对付上杉家,凭现在的上杉绝不是他的对手。但并不是说上杉家全力的反击不会给他带来重创。商场如战场。他也了解直江的能力。如果直江选择给他添麻烦,那就不会是什么简单的小麻烦。何况,上杉景胜有着相当的人望。若是景胜与德川、北条和伊达联手,就算是他秀吉恐怕也得受到巨大的损失。

    在内外的诸多问题还没有绝迹之前,他无法承受这样一个盟友翻脸的代价。

    秀吉叹了口气。

    “何必那么剑拔弩张?是我唐突了。”他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真是一如传闻之中地感情深厚。令人羡慕啊……请当我刚才的话没说。上杉是我重要的盟友,我不会冒着失去盟友的风险,非要向你索要直江的——虽然他真的是太完美了,令人心向往之也没有办法,不是吗?”

    最后那句让上杉景胜小小扬起了眉,不过他倒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江一脸得体的微笑:“真是令人汗颜的夸奖。不过您能理解真是太好了。我们当然也不愿意失去您这样强大的盟友,希望我们以后合作顺利。”

    他们又交换了几句客套话,上杉家的两个人便起身告辞了。


    蝴蝶飞走了。

    他怔怔看着那海绵垫子。钉子被硬生生从体内推了出来,歪歪落在一旁。蝴蝶用濒死的身体最后一次展开翅膀拥抱了自由,朝着窗外的无限风飞了出去。

    那一瞬间它像是融化在了阳光里。他再眨眨眼,蝴蝶已经消失无踪了。

    他有些生气,但更多的竟是一种释然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那蝴蝶实在是太适合在风和阳光中翩翩飞舞了。它消失在窗外的阳光中,也许对它来说才是最想要的结局。

    算了。算了。留不住的美好才是真正的美好。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将钉子随手扔进了笔筒里。

    随它去吧。他拥有的太多了,实在是没必要和一只脆弱的小蝴蝶计较什么。

    虽然终究是,有些可惜了。


    秀吉站在落地窗旁,看着那两个人从他的大楼正门走了出去。

    英挺冷淡的景胜和秀雅利落的兼续走在一起。两人身高相仿,穿的衣服也有些相似,并肩走在阳光下,不知为何,显得非常……合适。秀吉慢慢抿起了嘴,将嘴里涌起的那一丝苦涩咽了回去。

    “算了算了。”他自嘲一样笑了出来,“也许那只蝴蝶,已经停在最适合他的那朵花上面了。”

    他最后看了他们一眼,伸了个懒腰,转过身走向了自己的办公桌。


    ------------另一面----------


    直江兼续是完美的。

    这句话如果在这个场景里说,又和外面有着截然不同的味道。

    这位被称赞为完美的青年,此刻正骑在自己的老板身上。平素挂着优雅自持的笑容的脸上布满了红晕。他漂亮的双眼弥漫着火热的温度和——令人惊讶地——刻骨的凶狠。

    “我讨厌那个家伙。”

    他说出口的句子也和“完美”沾不上边。

    “他居然想让我离开您,太可恨了。您居然都不生气……!”

    句尾稍稍飘散了一下。兼续停下了动作,将手按在景胜胸前喘气。

    景胜伸出手扶住他的腰。

    “他可是说了,你是完美的。”平素冷面的上杉家主面带笑意,“他夸奖我的恋人很完美,我实在没法生太大的气。”

    “他那种人,当然只配看到我一张面具。喜欢上一个面具,是他眼光不好。”

    “你本来就是最好的。”

    “他看到的,又不是全部的我。”

    兼续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在他被情欲蒸到发红的眼角上,更添了一丝刻骨的诱惑。

    “我是什么样的人,他完全不知道。”

    “是的。”景胜赞同地说着,抬手去摸他眼角,“他不曾看到小时候因为怕雷哭泣的你,不曾看到和我一起挥汗如雨的你。他更不可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兼续哼哼一声表示同意,劲瘦的腰肢又开始慢慢摆动。

    “我只给一个人,看到全部的我。”

    他在喘息间口齿清晰地说出表白的话语。

    “只有您,只有您一个,我属于您。”

    “兼续是我的。”景胜温和地说着,也开始动起腰配合他的节奏,“在我这里你不必完美,不必有压力。做你自己,兼续,做你自己。”

    兼续说:“一直如此。”

    他弯腰低头去亲吻自己的恋人。巨大的快感同时在身体和心灵中烟花一般炸开,他头晕目眩。

    “您是我的力量。只要您在我身边,我可以做到任何事情。”

    他在心里这样说。他不必说出口,因为景胜一定懂得的。

    秀吉用来诱惑他的,对他来说都是毫无用处的东西。

    他想要的一切,都在他的手心里了。


    END


-----------------------------------


    大概是“秀吉觉得完美到像雕像的兼续实在是太棒了想把他做成标本放着看,看得到他一切私人面貌的景胜却觉得应该尽己所能让他自由起飞”的感觉。一个是占有欲,另一个是爱情吧。

    我流设定下兼续一般更容易表露的是他内心黑暗占有欲爆表黏着度高蛇精病严重的一面,但实际上他也是超级完美的,让好多(外)人看了赞不绝口的pikapika人设呢wwww

    当然哪一面都爱着的主公也很辛苦,来,兼续抱抱【x


    2017-10-3


评论(13)
热度(9)
© 花花腿肉商 | Powered by LOFTER